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给力”一直活在莆田方言里

    “给力”一直活在莆田方言里

      “白云过山拂平畴,春风裁叶绿满沟。”风头正劲的“给力”,不也像迅速飘散的白云、映绿沟渠的柳叶吗?俨然成了潇洒词星。元宵前夕,它在我的手机上就出现了两三回,闪烁在节日祝贺短信的字里行间。媒体上,“给力”更是四处给力,煞似一群蝴蝶满眼满世界地飞。“给力”的风靡,不由让我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莆田。

      何以由此及彼,这当中有什么联系呢?有——“给力”一直活在莆田方言里。且听:“他从当中得不到任何好处,但还是相当给力,要好好感谢他。”“这个表态好,很给力啊!要知道,大家都在看你呢。”类似这样的话语,常响在我少年时代的耳边。“给力”不但给人以力量,还给人以鼓舞和信心。莆田方言中还有“扎力”和“燎力”。“扎力”的意思是扎扎实实地予以帮助,促成某件事;“燎力”的意思是非常勤劳肯干,几乎是在燃烧自己。三个“力”各有相对独立的含义,其价值取向都是积极的。

      数十年来,我在莆田的时间短,在上海的时间长。尽管这样,乡音无改。记忆,对我应该是忠实的。我没有调查过是否整个莆田都有“三力”的说法,有时候山的两边,甚至桥头桥尾,话语就不尽相同,但在我家乡及周边不少村落,至今还“三力”依旧。

      莆田方言基本上只覆盖闽中原来的莆田和仙游,简称“莆仙”。莆田西边紧连仙游,原来都是县,合起来就是当今的莆田市。两县不但话语相通,许多风俗习惯也一样,如妇女过年过节爱穿红衣衫(寡妇忌);元宵轮流当“福首”(俗称“做头”,有约定的推派规矩),负责张罗所在地的元宵活动。从历史渊源、沿革过程看,莆田和仙游算得上“孪生兄弟”。

      因为老家靠近仙游,而且姑妈一家在仙游营生,可以得到照顾,所以我初高中都去那里就读。我发现,同一方言区,不同地域,不仅口音有差别,连有的称呼也不一样。仙游有的地方称父亲为“八叉”(八下面加个叉即“父”),而莆田普遍将父亲称为“劳耙”(下田扶耙劳动)。当然,同大于异,譬如米饭烧得比较硬,莆仙历来都一致叫做“Q”。像这类具有特质的表述,根深蒂固,我戏称它为方言里的“钉子户”。

      莆田方言如此丰富多彩、形象生动,与千百年来不同族群紧密融合有关。莆田历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境内就有人类从事生产活动。自南北朝至隋唐,当地的“南北洋”平原已具雏形。至唐宋时,大批北方汉人因避战祸南迁,其中部分入居莆田,他们逐步与闽越人同化。是故,在莆田话中,既有本地土著方言,也有晋唐韵味。如称男人为“打捕”,称女人为“室娘”,有史料佐证,这源自古代氏族社会男女在家庭内的分工不同。文前所言“给力”、“扎力”、“燎力”的说法起于什么时候,却无从查考,但语言表达的多样性,也印证了莆仙一带文化积淀的丰厚。

      至于眼下蹿红全国的“给力”究竟来自何方,其实并不重要。幅员辽阔的中国,多民族语言之丰富,现代交流之频繁,一不小心就会有“地方特色”冒出来,活蹦乱跳,生命力犹如闹海哪吒。再说啦,那么多网上写作高手,随时都可能有新的词汇出来,也许有的会与某地某种表述撞个满怀,但他预先全然不知有那回事,对他而言是全新的创造。走俏的流行语,往往带上时代属性,而且和所有流转的传统语言一样,都不具有专利。只要觉得合适,觉得给力,谁都可以用。

      不过,“给力”的确让我想起了莆田,在这特别容易诱发乡愁的传统佳节里。曾元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