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方言俚歌唱词——梁山伯与祝英台

    莆仙方言俚歌唱词——梁山伯与祝英台

      俚歌是民间通俗的歌谣,其特色是具有莆仙方言押韵。一般七字为一句,四句为一段,段落多少,根据内容而定。

      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中国十大悲剧故事之一,着重描写祝英台女扮男装,与梁山伯同窗共读三年,感情深厚。英台回家之前已向山伯托言为妹作媒,而许婚姻,后祝父将英台另许马家,英台抗婚不从。两人在封建礼教桎梏的束缚下,先后殉情而死,化成一对蝴蝶。表现了古代劳动人民对婚姻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则动情有趣的故事,在兴化大地广为流传,有着悠久的历史,几乎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尤其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农村文盲者众,缺少文化精神食粮。枫亭地域的农村女性为了充实精神文化生活,大都依靠口授强记,利用农闲、晚上或茶余饭后,数快板、唱俚歌,陶冶情操,自寻乐趣,回味无穷。

      今据枫亭民间流传的资料整理、不加修饰,保留原味原汁,分述于下,以飨读者。

      (一)梁山伯与祝英台义结金兰

      古人编有一段诗,专唱英台山伯伊;

      山伯越州梁公子,英台沙州好女儿。

      未唱沙州祝英台,先唱越州梁家来;

      梁家员外名光远,安人江氏喜花开。

      夫妻两人大善心,施舍布施银共金;

      年纪四旬无仔儿,讲起此事大伤心。

      积德行善人赞美,安人不觉身有喜;

      莫爱吃饭爱吃酸,梁公心里大得意。

      梁公思量总无差,安人腹肚渐渐他;

      且喜十月怀胎满,果然时到也就生。

      三月初三半夜时,安人肚痛爬起来;

      子时落地见仔面,原来正是男孩儿。

      生是男儿喜不胜,恰似云开月光明;

      出月抱出号名字,将仔号叫山伯伊。

      山伯出世唱到止,沙州祝家再唱起;

      祝公生有男女仔,大仔成器又成人。

      女儿英台真聪明,读书作对赛男人;

      祝公夫妇大爱惜,人讲惜仔如爱金。

      祝家喜事有重重,可怜梁家大惨伤;

      梁公不幸身去世,江氏寡居苦心肠。

      江氏家贫大可怜,寡居牵仔苦万千;

      山伯实在大刻苦,勤勤读书到三更。

      山伯长大心思量,就给娘亲来商量;

      仔爱杭州去读书,那望娘你肯成全。

      江氏心中难为情,仔听为娘讲一声;

      娘是寡居牵你大,不可滥讲又滥行。

      娘你一言值千金,孩儿一定记在心;

      立志在堂勤苦读,一举成名天下知。

      江氏听了喜盈盈,事久走前问原因;

      收拾行李一齐去,杭州读书求功名。

      山伯杭州读用功,请放一边唱祝翁;

      沙州祝公有名望,家庭富豪响叮当。

      大仔名叫祝九郎,看伊读书有精通;

      老婆泼辣无行德,尽日吵架闹嗡嗡。

      小姑正是祝英台,聪明伶俐好女才;

      虽是自己小娘仔,能辨出事好共坏。

      收拾衣裤笔墨砚,箱中装有日用品;

      就给娘亲来较议,堂上禀报爹娘知。

      仔爱杭州去读书,假做男子无人知;

      请问父母意如何,员外听了大惊奇。

      仔你如何去得成,养你长大十五年;

      出门我看坏名声,父母听仔讲分明。

      英台不是下等人,此去杭州读三年;

      定会遵守闺训规,安人听讲这情形。

      答应仔你假男人,人心齐去伴路程;

      收拾行李入学堂,伊嫂听见笑盈盈。

      小姑容我讲原因,杭州书生人情兴;

      回家必定抱仔儿,英台听了暗伤心。

      可恨阿嫂太看轻,咱姑有伴是人心;

      我有一物作凭证,嫂你不必多疑心。

      脱下红裙埋花脚,等我三年看如何;

      正知英台志气高,掘下地皮三尺三。

      埋下红裙拜神明,牡丹给我作证人;

      梅树花开就回程,英台话出胜男人。

      当天发誓跪地来,此去杭州莫做坏;

      若有仔儿抱回家,你看咱嫂怎安排。

      英台即刻叫人心,女貌男装看是真;

      收拾行李就起走,人心听话喜不胜。

      两人女貌假男装,我去杭州侍书童;

      拜别爹娘就起程,英台定是探花郎。

      人心跟随出大埕,为了祝家好名声;

      立刻飞到杭州去,唱到英台离家走。

      再唱山伯路上行,主仆歇凉且暂停;

      青松岭下好光景,此处正是半路亭。

      巧遇少年一书生,英台见面就叫停;

      客官生乡何处地,山伯听见大新鲜。

      就给英台讲话致,越州山伯我名字;

      要到杭州去求师,英台听了大得意。

      看见书生貌十成,曾给阿嫂发誓走;

      只能与他结兄弟,客官听我讲事情。

      我到杭州去读书,意爱与你结兄弟;

      客官意看是如何,山伯听了笑微微。

      我厝无兄又无弟,我要与你来结义;

      当天发誓告神明,日月天地来见示。

      山伯今年正十七,两人跪拜齐结义;

      终身不会负盟约,天地神明来指示。

      英台今年十五春,若然背义忘事端;

      情愿天地来作罚,诺言一定要遵循。

      尽心尽意做兄弟,两人虽是姓各异;

      赛过同胞骨肉亲,路上称兄又道弟。

      不觉走到杭州城,参拜先生求教情;

      学友齐齐来相识,同学称弟又称兄。

      汝等年轻正当时,家住何处姓名来;

      一一禀报讲分明,先生高坐问话来。

      父亲早亡家落魄,弟子越州梁山伯;

      望教四书共五经,山伯定学有心得。

      英台接讲一段情,走到青松岭下边;

      两人结拜为兄弟,我是沙州英台人。

      家中颇有钱财银,今求先生教诗吟;

      望乞先生勤事教,东边书房大清静。

      用功读书来进修,就给梁兄讲正经;

      夜睡和衣不解扣,贤弟不必太认真。

      不脱钮扣难落眠,山伯听了当真真;

      既无求安你也知,给兄知道会动心。

      睡时盆水放铺中,动倒罚银莫商量;

      梁兄不敢犯规纪,安心读书勿紧张。

      英台山伯真同心,两人同游不离情;

      恰似鸳鸯齐戏水,英台好象女人身。

      轻声细说蝉不动,柳腰摆动步不移;

      嘴似鱼儿柳叶眉,再无一个厄赢伊。

      山伯同窗有三年,为何山伯不知情;

      路上步行是书生,两人牵手步书亭。

      英台面像观音神,自古至今美女人;

      没有一个赛过她,英台就是许小娘。

      (二)十二月景之梁山伯与祝英台

      正月出来元宵灯,英台山伯齐观灯;

      双双对对牵手走,两人欢喜乐万千。

      二月出来桃花开,路上书生是英台;

      青松岭下齐结拜,假做男子无人知。

      三月出来是清明,英台山伯称弟兄;

      誓愿同生又同死,十分友爱并肩走。

      四月出来人布田,同行同作不同眠;

      兄你读书做宰相,弟我读书不知无。

      五月出来扒龙船,四处锣鼓闹纷纷;

      大人孩子都去看,咱给读书念古文。

      六月大暑热难当,骄阳如火水如汤;

      英台就绘山伯讲,一人一桶无相渗。

      山伯洗了先起身,门边看见英台身;

      看见一对乳许大,就向英台问原因。

      英台听了笑微微,小弟年轻正当时;

      男人乳大做宰相,女人乳大养孩儿。

      英台听讲大用神,骗伊山伯不知情;

      义弟有日做宰相,福荫梁兄管钱粮。

      七月出来七月半,家家户户纸钱化;

      许多学友都去厝,咱今读书到三年。

      八月出来是中秋,月光如银静悠悠;

      两人讲起功名事,未知何时到考场。

      九月出来九重阳,英台山伯细思量;

      至今读书三年满,定要去厝见爹娘。

      十月出来是立冬,英台想起心不安;

      在家共嫂有发誓,今日共兄不成双。

      十一月出来冬至兜,英台思量要回头;

      一身只想梁山伯,心里暗苦目滓流。

      十二月出来人送神,家家户户喜过年;

      离别梁兄苦不尽,难依难舍一片情。

      三年苦读情难忘,何日共兄再相逢;

      三七四六共二八,去见舍妹祝九娘。

      只怕梁兄不知情,杭州读书有三年;

      山伯热情出门外,亲送义弟英台人。

      (三)十八相送之梁山伯与祝英台

      第一相送出校门,梅花香味情意绵;

      爱折一枝给兄插,想兄不是插花人。

      山伯走前讲分明,头上插花是女人;

      我是堂堂男子汉,那爱衣紫共腰金。

      英台讲话有原因,看见桃李栽山边;

      桃李花开都一样,好像兄弟结至亲。

      山伯含笑讲无通,桃李花开不相同;

      李花花开是白色,桃花独自一点红。

      第二相送到田洋,看见一株红石榴;

      意采一个给兄吃,怕兄吃了不留情。

      山伯听了笑呵呵,人讲好物不用多;

      众仙同赴瑶池会,王母各赐一个桃。

      第三相送社公边,两位神明坐并肩;

      社公社妈真相爱,兄弟同床缘无牵。

      贤兄讲话真不明,社公菩萨不是人;

      柴雕笔画坐定定,咱人有脚分两边。

      第四相送古井边,英台照井意义深;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分两边。

      贤弟请你心放松,暂时离别也何妨;

      再等一年共半载,义弟回家心亦安。

      第五相送五里洋,洋中有一好姑娘;

      兄你走前去借问,何方地界沙州乡。

      贤弟讲话全不明,男女授问礼不清;

      回头便是来时路,何必叫我看女人。

      第六相送到山梁,听到白鹭叫洋洋;

      一对鸟毛尽一色,请兄用功辨雌雄。

      贤弟从不别深浅,鸟只它是飞天顶;

      去问人看打鸟人,正厄分别公母显。

      第七相送凤凰山,英台心里感不安;

      人讲在家千日好,果然出外半朝难。

      贤弟讲话全不明,出门读书求功名;

      须要窗内勤苦学,功名成就全家荣。

      第八相送到清河,看见水面浮白鹅;

      公的做先慢慢游,母的后面叫哥哥。

      贤弟讲说有交加,此事何必去乱猜;

      物类者知情了热,无笑白鹅是头生。

      第九相送独木桥,桥下桃花片片飘;

      可惜落花偏有意,无情流水不回头。

      英台故意讲原因,梁兄读书是正人;

      若是有人约你走,兄你能否齐同程。

      第十相送刘家庄,庄内黄狗吠汪汪;

      黄狗不吠男子汉,单单只吠女人装。

      贤弟讲话大荒唐,四周不见有女郎;

      放胆走向庄前过,有兄在这保无妨。

      十一相送清水潭,鸳鸯成对又成双;

      英台含笑问山伯,给咱两人同不同。

      山伯听见笑微微,贤弟讲话有离奇;

      亲爱虽然都一样,咱是兄弟比夫妻。

      十二相送到虎丘,牧童骑牛吹笛游;

      山伯笑问英台讲,无腔短笛韵悠悠。

      英台回答有春秋,梁兄好是无来由;

      对牛弹琴牛不懂,可惜牧童笨如牛。

      十三相送巨石墩,听到雁鸟叫纷纷;

      兄弟今朝来分手,又如鸿雁不离群。

      山伯不明问事端,英台被问头昏昏;

      千比万喻无厝用,未知何时得郎君。

      十四相送百花亭,台上百花相对开;

      梁兄转去见妻面,无心念我是英台。

      我看贤弟真到呆,讲话实在不应该;

      早知义兄婚未定,今日此言又何来。

      十五相送尼姑庵,庵内一株红牡丹;

      英台手指山伯讲,可惜对面无人哉    (莆田方言:知道)。

      贤弟此言真不该,物各有主非人栽;

      攀时恐怕人知晓,此事看来总会来。

      十六相送到长亭,亭内蝴蝶舞翩跹;

      看它飞来又飞去,弟想再来是枉然。

      贤弟不必心挂牵,兄弟暂时分两边;

      弟即不来兄厄去,仍旧相伴似以前。

      十七相送九重溪,九重溪水分东西;

      英台内心暗叫苦,奴今回家别人妻。

      奴今心里苦哀哀,女貌男装他黄哉;

      有意真心吐真言,早年发誓是不该。

      十八相送古渡头,两人牵手上酒楼;

      今日共兄分别去,从今何日再回头。

      英台转头叫人心,酒杯拿起两边涔;

      人心插嘴讲一句,奴今涔酒做媒人。

      英台转句骂一声,你也乱讲给人惊;

      青松岭下齐结拜,何须再讲给人听。

      英台捧酒目金金,突然难舍一片心;

      可恨梁兄太愚笨,不知奴是女人心。

      三年共兄在杭州,今日离别不由人;

      数日千万到我厝,我必自然有主张。

      贤弟贵府在何方,如实对我讲得通;

      愚兄自然去相会,不负三年共书窗。

      小弟家住凤凰村,门前一片好田园;

      东西也有桃李树,一座大厝在中央。

      再给梁兄讲一声,沙州我厝有名声;

      日后兄你去相见,问我名字大家知。

      还有一事兄要知,三七四六二八期;

      千万要记到我厝,小妹为你结亲时。

      小妹跟我双胞胎,面貌相似又同庚;

      我给父母来较议,姻缘厄成是应该。

      山伯听了喜不胜,多谢贤弟仁义深;

      你妹若肯相结缔,长长念义短念恩。

      英台捧酒又吟诗,交待一事兄须知;

      兄你回去要晒蓆,细看蓆下一首诗。

      酒吃一了齐下楼,兄弟相送目泪流;

      英台三步一回来,山伯十步就转头。

      人心一路想原因,咱我为何不说真;

      英台讲汝不知晓,山伯不知难回程。

      (四)梁山伯与祝英台在家叙婚姻

      山伯回家闷悠悠,英台主婢转沙州;

      轻移莲步转到厝,读书情况告一乡。

      一家欢喜笑微微,我仔斗智果然奇;

      三年之间无闲话,假做男儿无人知。

      阿嫂从头问英台,当初花裙地下埋;

      姑你读书三年转,不知红裙好共坏。

      阿嫂讲话有口机,去看红裙辨是非;

      姑嫂两人齐去看,牡丹花开正当时。

      掘起地下三尺深,看见红裙崭新新;

      英台就对阿嫂讲,请嫂用功看给真。

      取出红裙加倍红,伊始看见心汗颜;

      真正小姑有志气,若是别人也是难。

      姑嫂请坐讲新闻,黄贪怨恨心中存;

      古人一句讲得好,船过江中水无痕。

      古人讲话一定听,树正不怕月影斜;

      埋怨阿嫂话乱讲,水深鱼现不要惊。

      无唱姑嫂乱笑谈,听唱山伯转书房;

      共弟同窗有三载,今夜孤孤又单单。

      睡到三更未落眠,一夜思量冷如冰;

      记得义弟有吩咐,今早晒蓆又伤心。

      叫我晒蓆是何因,义弟平时心思深;

      卷蓆一起字现现,拿来仔细看分明。

      字看一了心骇然,山伯眼泪流连连;

      义弟既然有吩咐,赶紧准备沙州行。

      茶饭未吃心空虚,心里不安读无书;

      收起册薄共纸笔,去看义弟英台伊。

      就叫事久讲一声,街上买马一起走;

      齐去沙州看义弟,见了义弟讲旧情。

      事久听见喜不胜,我去买马齐起身;

      那官人去看英台,我也人去看人心。

      莫唱山伯起身走,听唱英台思量兄;

      正月二月都无到,三月初旬是清明。

      梁兄为何这无知,婚姻二字都不知;

      给他约定十天到,为何至今未来时。

      心中越想越怀疑,见他何故来迟迟;

      枉然给他读书人,蓆下分明一首诗。

      春到草青花又红,英台父母心忽忙;

      就叫家人街上走,吩咐媒婆做民人。

      媒婆到厝问原因,请问员外有何情;

      今日请你无别事,就是小女定婚姻。

      媒婆听了笑微微,员外听我讲出来;

      街前一人名马俊,人才给生出人前。

      英台父母就允成,天生一对好情人;

      姻缘本是天注定,婚姻内定不由人。

      英台一知媒婆拖,就骂媒婆狗心肝;

      甘愿守贞不出嫁,奉侍父母当靠山。

      媒婆给骂无做声,告辞员外就转走;

      就叫马家来送礼,初一吉时就放定。

      马俊送礼祝家收,英台心急苦悠悠;

      尽日望兄兄无到,今日叫奴怎主张。

      英台两眼泪滴滴,时时刻刻想山伯;

      望兄早知这大致,必定心中大苦切。

      (五)梁山伯与祝英台再相会

      英台整日心慌张,山伯走到凤凰村;

      只是姻缘不成就,怨咱前世无烧香。

      面前宰相状元坊,四只石狮排两旁;

      路口分有三叉路,中央正是英台庄。

      山伯就问老公公,村中有一英台郎;

      劳烦大叔去禀报,请出相见也何妨。

      门公听见笑嘻嘻,汝是也人厄别伊;

      我厝只有英台女,厝里并无英台儿。

      山伯拱手讲一声,英台给我结弟兄;

      临别相约来拜访,正是平时朋友情。

      门公听了这原因,就去英台来告明;

      外面有一书生到,讲是小姐你义兄。

      英台听了心魂飞,定是山伯伊无疑;

      见面若然问亲事,叫奴何言可答伊。

      人心听见笑微微,齐来定是事久伊;

      今日伊若见我面,一定厄惊变桃李。

      英台人心心里慌,今穿男装或女装;

      男装一时无方便,女装见他也何妨。

      人心许时出主张,就请那姐来化装;

      头梳珠花盘龙髻,金扇遮面出厅堂。

      心中半喜又半忧,移步迟迟目泪流;

      山伯面前做一卦,且喜梁兄到沙州。

      山伯看伊头怀疑,假意开口动问伊;

      汝兄为何不相见,有劳贤妹你出来。

      贤妹听我说原因,男女授受礼不清;

      去叫汝兄来叙旧,要念同窗三年情。

      英台听话有口机,就叫梁兄头举高;

      奴身正是英台弟,兄你认的是何人。

      山伯抬头面生嗔,就骂贤妹你何因;

      女貌男装来骗我,世间没有这良心。

      看见女人就动心,分明南海观世音;

      生神这时跑一半,三魂七魄飞上天。

      这时越想越猖狂,三年恩爱如何忘;

      用尽机关来害我,总要一齐见阎王。

      英台给骂心不安,牵手一齐到书房;

      恭喜梁兄好模样,兄妹对面齐漫谈。

      请兄齐来吃点心,莫怪小妹刻薄情;

      共兄约定十天到,何事延迟到今日。

      妹你讲话也真奇,三七四六二八期;

      叫我十月来到此,三月就到你厝来。

      兄你讲话实在安,三七四六是十天;

      十天到此缘成就,三月到此不成双。

      年长月久兄无来,叫妹心中怎主持;

      男大当婚女须嫁,父母许给马俊伊。

      妹你讲话无天良,千山万水到贵乡;

      不念同窗同笔砚,也念三年同床眠。

      今劝兄你莫伤心,义妹心中更惨情;

      早来一月有好处,晚来三旬事不成。

      劝兄保重莫思量,婚姻大事由爹娘;

      父母主婚配马厝,义妹不敢来主张。

      贤妹无心论是非,我用一计来除他;

      既收马厝聘金礼,还本加利送还他。

      我兄讲话真出奇,讲来好笑又好啼;

      寸丝为定难分离,聘礼送还千古奇。

      妹你果然铁心肝,宁可失信不放宽;

      婚姻一事难成就,必定控告到县官。

      这事必定打官司,是兄自误许佳期;

      前是兄弟今兄妹,一般亲爱无伤心。

      (六)英台与山伯劝美酒十坏

      就叫人心酒桌排,山伯坐东英台西;

      酒不醉来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梁兄请饮酒一杯,暂除苦脑心开怀;

      不可思量花共柳,立志读书报春回。

      二杯美酒奴再涔,念起当初结弟兄;

      望卜共兄同白首,谁知父母许别人。

      三杯好酒容奴涔,千怨万怨你自身;

      若然功名厄成就,天下不怕无美人。

      四杯美酒意深深,古人一言值千金;

      父母主张难违反,不是小妹侥心人。

      五杯美酒劝兄心,劝兄莫恋这婚姻;

      当作英台是男人,免得思量又伤心。

      六杯美酒意重申,兄你身体值千金;

      当作英台今已死,何须苦念家中人。

      七杯美酒心生悲,千怨万怨阿嫂伊;

      若无给伊勒发誓,共兄缔结已多时。

      八杯美酒兄安心,望兄怨妹妹难情;

      当初若讲是女人,恐畏弄假厄成真。

      九杯美酒劝哥哥,山伯暗苦无奈何;

      争妻不违心快失,总齐一起见阎王。

      十杯美酒面前排,山伯开口骂英台;

      若然酒醉一甲醒,依然苦怨心上来。

      酒吃一了思回程,拜别英台泪淋淋;

      今日姻缘八成就,黄泉路上八甘心。

      劝兄去厝养精神,立志读书求功名;

      世上很多美貌女,不必想奴薄命人。

      山伯骂妹你无良,分明是嫌我家穷;

      甘心马厝做新娘,不念兄妹好一场。

      英台给骂泪汪汪,奴送手巾是一双;

      见巾如见英台面,可怜小妹不成双。

      山伯讲起你何因,送于手巾病加深;

      无见手巾病厄轻,见了手巾厄身亡。

      (七)英台为山伯开具十味药单

      山伯思量转家庭,英台送兄出家门;

      山伯低头无精神,英台两眼泪淋淋。

      山伯路上泪纷纷,满面都是五色云;

      人讲洛阳花似锦,是咱命运不逢春。

      山伯回家上厅堂,娘亲看见心惶惶;

      仔去读书都好好,为何转来面青黄。

      仔告娘亲你知机,当时杭州去读书;

      走到青松许岭下,遇到英台细弟伊。

      英台女貌假男身,同窗同眠共三年;

      伊那做先转去厝,仔去相见是女人。

      娘亲听讲面气黑,人厄生金咱生土;

      女貌男装同床睏,枉然给你做达埔。

      娘你容仔讲一声,当初读书未起走;

      你讲寡居来牵仔,黄贪乱吃又乱开。

      谁想英台计谋深,水捧一盅放铺边;

      若然撞倒要罚款,一刀白纸八百钱。

      娘亲听了喜不胜,原来仔你大孝心;

      就叫事久街上去,请了媒婆去讨亲。

      媒婆走到祝家庄,就给员外讲亲成;

      越州有一梁山伯,新科得中状元郎。

      祝公对嘴应一声,媒婆你是不知情;

      我仔配给马俊伊,叫他不必思量名。

      媒婆心中有主张,辞了员外见九娘;

      山伯为你致病症,要念杭州许当时。

      媒婆给她讲都通,叫他假死也无妨;

      叫人这里来报信,娘子要齐去吊丧。

      奴奴不敢去吊丧,厄伤我厝这门方;

      兄你既然被奴误,奴今亲笔开药方。

      第一月中丹桂花,第二西天凤凰肝;

      第三东海青龙角,第四仙女头上花。

      第五虎胆用三分,第六仙酒取一杯;

      第七麒麟角三片,第八蚁根讨三分。

      第九海马肠五尺,第十天河水一盅;

      十味药单无处讨,叫他先去见阎王。

      媒婆接单就弯走,回去山伯讲一声;

      英台娘子亲下笔,开这药单有十成。

      山伯看单泪纷纷,害我一命见阎官;

      总讲婚姻天注定,将单要从嘴里吞。

      病症拖到三更时,三魂七魄归阴司;

      堂上老母苦倒地,一声山伯一声儿。

      娘亲两眼泪汪汪,就叫事久买棺材;

      你要小心收尸体,我到祝家骂英台。

      江氏大娘泪啼啼,跑到祝家去做戏;

      声声句句骂英台,害得我仔丧阴司。

      (八)英台为山伯吊丧

      英台听了泪汪汪,苦倒落地差点亡;

      许久定神才开口,太姑容奴讲得通。

      安葬梁兄不延迟,墓做黄泉大路前;

      待奴出嫁墓前过,也好吊丧表寸心。

      江氏这时转回程,太白成仙下凡来;

      心想山伯墓做了,要替幽冥作媒人。

      山伯新墓向西山,神仙法术有万般;

      等到英台墓前过,引入墓里结成双。

      天时不热也不寒,马家差人送礼单;

      选定吉时四月尾,英台父母心正安。

      四月初一日出山,马家来送日子单;

      兄在阴司妹在世,英台想起痛心肝。

      初二日落到山边,英台目滓涂目岑;

      今日戏演梁山伯,是奴误他罪过深。

      初三新月弯似弓,英台心里细思量;

      苦了梁兄死得早,可怜太姑割心肝。

      初四月光渐渐光,想起当初齐同床;

      爱不共兄同白首,谁想爹娘错主张。

      初五月光照西墙,共兄见面苦无缘;

      要想给兄再相会,奴奴也要入黄泉。

      初六月上黄昏时,思量山伯哭啼啼;

      多久厄到我君墓,那时才见我君来。

      初七月光照牡丹,思量山伯心不安;

      日间思量夜间梦,可怜梦醒泪汪汪。

      初八月出吃螟时,千怨万怨阿嫂她;

      在家许时无发誓,杭州早就会佳期。

      初九月出暗螟时,忆起当初读书来;

      兄他一心爱细妹,妹今误兄罪有余。

      初十日出照篱笆,前世阿嫂结冤家;

      兄他一生被妹误,恰似古树八发青。

      十一月出真可爱,思量当初齐结拜;

      兄他为奴进黄泉,同生共死心不改。

      十二月出到初更,前世马俊结冤家;

      若无亲人对短命,梁家何至这交加。

      十三十四月当空,思量山伯泪汪汪;

      不见兄他心八欢,黄泉路上再相逢。

      十五十六月正圆,梦见山伯到铺岑;

      亲嘴有话对我讲,人开墓门结成双。

      十七十八月暗起,英台做梦大欢喜;

      梁兄有灵共有圣,一定引妹齐去死。

      十九二十天时黑,思量山伯倒下铺;

      亡魂无想别处去,要找义兄到阴都。

      廿一廿二月黄昏,想到当初大猖狂;

      许时生离今死别,千恨万恨祝九娘。

      廿三廿四月对担,想来一起无奈何;

      想要跟兄随百岁,如今半路折扁担。

      廿五廿六月一丝,思想山伯心中悲;

      月缺还有月圆日,兄死永无见面时。

      廿七廿八月余痕,拜别大小叔公孙;

      梁兄若然有灵圣,后日花轿厄当棺。

      廿九月上天初光,安人员外备嫁妆;

      明日正是好日子,马厝轿马无人扛。

      三十起早好日期,安人叫仔出房门;

      教仔人厝做媳妇,三从四德听入耳。

      父母听仔禀分明,人讲生死见义情;

      要办三畜共祭礼,要去路头祭梁兄。

      仔你讲话真出奇,好日好时结亲仪;

      那要成人行大礼,绝无去拜死人伊。

      父母出言有所差,草那无心八发青;

      人那无心做八好,辜负山伯大不该。

      我仔有义共有情,论理要等二三年;

      做权要等三日后,给他墓顶献纸钱。

      父母听仔讲一声,三牲祭礼随轿走;

      若无三牲共祭礼,撞死厅前人也走。

      再给父母讲分明,杭州同窗有三年;

      在生与他情义重,死去为何那惊心。

      安人员外回心劝,买有牲礼共纸钱;

      仔去祭墓莫要哭,厄给村里做古董。

      英台这时就梳头,一厝大小送门兜;

      一心思量梁山伯,心肝暗苦目滓流。

      娘亲走前问原因,仔你何事泪淋淋;

      枉然养你这么大,不能在家奉双亲。

      仔你听我一句话,女子出世面向外;

      顺从丈夫孝翁姑,不要思量一个我。

      娘亲捧水泼轿夫,仔去人厝侍丈夫;

      三从四德有礼教,小姑兄嫂相帮忙。

      英台轿马扛过西,看见土墓十八个;

      越州秀才梁山伯,名字刻在第十个。

      英台轿马到墓埕,连叫梁兄数十声;

      兄你有义为奴死,奴今无义受迫难。

      明香白烛惨淡光,三牲祭礼排两旁;

      兄你前程千万里,今日为奴年轻亡。

      是奴当初想差错,爱不流传志气高;

      杭州三年无相爱,欺骗哥哥罪过多。

      一杯美酒泼墓岑,墓草未生日阴阴;

      兄你灵魂在何处,小妹拜你今来临。

      二杯美酒泼东西,想要长长做夫妻;

      兄你迟迟到妹厝,在生不得做夫妻。

      三杯美酒泼墓裙,哀哀祝告兄灵魂;

      人讲事死如事生,今日事亡如事存。

      两眼金金看墓牌,祷祈墓门这东西;

      有灵有圣墓牌开,无灵无圣马家妻。

      英台祭墓泪汪汪,头上抽出白玉簪;

      墓门给他托一甲,山崩地裂似雷公。

      许时山伯显神魂,迎入英台墓门关;

      送亲人多众人拉,拖来不及断罗裙。

      新闻传出人争看,黄泉路上人如山;

      拖断罗裙做二片,变成蝴蝶舞双双。

      舞到西来又舞东,飞来飞去结成双;

      黄色就是英台她,白色就是山伯郎。

      万里晴空出彩虹,英台山伯喜相逢;

      化为蝴蝶翩翩舞,千年万代结成双。

      (“八”:莆语不会。)

      (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