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林始祖考

    莆林始祖考

      晋室衣冠八姓于晋永嘉入闽的说法,见诸于明何乔远《闽书》等地方载籍,关于八姓入闽,除了地方志记载外,尚有莆田林、黄、陈、郑诸大姓族谱的详细记载,也进一步印证了地方志所记不虚。

      一、晋室衣冠八姓入闽中所指的林姓应为林颖、林禄。

      作为八姓入闽的首姓林姓,其先祖林颖自永嘉年间入闽,莆田的《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族谱》、《莆田南渚林林氏族谱》及厦门《鰲岗林氏宗谱》均作了详细的记载。

      据林金发《晋安林莆田金紫族谱》引唐温彦博于唐贞观六年(632)为林氏作《林氏源流总序》时称: “自晋氏失驭,五马浮江,衣冠避于南地,多枝分叶散,前后记牒,有所缺漏。”

      据宋欧阳修《新唐书·列传》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定天下后,命高士廉等编纂《氏族志》,定天下296姓,1651家,分为九等。高士廉所编之《氏族志》,今已散失无存,《晋安林莆田长城林氏族谱》引温彦博所撰《林氏源流总论》一文,估计就是从李世民钦定的高士廉等所编的《氏族志》中转引。

      关于晋室衣冠八姓入闽,清乾隆年间重修的万历《福州府志》卷七十五“外记”转引《九国志》也作了相应的记载:“永嘉二年,中州板荡,衣冠始入闽者八姓,林、黄、陈、郑、詹、邱、何、胡是也”北宋乐史在《太平环宇记》一书中对晋室衣冠八姓入闽也有记述:“……东晋南渡衣冠士族多萃其地,以求安堵,因立晋安郡(今福州、莆田、泉州、大部地区)。”

      温彦博所述晋室衣冠南渡虽无提到黄、陈、郑、詹、丘、何、胡其它几姓。但从温彦博的序可证,因中州板荡,五胡乱华,在晋室衣冠南渡的人流中,有林颖、林禄随晋元帝南渡入闽。

      至于晋室衣冠南渡入闽,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由林爟等人重修的《南渚林林氏族谱》也作了相应的记载:“晋中宗南渡,衣冠随从者八姓,林、黄、陈、郑、詹、丘、何、胡,林颖其一也”。 “从莆田《南渚林林氏族谱》关于晋室衣冠八姓入闽的记载,已明确提出林禄之父林颖已经随晋元帝入闽。

      据清光绪九年(1883)厦门林捷云重修的《鳌岗林氏宗谱》转载莆田长城金紫林林英于宋元祐三年(1088)所撰的林氏谱序中称:“当中州板荡,衣冠卿相从闽居之者有八族;林、黄、陈、郑、詹、丘、何、胡也。”“唐定天下姓氏,推晋安之林为甲”。

      上列国史、方志,族谱资料可以互相印证,说明在五胡乱华的东晋年间,林颖随晋元帝南渡入闽,其次字林禄于晋太宁(323-325)间任晋安太守,在林禄之前,林颖就已入闽,林颖应是入闽第一代,但由于林颖的归宿不明,故林氏后人又称林禄为入闽姓祖。

      二、从闽林始祖墓的史料记载,证林禄及后裔定居莆田,闽林始祖墓,应为莆林始祖墓。

      长期以来,福建林氏,大都承认林禄为闽林始祖。称林禄为闽林始祖,这一提法,就林禄作为林氏第一代,对整个福建林氏而言,无疑是正确的,但就莆田与福建其它各地的林氏后裔而言,就值得商榷。因为,如果就闽林渊源而言,林禄为福建林氏始祖,把林禄之墓称为闽林始祖墓并无不妥,但如果从闽林与莆林的昭穆、世系而言,到底是先有闽林?抑或后有莆林?或是先有莆林后有闽林?是闽林派衍莆林?或是莆林派衍闽林?则关系到福建林氏明昭穆、辨世系的问题,因此,理清闽林与莆林的关系就显得十分必要:

      (一)从林禄的墓葬史料记载,证林禄及直系后裔定居莆田,福建其它地方的林禄后裔派出莆林。

      1、从林禄直系后裔定居地,证林禄晚年定居莆田。

      林禄在当上晋安太守后,到了晚年,是否定居莆田?方志及林氏族谱并无明确记载,但从方志、林氏族谱的相关记载中,似乎可梳理出林禄晚年定居莆田的蛛丝马迹。

      要弄清林禄晚年是否定居莆田,先要从林禄在福建所生两子林景、林暹的归宿谈起。据《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林氏族谱》载,林禄生子景、暹(居候官都乡西里)。又称林景去世后葬莆田北螺村。林景生长子详,次子绥(闽林开族千年谱称详为次子),详生三子,居候官,绥生五子,长子林汉,授苍梧郡(今广西梧州),次子林群,居沥浔村(莆田),林格(率子侄定居莆田沥浔村,为入莆始祖),林熙(不知去向),林鄱,居杭州(林和靖祖)。据林捷云《鳌岗林氏宗谱》。则称林景居候官。对林景之子林绥里居则未明确标出,又称林绥为林景长子,生五子汉、群,格、熙、鄱(迁居杭州)。

      据林庆尧《仙游林氏大族谱》载,林景卒葬莆田北螺村,其墓坐癸向丁。林绥去世后葬莆田北螺村,林格去世后葬莆田北螺村,其墓坐癸向丁。

      从上列莆田林氏族谱记载可知,林景作为林禄在福建与孔氏所在的长子,应该与其长子林缓同居莆田,故林禄之墓葬在离莆田附近的惠安涂岭九龙岗,如果林禄当时尚在福州居住,其去世后灵柩不可能运到离福州140多公里的惠安安葬。特别是林禄长子去世后葬在莆田北螺村,则可知林景在世时已定居莆田沥浔村,在长子林景定居莆田沥浔村时,年迈的林禄,则可能随长子林景一同生活。特别是林缓去世后,其墓又在莆田北螺村,则说明林禄入闽后,除自己的墓葬在惠安九龙岗外,其在福建的长子、长孙的坟墓均在莆田。可证林禄的第二代、第三代,已定居莆田。这就否定了一些林氏族谱记载林禄第10世裔孙林茂始才从福州迁居莆田北螺村的说法。

      至于林格所生五子,其长子为苍梧郡,未见其子孙回莆居住,可能已迁居梧州,次子林群虽定居莆田,却未见有后裔在莆田繁衍,四子林熙不知去向,林鄱移居杭州,林和靖是其后,可见该支无在莆田定居。那么,只剩下林格一支定居莆田,林格有五子,现在播衍莆田及省内外、海内外的九牧,阙下,金紫,雾峰诸林,均出林格派下。从上列莆林繁衍的世系,可证是先有莆林,然后才播衍出闽林。

      2、从《泉州府志》对林禄墓的记载,证闽林由莆林派生。

      据清乾隆年间重修的《泉州府志·宅墓坊亭》记载:“晋安郡王(指林禄)墓在龙头岭下。禄,莆田人。”同时,《泉州府志·拾遗》对林禄的墓葬又作了这样的记述:“庙记云:惠安县北有龙头岭,下有石三簇,嵯峨秀异,前有石冠、石笏,后有石羊,石马,诸峰盘旋,形势奇特,相传以为赵将军墓,乡人奉之甚谨,樵牧不敢犯。或传为宋家五世祖葬此,然宋诸陵皆在幽涿 ,何得在泉?或者南渡之别支耶?宋(应为元)至和中,僧洞元作《泉南录》,以为莆田林济衍禧墓,莆田林氏家谱又以其始祖晋将军晋安郡王林禄所葬也。”

      从《泉州府志》对林禄墓葬地的记载,可以证明以下事实:

      (1)林禄为莆田人,即南渡后任晋安太守,但最后落籍莆田;

      (2)惠安龙头岭(即九龙岗)的墓葬为晋安郡王(林禄)葬地;

      (3)该墓葬有传说为赵将军墓地,但无可靠资料;

      (4)有传说为宋室墓地,但宋室之墓又在幽涿之地,不知是否是宋室南渡别支之墓葬?

      (5)元代僧洞元所作的《泉南录》一书及莆田林氏族谱,记载该墓地系莆田林氏始祖林禄之墓葬。

      《泉州府志》的上列记载,已明确告诉了我们以下事实:

      (1)座落在惠安龙头岭的坟墓,为莆田人林禄之墓;

      (2)虽有传说该墓系赵将军或宋室之墓,但元代僧洞元的《泉南录》及莆田林氏族谱皆记载为莆林始祖林禄之墓。

      说明林禄之墓虽然位于惠北(距莆田枫亭约二、三公里),但并无惠安或闽南的林氏,认为该墓系惠安或闽南林氏始祖墓,且惠安、闽南林氏的谱牒也无此记载。同时,也无资料或证据表明林禄之墓系闽林始祖之墓。至于《泉州府志》为什么会称林禄为“莆田人”,这就有进一步考证的必要,然后在福建林氏的昭穆世系上,才能分清是否是先有闽林或先有莆林?闽林是否从莆林分派?

      (二)从林禄墓的归属,证林禄晚年定居莆田。

      晋安郡王林禄墓的发现,据明刑部尚书莆田人林俊于明嘉靖乙酉(1525)在查阅林氏祖谱时,发现了莆林始祖墓在惠安涂岭九龙岗上,便命他的儿子林达书丹,明天启丁卯年(1627),莆田人林齐圣赴任惠安教谕时,便出资会同惠安举人林徽龙,重立“龙马毓奇”於道左,同时刻:“莆林始祖晋安郡王禄公墓道”神道碑,该碑系由时任惠安县令邓英书丹。

      林齐圣为莆田九牧林氏长房林苇之二十七世裔孙,他在重修莆林始祖墓时,还特地撰写了一篇《重修始祖晋安郡王墓记》,林齐圣在重修林禄的墓记中称:“而晋安(林禄)之茔域历几百年为  沧桑物改,翁仲明器犹有存者。”“以手摹之有‘林始祖讳禄公九龙穴墓’”10字。“而吾族姓之在莆田者,虽隔道之遥,谁无松楸之思?”“墓前园九坵,向为潘家开垦,今既追还,谨以付诸惠族姓之贤者,立薄改贮存留祭扫之资。”林齐圣讨回被涂岭潘家占用的林禄墓前园地九坵后,在林齐圣的主持下,以每年200斤稻谷的租金,出租给惠安林氏佃户林细富,并立下合同一纸。

      从厦门《鳌岗林氏族谱》的记载可以看出,座落于惠安、靠近莆田市的晋安郡王林禄之墓,其产权归属莆田林氏,且为莆田林氏负责维修。同时,林禄墓前的园地被潘姓侵占,亦由莆林收回后以每年200斤稻谷的田租租给惠安林姓佃户林细富耕种,以供作看护莆林始祖墓的祭扫之资。说明至少在清代以前,莆林始祖林禄之墓,其产权归属莆林,且由莆林负责管业、护墓、祭墓。由此可见,《泉州府志》记载林禄为莆田人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根据的。林禄如果不是定居莆田,为莆林始祖,莆林也不可能到惠安去主张林禄墓是莆林始祖墓,并主动承担修墓、护墓、祭墓的责任,莆林如果不是林禄在福建的最直接的长房后裔,按照封建礼仪,其护墓、祭墓的责任只能由福建其它地方的林禄长房后裔主持,如福州、闽南也有大量林氏,但其却不承担护墓、祭墓的直接责任,却要由远在三十公里之外的莆林任此孝道,足见莆林为林禄在福建之直系长房嫡传。其护墓、祭墓责任就义不容辞地落在莆林身上。

      (三)从林氏族谱记载,证林禄及直系长房后裔定居莆田,林禄派下的闽林,皆莆林派衍。

      莆田林氏自林颖随晋元帝入闽,由林禄在福建的长子林景生下林缓后,就定居莆田城南沥浔村(今莆田市城厢棠坡居委会),且至今省内外以“闽林”自称的福建林氏,大都派出林缓,自林缓在莆田开基后,繁衍出的莆田金紫林家、阙下林家、九牧林家、仙游游洋(台湾雾峰)林家。且上列四林,为闽林之组成主体,所以,说闽林为莆林派衍,系出莆田林氏世代延续可以从闽林组成的世系看出。

      据新编《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族谱·世系录》:“禄公、生二子,景,景公,生二子,缓、暹。暹公,生三子:良之,成之,英之,居候官都乡西里。缓公,生五子:汉、群、格、熙、鄱。群公,生三子,越之,根之,方之,居大义,沥浔二村。

      格公,生五子:初之,昌之,根之,靖之,克之。格公率子侄入莆田居沥浔村,格公为莆林始祖。

      据《南渚林林氏族谱》载:“(林缓生三子),居沥浔村。”“靖之,格四子(应为三子),……为入莆始祖,莆之有林,实自靖之公始”。

      据厦门《鳌岗林氏族谱》转引的闽县明永乐十八年林志《晋安世谱校正序》中称:“禄,……二子,景,暹,……景生散骑常侍开国候缓,而开国候五子汉、群、格、熙、鄱子孙始居莆田,历宋、齐、梁、陈、隋。”

      据林爟等《南渚林林氏族谱·林氏入闽之始》载:“莆田北海(应为北螺之误),涵头出涂岭(指林禄)第三代,又分居晋安之北长岭下,今福唐,候安(官)闽县,长乐,连江、温陵、南安、清溪、德化,惠安、漳州、龙溪、漳州、莆田、长城,南峭(平海)、澄渚,胡公垄上、桃支,仙游金沙、风湖、大(道)观洋、鳌溪、游洋皆其苗裔也。(18)

      从上列诸谱记载,自林颖、林禄入闽后,只是以福州作为他宦游之地,并非以现在的福州作为他的落籍之地。林禄作为林群、林格五兄弟的曾祖父,由于林群、林格诸兄弟定居莆田,故在林禄去世后,就把林禄葬在离莆田附近的涂岭九龙岗(离莆田枫亭只有二、三公里),在晋时,莆田尚未设县,仍属晋安郡管辖,但该地在现在莆田与惠安的交界附近)。而林格为莆田金紫林,阙下林、九牧林、台湾雾峰林的共同祖先。又是现在整个福建大部分林氏的共同祖先。上列族谱在记载林颖、林禄入莆后,其子孙在莆田的繁衍情况,揭示了林禄的子辈、孙子辈及曾孙辈已定居莆田,然后由莆田向外播迁的路线图,揭示了福建乃至省外闽林大多为林颖、林禄、林格之后。莆田作为林禄后裔的主要繁衍地,承继了林颖、林禄在福建开基、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长房派系。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泉州府志》会把林禄记为莆田人?称座落在惠安涂岭的林禄坟墓为莆林始祖墓?为什么晋安郡王林禄之墓的产权归属莆林?也就不难理解林禄之墓为什么要由莆林负责守护、祭祀?

      中华民族是一个慎终追远,敦宗睦族的民族。炎黄子孙,不管走到天涯海角,都不会忘记他们的根,而林颖、林禄入闽后,其后裔到底是先在莆田繁衍或是先在福州、闽南繁衍?到底是先有闽林然后才衍生莆林?或是先有莆林然后才衍生出闽林?这是一个关系到明昭穆、辨世系的问题,也是一个关系到在姓氏源流上正本清源的问题,只要厘清了这些问题,我们就会发现,莆林作为入闽始祖林禄的开基地,她将是海内外林禄后裔共同的根!

      附记:

      据林金发《晋安林莆田长城金紫族谱》载,林禄先娶张氏,生五子,长恭,官台州刺史,传会稽房;次晖,官衢州刺史,传信安房;三畅,官镇州刺史,大将军,传福州房;四期,官常州刺史,传江南晋陵房;五雅,官汝州刺史,传河南房。

      林禄继娶孔氏,生二子,景、暹。

      林禄之兄林懋,居下邳,生六子,鉴之、宣之、庆之、侃之、旭之、敬之,俱官刺史。时称“六龙北奋”,“五马南驰”。意指林懋所生六子为“六龙”,林禄与张氏所生五子为“五马”。世称“五马林”,今福建尚有“五马林”繁衍。

      林禄与孔氏所生二子,因林禄任晋安郡守,故称“晋安林”。由于林禄的子辈形成由前后两妻所生,且林禄与前妻张氏所生子女大都在外省担任官职,估计林禄晚年主要是与继室孔氏及子景、暹一起生活,故为了叙述方便,笔者把林禄与孔氏在福建所生的儿子林景称为林禄在福建的长子,林景之子林缓为长孙。在这里,并无忽略林禄与张氏所生五子之意。    (朱金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