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龙江寺漫笔

    龙江寺漫笔

      榕城西郊,闽江北岸,有座龙江寺。卷帘侵竹影,穿牖入江声,浓绿的橄榄树,微黄的芭蕉林环抱着,最是让人体味到静寂之景与恬淡之情的交融,好让心灵觅得一丝随缘自得的情怀。

      出福建农林大学西门约百米,一道道新辟的苗圃,碧绿青翠黄交叠着、绵延着,如同春日晨曲的五线谱。薄雾氤氲,对岸宛似一幅朦胧的山水长卷。几丛散淡的却是苍老的树林和几座规矩的恰是现代的建筑被揉和着、错综着,因是迷离,觉也浑然一体。不经意间,雀儿迳自萧疏的芦苇翩翩而起,白鸥向着酥软的沙滩款款而下,宁静和谐当是目下心底的主旋律,悠然引领人们来到这一方清净的所在。

      这里望得见涵水逗烟的金山寺。首访龙江寺时,我是奉陪西禅寺赵雄方丈从金山寺泛舟而上。鱼影暗随篷影动,雁声遥与橹声齐,尤其是竹篙点击着浅水处的鹅卵石,那声响犹如含蕴着敲动键盘的意味,一路走来,熹微的晨光送着粼粼波光,心镜闪见微妙的幻觉和浮想。“只因忘宠辱,到此不伤神”,我忆起那位宋代高僧的诗句,顿觉得无碍无挂,静坐参众妙,清淡适我情,惬意中我曾想,兴许今夜有幸能与诗侣趁月而清梦同游了。

      回到现实中来,你不能不钦佩勇猛精进者的大作为。1998年夏龙江寺遭遇闽江巨大洪灾。监院释通善法师,慧根宿具,专心念佛,持之不懈。这位慈善娴静的比丘尼竟以十二分的毅力和勇气,引导尼众与信众齐心协力,披荆斩棘,投入灾后自救和寺院重建。经赵雄大和尚及各方支持,隔不多时,寺院修复一新,大雄宝殿、伽蓝殿(中奉林龙江先生)、客堂、山门亭各具规模,观音阁也在筹建中。治心问病者、祈福感恩者、慕名而至者日见其众,人们还不时流传着几多美丽的传说,平添了些许意趣。

      依山临水的龙江寺,自然风貌优越,而又不失独具的文化品位。险峰先生题写寺名,落落大方,笔意高妙。无为斋主善隶书,为大雄宝殿题联:“莲座拥祥云,名刹宏开登净域;檀林施法雨,慈航普渡指迷津。”闲适自如,深静平和。远风先生书清人杨雪沧句:“持钵咒大江,淘尽恒河沙数;回轮生满月,送来梵海潮音”,刚健沉着,笔情高雅。文稷先生为伽蓝殿撰联并书:“迹溯龙江,立教圆融儒道释;禅参鹿苑,明心妙悟去来今。”文思精巧,笔势婀娜。更有信士碑文《借借室与龙江祠》,叙其缘由,彰其价值。这些都无疑增添了寺院的文化含量。人文之流韵溢彩,喻示着此间一份非同寻常的魅力。

      论起林龙江,这也是闽人的一份骄傲。他是四百多年前明代中国一位卓然独立的思想家和爱国志士。龙江先生名兆恩,生于福建莆田。他出身望族,却在82个春秋的非凡生涯中以半个多世纪的精力潜心研究心身性命之学,建构了以儒为本,以道入门,以释为极则的“三一教”学说,主张涉世、忘世和出世的融合。“三一教”盛行于明末清初,影响及于闽台港澳和东南亚地区。据传马来西亚就有“三一教”堂千余座。明嘉靖二十二年至四十二年间,倭寇屡犯莆田,百姓不堪其扰。先生则倾尽家产,或犒劳义军,或赈济灾民,拯军民于水火,不遗余力。明嘉靖三十七年,先生曾寄寓福州洪塘金山寺,书房名为借借室,后在高沙村结一草庐,亦号借借室。这便是龙江祠、龙江寺的前身。每年农历正月十四、七月十六龙江寺照例举行纪念龙江先生活动,盛况瞩目。

      如今的龙江寺让人们永久地仰慕这位在精神世界独树一帜的乡贤。人们欣赏他山川寄迹、天地为庐的阔大情怀,赞美他在精神领域的思辨、革新和创造,传诵他忧民爱国的千秋佳话。当人们置身于龙江寺的时候,也许会多一番禅悟的启示,会多一次心镜的磨拭,也自然会多一回超乎尘外的自由与快乐。(欧孟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