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三一教”简介及教主林龙江

    “三一教”简介及教主林龙江

         “三一教”简介

      三一教,亦名夏教,以“道释归儒,儒归孔子”为教旨。三一教的创立者为明代莆田人、哲学家林兆恩(1517—1598年),他倡教授徒始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年(1551年),大约至十七世纪中叶,“三一教”始逐渐发展完备。三一教是地方性的民间宗教,它最初流行于莆仙方言区,即莆田、仙游两县境内以及惠安县北部、福清县南部地方,全盛时曾流行福建、江西、浙江、湖北、安徽、南京、北京、河南、陕西、山东等地。近代随着海外移民的足迹,流行于东南亚及我国的台湾省,并辗转传入欧美。现海内外拥有信徒近30万人。在日本、德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美国等研究哲学的学者对三一教很感兴趣,对其进行广泛而深入研究。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党的宗教政策的落实,海外信徒十分关心三一教的发展,从1987年,海内外同胞纷纷慷慨解囊,在东岩山原林兆恩为门徒讲学的“东山樵舍”旧址上,重建几经摧残而毁坏的东山祖祠。现东山祖祠已再复当年盛景。经批准成立了东山祖祠管委会,东山祖祠成为莆田市这座文化名城的主要历史文物,海内外信徒前来这里祭拜络绎不绝。

      所谓“三一教”,就是儒、道、释归于一。因其具有宗教的某些特征,有的认为它是一种地方性的民间宗教。它是明嘉靖年间(1522~1566)由福建省兴化府莆田县(今属莆田市荔城区)诸生林兆恩创立的。

      林兆恩,字懋勋,号龙江,道号子谷子、心隐子、常明先生、混虚氏、无始氏等,门徒尊称其为三教先生、林三教、三一教主,又称为夏午尼氏道统中一三教度世大宗师。他出生于明正德十二年(1517),卒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享年八十二岁。

      林兆恩出生于一个十分显赫的书香官宦望族。从林兆恩上推六代,这一家族在明代文风鼎盛,一共出了11名进士,平均11年就考中一个。尤其是其祖父林富,为弘治十五年(1502)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总制两广,为朝廷重臣,政声颇著。出生于书香官宦门第的林兆恩,以功名为业当然是其最大的愿望。他6岁入塾学,显得愚钝,林富以为他“才不称貌”,深感失望。16岁时,文窍始通,下笔如流,撰《博士家言》,文词华丽通畅,林富“大奇其才”。18岁时,督学潘潢校莆,阅其试卷,评为“见理之文”,拔置高等补邑弟子员。此时,他对功名充满憧景。此后,他开始参加省试,却连续三次名落孙山。特别是嘉靖二十五年(1546),他满以为己学富五车,中个举人是轻而易举的。他对这次省试也十分认真慎重,曾委托族人到仙游九鲤湖九仙祠为他祈梦。结果崐得了个“三骰子赛色,掷个幺四四,一幺旋转久而始住”的梦。亲朋好友均以为这是个预兆他会考个八闽第一的好梦,他自己也满怀着希望赴省城应试,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再一次名落孙山。这次落第,无情地打破了他进取功名的美梦,他对前途感到迷惘,甚至绝望。落第后返莆,他立即放弃举子业,转而潜心研究儒、道、释三教理论,并到处寻师访道,或邂逅儒服玄奘之流,亦长跪求教,当时许多人都认为林兆恩狂颠。

      科场失意,使林兆恩产生怀才不迂的失落感。在林兆恩的思想陷入极端苦闷的关键时候,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卓晚春闯进了他的生活圈子,对林兆恩弃名学道的思想转变起着重要的催化作用。据《福建通志》载:“卓晚春,莆田人,生嘉靖间,自号无仙子,亦曰上阳子,人称为小仙。”莆田民间传说,卓晚春具有超验的特异功能,言休咎事皆奇中,被视为“活神仙”。林兆恩与卓晚春的交游始于嘉靖二十七年(1548),那年道士卓晚春登门拜访,与林兆恩一见如故,结为方外游。数年间,形影不离,晨夕谈讨,纵饮行歌,言行与世人迥异,人称“卓狂林颠”。卓晚春平时所言,多深奥难懂,只有林兆恩才能理解其中的含意。以后,林兆恩将卓晚春同他交谈的话整理成书,名为《寐言录》。可见,卓晚春这位“小仙”对林兆恩弃名学道的思想影响是十分深刻的。

      嘉靖三十年(1551),林兆恩自称“路遇明师,授以真诀”,倡立三一教。他宣称:“明师”告以三教合一之大旨。但是,“明师”是谁?林兆恩却始终守口如瓶,以致当时许多人就纷纷猜测。时至今日,许多学者也企图揭开这个秘密,但均无结果,成为三一教史上的一个谜。不过,林兆恩不说出“明师”的真实姓名也是有道理的,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明师”。为了使他所创立的理论更加神秘化,以便感召更多的信徒,他假借由所谓的“明师”指点,这也许是林兆恩的明智之所在,也是历史上许多民间宗教创立者贯用的手法。林兆恩创立三一教后不久,其友黄州率先入教,随后黄大本、萧应麟、黄 、林 、朱崐廷柱、郑泳、林兆居、林兆诰、林兆琼等相继受业,成为林兆恩的第一批追随者,三一教在莆田创立了起来。

      林兆恩创立三一教后,铁心终身从事于倡导三教合一的理论。他在嘉靖二十五年虽然放弃举子业,但名份上仍然属于县学的生员,其言论仍今受到官方的种种限制。为了摆脱官方的限制,嘉靖三十一年他向官府提出取消其生员学籍的请求,督学朱衡不予批准,他就在督学住宿的门前焚烧青衿以表示他彻底放弃举子业的决心,但这种举动在封建社会里是对传统权威的一种挑战。朱衡因之大怒,欲下令拘捕。由于郡守董士衡进言周旋而免祸。次年,他身着小民服往省城参见督学,力请削去学籍。朱衡仍不允,非要林兆恩“衣巾讲学,为诸生式”,否则,将按“焚衣巾违圣制”加以治罪。林兆恩无奈而屈从之,同意朱衡“以山林之隐隐于学校”的意见结束了这场震动社的“请削学籍”风波。至嘉靖四十五年之前,林兆恩以教书先生的身份吸收门徒,灌输其三教合一的理论。

      三一教:大众化的民间宗教

      明嘉靖三十年辛亥(1551年),兴化府(今莆田市)布衣林兆恩创立了一种宗教——名曰“三一教”。它有儒、道、释三教合一的思想体系,有自己的经典著作和教义,有自己的祖师和崇拜圣像,有自己相当严格的教规及其组织,有传播经典义理和供奉圣像的场所——祠堂等,有信徒独特的修道方式,还有教主的诞辰和逝世纪念日等。三一教具备全国性许多宗教的基本要素,不仅是兴化(莆田)地区一种具有广泛影响的民间宗教,而且在海内外也是有一定影响的一种宗教。

      三一教自创立以来,已有450多年的历史。它同儒教、道教、佛教一样,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努力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贡献力量。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经典和义理,信教的目的,自己的祖师,共同的戒律,修道的方式,传教的场所,崇拜的圣像,还有传教士等。儒教的经典是儒家的《四书五经》;义理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信教的目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祖师爷是孔子;崇拜的圣像是孔子、孟子、朱子等;传教的场所是文庙(即孔子庙)及古代学校;传教士是教书先生;修道的方式是苦读《四书五经》、修身、克己复礼、参加科举考试;戒律是恪守仁、义、礼、智、信五德,当忠臣烈士,不做乱臣贼子。道教的经典是《道德经》和庄子等的道家著作,义理是宇宙间的天地万物都来源于一个神秘玄妙的母体——“道”。而“道”是“虚无之亲,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它能修身治国。信教的目的是求得“长生成仙”;祖师爷是老子;崇拜的圣像是三清(玉清、上清、太清)、天神、地祗、八仙等;传教的场所是宫观庙宇;传教士是道士;修道的方式是拜师学道,授徒传经,出家或不出家,修行、炼丹、制药、练功等;戒律有“五戒”,即是:目不贪五色,誓止杀,学生。耳不贪五音,愿闻善,从无惑。鼻不贪五气,用法香,遗俗秽。口不贪五味,习胎息,绝恶言。身不贪五采,履勤劳,以顺道,行善除恶。佛教的经典是《六祖坛经》、《般若波罗多心经》、《法华经》、《大涅盘经》等;义理为“四圣谤”、“八正道”、“十二因缘”,认为世人本性都是苦的,任何生命都必须在“三世”、“六道”中生死轮回,永无终期;信教的目的是达到摆脱生死轮回,获得正果,到达极乐世界;祖师爷是释迦牟尼;崇拜的圣像有佛祖,如燃灯佛、弥勒佛、观音菩萨等;传教的场所是寺、庵;传教士是高级僧尼;修道的方式有剃度受戒出家、吃斋念经、积德行善等;其戒律有“五戒”,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行善排恶。

      那么,三一教是否也具备以上儒、道、释三教的基本要素呢?专家学者认为,三一教也具备儒、道、释三教的那些基本要素。林国平教授经反复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三一教是一种以阳明心学为基础,以儒家的纲常人伦为立本,以道教的修身炼性为入门,以佛教的虚空为极则,以世间法与出世法一体化为立身处世的准则,以归儒崇孔为宗旨的三教同归于心的思想体系。可以说,林兆恩是古代中国三教合一思想的集大成者,他不仅继承了我国历史上三教合一的思想,而且对古代宗教进行改革,自己创立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新的宗教。三一教的经典是《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夏午真经》、《林子本行实录》等著作。义理为修炼“心身性命”之学,以纲常道德为日用,以士农工商为常业,并推及人,劝人为善,修之于家,行之于天下。信教的目的是通过教门规戒修持,达到最高的精神境界,以修己度人,“勿起邪心,勿为邪事,劝善济危,扶持正气,爱国爱民”;修之于心,行之于用,立德、立功、立言。祖师爷是林兆恩(号龙江)。他逝世后,被门徒们神化,尊为“三一教主”、“夏午尼氏道统中一三教度世大宗师”。崇拜的圣像,除了林兆恩外,还有张三峰、卓晚春、卢文辉、林至敬、朱逢时、张洪都、陈衷瑜、董史等。传教的场所是三一教祠堂。最早的传教士是卓晚春、卢文辉、林至敬、朱逢时、张洪都、陈标、王兴、黄真懒等。他们之后,主要的传教士者有陈衷瑜、董史等。明末清初以后,传教士主要是各个祠堂中的总持师、掌教师、监视、护教等。修道的方式为在家修行,不提倡出家。但入教者首先必须履行入教仪式,就是由门徒介绍,经执教人认可,填写启文(自己的姓名、职业、日期等),在祠堂焚烧启文后,才能成为门徒。然后,按照教规修持,学道、诵经、修炼“心身性命”之学,以“九序心法”练气功养生。为获得生存与发展,三一教徒必须执行严格的戒律,自觉进行内外双修。其戒律为:以三纲五常为日用;以入孝出悌为实履;以士农工商为常业;明义利之辨;戒饮过量之酒;戒斗气之勇;戒淫邪之行;日搜己过,痛自忏悔;每日素食一餐。从以上可以看出,三一教具备全国性宗教的一般特征,也有许多与儒、道、释相似的基本要素。因此,可以说,三一教也是一种宗教,而且是一种影响很大的民间宗教。创始人林兆恩先在兴化府传教,尔后,他亲自和门徒先后到福州府、泉州府、延平府、漳州府,甚至到江西、浙江、江苏,直至京师传教,信徒数以万计。由于当时林兆恩反对道、释者流的出世观和修行法,提出了简单易行的在家修行法,宣扬中国传统的纲常礼教,劝人勤业行善,反对邪恶,要求教徒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同时,他还主张僧尼、道士均可婚嫁,都应从事生产劳动,不可信教废业。因此,广为群众所信仰,入教受业者遍布城乡许多地方。万历十二年(1584年)以后,三一教门徒还在兴化、福州等地兴建三教祠,作为传教活动的场所。至崇祯十年(1634年),福建已有三教祠堂近40座。林兆恩去世后,莆田、仙游城乡也普遍建立三教祠,并奉祀林兆恩的圣像。福建上而延、建、汀、邵,下而晋、安、清、漳,皆有三教祠堂,以供林子的“遗貌”。三传弟子董史也说:“当代祠宇遍于寰区。”康熙十年(1671年),林子的侄孙林向哲说:“吾伯祖龙江先生之教,盛于往日吴、越、燕、齐、豫章之区……。今先生之祠遍天下,即一郡之内,巨丽巍焕,金碧玲珑璀璨,雕缕绣梅,数里相望。”据史志记载,1949年,莆田县境内有三一教祠堂523座,教徒11800多人。仙游县与莆田县差不多。

      明末清初,三一教通过兴化人及门徒漂洋过海经商和移民,传播到我国的香港、澳门、台湾和东南亚等国家。港澳台和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有三一教的祠、堂、书院、洞和宫等。新加坡著名的三一教祠堂有九鲤洞、琼三堂、天性祠、兴胜堂等。马来西亚有三一教祠堂1000多座,其中较大的有吉隆坡三教堂、宗圣堂、宗贤堂、三圣堂等。祠堂内奉祀林龙江、张三峰、卓晚春、卢文辉、林至敬、朱慧虚、张洪都的神像,也有奉祀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的塑像。

      近代(清末至民国以来),三一教还辗转传入欧美许多国家。现在,法国、德国、美国、俄罗斯等国,有研究三一教的专家学者。美国学者丁荷生曾多次来到莆田,调查考察三一教,撰写了论文进行介绍。日本、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的专家学者,也有兴趣进行学术研究,有的还成立了三一教的研究机构,发表了许多学术论文。尤其是日本,在国内许多文库、院校藏有《林子全集》数百卷。学者铃木清一郎,于1934年研究三一教在台湾的传播情况,在他所著的《台湾旧惯习俗信仰》中作了介绍。当代学者间野潜龙酒井忠夫等的研究成果也相当突出,影响也较大。

      而在我们国内,三一教的研究方兴未艾。近20多年来,我国学者也开展三一教研究,较为突出的有中科院教授任继愈、福师大教授刘蕙孙、博士生导师林国平,他们先后在国家级刊物《宗教研究》、《世界宗教研究》、《中国哲学史研究》上发表论文。1992年,林国平教授还正式出版了专著《林兆恩与三一教》,比较全面地介绍了三教合一思想的渊源、发展和嬗变过程。1984年,中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主任马西沙博士及韩秉方教授专程来莆田,调研三一教情况,撰写了《林兆恩三教合一思想与三一教》,发表在《世界宗教研究》上。1987年,复旦大学哲学系部分师生前来莆田,专门调查三一教的情况,并撰写《福建省莆田地区“三一教”情况调查》,发表在该校《崇教问题探索》刊物上。1989年,全国首届林兆恩学术讨论会在莆田市召开,来自北京、天津、上海、福州、厦门、泉州、台湾和美国、加拿大等国的专家学者100多人前来参加会议,会议收到论文80多篇。与会学者共同讨论并交流了国内外研究三一教的成果,同时成立了“林龙江研究会”。1995年,莆田县举办“林龙江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市、县20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2000年6月,唐大潮教授也正式出版了《明清之际道教“三教合一”思想论》一书,其中专题介绍了《林兆恩“三一教”的建立》。2005年11月,金文亨先生撰写了《莆田宗教信仰史稿》一书,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该论著其中对林兆恩的生平、著述、三一教的影响、传播、胜迹、祠堂、文化研究等均有较为详尽的描述。

      450多年来,林龙江先生的思想、观念、精神和三教合一大旨,逐渐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形成一种独特的意识形态,这就是林龙江文化,或叫做三教先生文化。现在,莆田市有三一教祠堂、书院1300多座,门人8万多人,约占全市民间信仰总数的三分之一,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支重要力量。同时,莆田是林龙江先生的故乡,三一教的发祥地,又是三一教祖祠的所在地;林龙江先生遗留下来数百万字的著作——《林子三教正宗统论》36册、《林子全集》、《夏午真经》等,对现代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将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我们应进一步提高对三一教和林龙江文化研究的重要性、必要性的认识,加强研究的力度和深度,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清末民国时三一教徒的主要活动

      清康乾之间,不少三教祠堂被拆毁,虽有部分三教祠堂因改换名字赖以保存,但年久失修,大多是残垣断壁,破败不堪。

      清末民国时期,莆仙一带相继修复,还新建不少。如莆田涵江鲸山悟本堂原建于同治五年(1866)至民国三年从悟本堂派生出来的新建三教祠有20多座,民国五年增到30座以上。仙游榜头玉辉祠重建于清末,从这里衍生的新建三教祠也有33座,据清末进士张琴说:“今莆仙二邑,先生专祠数百,香火薪传不绝”。旅泸兴化商人也建有一座名叫兴安宗孔堂的三教祠堂。

      二、重印三一教著作。针对“代迁年久,印板既亡,真本罕见,传抄不免遗错”的问题,陈智达、梁普耀等人“力搜往籍,凡诸孤本,渐次印行”。清末重刊的有《林子三教正宗统论》、《夏午真经》、《夏午真经纂要》、《九序摘言内景图》、《林子年谱》、《林子本行实录》、《林子门贤实录》等。民国时重刊的有《林子四书正义》、《卓午实义》、《陈子会规》、《明夏集》、《东山集草》、《三一教主本体经、四尼大宗师宝经》等等,今天能看到的三一教著作大多是清末民国时的重刊本。

      三、编纂简明通俗读本。梁普耀等人认为三一教徒之所以出现“离经背道,败教诬民”的现象,“揆厥由来,大抵皆不究经书之过也”。除有些人“不娴文字”外,更重要是经书浩繁而深奥,望而生畏。因此,陈智达编辑《三教初学指南》梁普耀著《林子本体经释略》对《林子本体经》加以诠释。郭嗣周、林兆麟等编写的《林子三教正宗易知录》、《龙江、张、卓真人经史》等是极简明通俗的著作。

      四、设立赈济会。民国初和十九年,莆田城厢函三堂和涵江善经堂分别设立赈济会,施米、施药、施棺,赈济贫苦群众。施米:“调查极贫之户素无不正行为者,每月施米5斤,国币数元,此为常年救济,年终施米不限人数,由贫民自由往领。”施药:“贫民得病,由邻右介绍,药铺付药不给资,年终由堂付还。暑月施药茶,听人自由往取。”施棺:“贫民死亡由邻右领棺木或葬费,其他临时救济。”福清尚阳祠也有类似的慈善活动,至今未曾间断。

      五、整理修订三一教仪轨:由于三一教长期被取缔,三一教的仪轨多残缺不全,且不统一。陈智达、梁普耀、林兆麟等人着手整理修订,把莆仙一带的三一教仪轨统一起来,清末民国初主要有几方面的内容:

      入教仪式和规则:

      悟本派规定,欲入教者须有奉教门人引证,经掌教师同意后,择吉日于三教祠内举行入教仪式,当空焚化《入教启章》、《俗称上小启》男女各一式。后由主持入教仪式的掌教师面授艮背心法。还需交纳贽仪八十一文,作为情礼相款之需。入教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持,再请求举行“上大启”仪式,焚化大启后,总持师授以修道法名,按“普道妙·传悟本宗,先天清静自圆光,仁存至善常观照,觉得真如万法空”二十八字排列辈份,同时授予“周天心法”,并告之《周天旋转乾坤秘诀》。

      函三派的入门规则有六条:一、“入门者以伦纪无亏、品行端正者,方为合格”。二、“入门者须得同三人以上介绍,必经掌教认可,方得焚启告天”。三、“入门者须就自己心病上,先呈《誓戒启章》,然后筮日斋沐介贽,行入门仪式。”四、“入门者于焚启告天后,宜恪恭静听掌教宣讲入门规则及存善省察工夫”。五、“入门者对于度世大宗师(林兆恩)行九叩首礼,对于掌教行三揖礼”。六、入门者须遵守入门规则,如有不正当之行为,介绍人应尽规劝之道,俏不悔改,既行斥退。

          三一教教主林龙江

      三一教是地方性的民间宗教,最初流行于莆仙方言区,全盛时期曾流行于福州、古田、闽清、平潭、建宁、武夷、邵武、光泽、宁化、江西、浙江、湖北、安徽、南京、北京、河南、陕西、山东等地,近代又流行海外东南亚地区和台湾,又辗转传入欧洲。在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美国等研究哲学的学者,对三一教很感兴趣,并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其创始人是林兆恩先生。

      林兆恩,字懋勋,号龙江,道号子谷子,自号心隐子,生于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七月十六日,卒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正月十四日,享年八十有二,莆田城内赤柱巷人,明弘治间(1488年-1501年)兵部侍郎、两广总制林富的孙子,唐九牧长房林苇之廿五世孙,闽林之四十一世裔,三一教的创始人。

      林兆恩出身于书香门第,官宦家庭,自幼聪颖,博览群书,刻苦钻研,学识渊博,品德高尚,热爱劳动人民,乐施穷人,反对迷信,否认有所谓“鬼神仙佛”,认为儒、道、释三教,本原是相通的,各立门户,互相排斥是错误的,提倡道、释归儒,儒归孔子的三教合一的学说,自成思想体系。三十岁时,他放弃科举入仕,求取功名的念头,专心研究宋儒和当时王阳明的“身心性命”之学,创立儒、道、释三教合一的学说——夏教于城内东山精舍,号称“宗孔堂”,即今“麟山祖祠”、“东山祖祠”,人们称他为“三教先生”,教徒们尊他为三一教主,夏午尼氏道统中一三教度世大宗师。

      他毕生致力于著书立说,著有《林子三教正宗传论》三十六卷、《夏午尼教》三十六卷、《夏总持经》三卷、《夏巩译经》三卷、《如来性经》三卷、《众妙玄经》三卷、《阳光普照经》三卷、《道统中一经》三卷、《最上一乘经》三卷、《洞玄极则经》三卷、《三一教主夏午尼诸经纂要》归卷、《经训》一卷等,并创“艮背法”,著有《九序心法》,还著有《醒心诗》等。晚年,他四出传教,足迹遍布全国及江西、江苏、浙江、湖北、安徽、河南、河北、广东、广西、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地。所到之处,均建有“宗孔堂”,单莆仙两地的“宗孔祠”就有千座以上。

      明嘉靖年间(1522年—1567年)倭寇祸害,他非常痛恨,积极主张抗倭斗争。在倭患福清时,他写《防倭管见》一议,未受官府和地方绅士采纳。在倭犯兴化时,他倾书家资,雇客兵守城,赈济灾民,卖田地造棺木以施贫民,又命门徒收拾遇难的尸首二万二千多具。倭后瘟疫中,他又献医献药,为百姓治病。其间,他以钱、米及草席施之。他爱国、爱乡、爱民的行动,深受人民群众的感戴,人民群众称他为“人豪”、“墨士”。

      林兆恩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抗倭的爱国者,是一个有着重要影响的历史人物。他的精神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每年正月十四的忌辰和七月十六的诞辰以及清明、重阳、冬至等节日,前来石门山墓道和东山祖祠礼拜者接踵而至,络绎不绝;教徒们在其墓前和堂上设坛做醮,诵经礼忏,规模盛大,既隆重又严肃。(陈文霖)

    {nextpage}

      一、林兆恩与三教合一论及其九序心法

      在罗清创立无为教69年之后,黄天道、东大乘教、西大乘数、弘阳教尚未出世之前的嘉靖三十年(1551年),一支称作三一教的最间秘密教派在中国东南沿海的福建莆田诞生,而它的创立者则是一位出身名门望族、且本人又是贯通儒、释、道的思想家,这就是被其门徒尊为二一教主的林兆恩。

      林兆恩,字忠勋,号龙江,道号子谷子、心隐子、混虚氏、无始氏等。福建莆田(今福建省莆田市)人。生于正德十二年(1517年),卒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享年八十有二。

      莆田林氏在福建是十分显赫的名门望族。唐代林披生有九子,同为刺史,世称"九牧林家"。林兆恩为林披长子林苇之后,世代居住莆田城东赤柱巷。林披十九代孙、林兆恩七世祖林洪,在明初建文间走上仕途。此后,这一家族在明代一共出了十一位进士,分别在京城与地方做官。林兆恩祖父林富,弘治十五年(1502年)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金都御史,总制两广。林宫与明代大思想家王阳明为挚友,两人的政治主张和哲学观点均相同。嘉靖十一年(1532年),林富致仕还乡,专门在东岩山设立讲坛,宣扬阳明心学。林兆恩父亲林万仞,以林富之功,"荫恩"太学生;二叔林万潮,嘉靖十七年(1538年)进士,官至赣州推官,以诗文卓著和对王学的推崇,被王阳明私淑弟子罗洪先引为至交。林兆恩兄弟三人,大哥兆金,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进士,官南京户部主事。

      林兆恩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受其熏陶,自然也以科举为显达门径,以功名为终极追求。他六岁人学,尚不开窍。十六岁时,其祖父林富致仕还乡,在祖父的教导与启发下,他开始了解阳明心学,并"文窍始通,下笔如流,撰博士家言,词锋景焕" 。十八岁时,"督学潘公演阅其试卷,评为见理之文,拔置高等补邑弟子员 。从此,他开始参加乡试,结果是连续三次名落孙山。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林兆恩已到而立之年。这时,他己是学富五车,"有声赘序间,如经义论表、传赋书辞,皆彬彬乎迈秦汉而上之,督学田公汝成、节推章公案,咸赏鉴其文,有《林生文略》传梓” 。是年八月,他第四次赴省城应试,仍是"发榜不与焉", 又一次落第。

      第四次落第,彻底打碎了林兆恩的科举之梦,从而改变了他日后五十余年的人生道路。他落第回归莆田后,当即放弃科举,"遍即三门",锐志于心身性命之学,"数年间,如痴如醉,如颠如狂,凡略有道者,辄拜访之、厚币之,或避逅儒服玄装,虽甚庸流,亦长跪请教" ,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排解胸中因仕途失意而产生的愤懑抗世之情,以求精神解脱。正在这时,出现了一位传奇人物,对林兆恩的思想转变发挥了重要作用,此人名叫卓晚春。

      卓晚春,福建莆田人。自号无仙子,亦号上阳子,人呼为小仙,是一位"言休咎事皆奇中” ,且行为放荡不嚣的云游道士,颇为当时民众推崇与敬重。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卓晚春来到林府,为林兆恩释梦,使林兆恩"豁然大悟 ,感到弃名学道己是命中注定。卓晚春又以"君家行善七世矣,君复弃名学道,广行阴驾,岂有不得道乎?!" 暗示机缘成熟,正可以名正言顺地专心学道,在祖德荫庇下,得道成仙。自此,林兆恩与营晚春结为方外游。数年间,他们"晨夕谈讨,纵饮行歌" ,"或出人于通衢大都,或群而笑之,或背而骂之" ,几乎形影不离,被世人目为"卓狂林颠"。

      嘉靖三十年(1551年),林兆恩在弃名学道五年后,自称"得遇明师,授以真诀" ,开始创立三一教。在他创教后的最初十五年内,除招收门徒,倡导三教合一论外,将大量精力用于协助官方抗击矮寇与账民救灾。

      矮寇是明代侵扰我国东南沿海数省的日本海盗集团,嘉靖后期,最为猖撅,福建莆田、仙游、福清一带深受其害。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四月,数千矮寇攻围福清,乘胜进逼莆田城下,形势十分危急。当时,正好一队广东兵换防路过莆田,驻在城里。林兆恩"乃告诸缙绅,与广东兵契约千金,不论首级,以退虏全城为功,合郡壮之,至寇退。" 矮寇退兵后,广东兵遂按约索赏,一些缙绅因其在击退倭寇后到处掠夺百姓财物而拒付赏金,林兆恩虽"予之百金",但广东兵仍不满足,以至兵乱。"执教主于演武场,榜而击之,强教主领诸爽约缙绅家索谢。教主神色不变,从容谓之曰:"昔与汝等许盟千金,以图安此城也。今矮寇既退,汝等复肆遍掠,是乱之也,乌可哉?吾宁死不忍为也。’诸缙绅闻之,感激教主之言,乃鸡金偿之,广东兵始释教主归,身悉肿痛" 。此事影响很大,莆田人民把全城之功归于林兆恩,赠送"一券全城"彩帐以感谢之,养院樊献科也赠送"尚义"口额以褒扬之。

      在抗倭斗争中,林兆恩的另外一个重要行为是收尸礼葬。嘉靖四十年(1561年)至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倭患频繁,加上瘟疫流行,莆田、仙游一带死者相枕,白骨遍野,走马上任的郡守易道谭"闻积尸盈野",竟"驻车福清,不敢茬任" ,置百姓死活于不顾。林兆思再次挺身而出,两次变卖田产,毁家纤难,组织门徒先后六次收埋全尸者三千余具,积薪火化者二万余数,以致巨万家产耗费殆尽,到隆庆年间,林兆恩经济拮据,不得不接受门徒赞助。林兆恩的义举,便其名声大振,受到当时与后世的交口称赞。

      进人隆庆年间以后,林兆恩虽然仍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如募建修蔓寺观宫庙、桥梁塔剎、赈济灾民等,但将主要精力转向传播三一教,足迹几乎遍及八闽,还多次往返于江西、浙江、广东、南京等地。万历十四年(1586年),林兆恩己年近古稀,从此再也没有到外地传教,大多隐居在莆田北山或在家整理平生著述。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冬,林兆恩病重。翌年正月十四日寅时,拱手而逝。

      林兆恩博学多才,学贯三家,著述颇丰,洋洋洒洒有百万余言。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开始,至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去世,林兆恩几乎每年都有著作问世。隆庆元年(1567年),林兆恩第一次将生平著述汇编成集,名曰《圣学统宗》,三十余卷。此后,不同版本的总集相继问世。据林国平、教授考证,国内外现存不同版本的林兆恩全集有十六种,其中有代表性的如下:1.《林子圣学统宗三教归儒集》四册, 日本尊经阁文库藏;2.《林子分内集?三教分摘便览》十册六十二卷, 日本间野潜龙藏;3.《林子全集》二十册四十卷,日本内阁文库藏;4.《林子全集》三十二册一百一十二卷,日本学习院藏;5.《林子全集》四十八卷,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藏; 6.《林子全集》四十一册,北京图书馆藏;7.《林子会编》三十册一百一十八卷,北京图书馆、南京大学图书馆藏;8.《林子三教正宗统论》三十六册,福建师大图书馆,莆田、仙游、台湾民间均有收藏 。在这些卷帙浩繁的著作中,林兆恩阐述的核心内容,就是三教合一论,这既是林兆恩立教的理论根据,也是他招收门徒,扩大教势的思想旗帜。

      林兆恩的三教合一论,是在继承唐代以来三教合一思想的基础上,以明中叶兴起的王阳明心学为指导,通过对三教经典的重新栓释,不仅克服了三教之间原有的严格差别,而且冲破了三教之间的门墙壁垒,将唐代以来三教合一思想从不彻底的、外在的统一转向彻底的、内在的统一,从而建立起一套以儒家的纲常人伦为立本,以道教的修身炼性为人门,以佛教的虚空本性为板则,以世间法与出世法一体化为立身处世准则,以归儒宗礼为宗旨的三教同归于心(天然自足的本心)的思想体系 。像这样庞大而完整的思想体系,在历史上还从未有进。因此可说,林兆恩的三教合一论,既是唐代以来三教逐渐融合的必然产物,也是唐代以来三教合一思想的集大成者。

      林兆恩把毕生精力投入到三教合一论的倡导上,为了宣明三教合一之旨,他『个人利益得失于不顾,"栖栖皇皇,不遑宁处"数十年,"不惟不恤是非,亦且不恤荣辱;不惟不恤荣辱,亦且不恤利害。凡有所为,茍有尚于心者,真有一家非之不顾,一国非之不顾,天下非之不顾矣" 。

      如果说林兆恩创立的三教合一论,是从思想上教化群众的话,那么他创立的九序心法则是从实践上引导群众走向他构建的三教合一论的精神王国。

      九序心法是林兆恩创立的一种修身养性的方法,由九个逐渐深化的修持程序组成,因是围绕着"心"这一本体展开,故名"九序心法",或简称"九序"。林兆恩将这套修持方法说成是儒家秘密心传法门,故又称"孔门心法"。又由于九序心法的首序为"艮背",或径称九序心法为"艮背法"。

      九序心法依次是:一序,艮背,以念止念以求心;二序,周天,效干法坤以立极;三序,通关,支窍光达以炼形;四序,安土敦仁,以结阴丹;五序,采取天地,以收药物;六序,凝神气穴,以嫡阳丹;七序,脱离生死,以身天地;八序,超出天地,以身太虚;九序,虚空粉碎,以证极则。九序心法虽然融三教修持理论和方法为一炉,但基本成分是道教的内丹法。林兆恩认为,循九序修炼,可以使"性命"与宇宙的虚空本体相契合,常存不火。于是,林兆恩通过九序心法的传授,达到了让群众体悟三教合一论的目的。由于九序心法在实践中确有类似传统气功的怯病延年之功效,所以一经流传,便立即得到三一教徒的普遍欢迎与虔诚奉行。

      二、林兆恩传人与三一教兴衰

      林兆恩在创立三一教后的最初十五年内,即从嘉靖三十年(155i年)到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是以"山人"自居,扮演着教书先生的角色,其门徒大多是莆田、仙游一带颇有声望的诸生,如黄州、黄大本、黄封、林光居、林光谐、黄辉阳等。林兆恩除了向门徒传授三教合一论外,更重要的是讲解四书五经,督促"诸生肄习举子业" 。虽然他自己绝意仕进,但并不反对其门徒进取科举,反而加以鼓励,认为举业与学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因此可以说,这一时期的三一教尚是一个以读书人为主体的学术团体。

      隆庆元年(1567年),林兆恩宣称自此以后不再督促诸生肄习举子业,而要将主要精力从事传教活动。于是,自隆庆元年(1567年)始至万历十三年(1585年)止,林兆恩每年都要离开莆田,到福建各地或外省传教,使三一教的影响从莆田、仙游一带,扩展到江南大部分地区和江北一些地区:,其信徒成分也由最初的读书人扩大到社会各阶层群众,如农民、商人、手工业者、渔民以及僧侣、道士等。 林兆恩在传播三一教的过程中,被其追随者不断神化,逐渐由原来的讲学者、教书先生、慈善家、隐士演变为万众奉祖的宗教主。隆庆六年(1572年),福建邵武的信徒就把林光恩奉为神明,"人人肖像以祀" 。万历十二年(1584年),其信徒尊称林兆恩为"夏午尼氏","二者,大也;午者,正也。言今纲维午运,林夫子应运而生,倡明三民大中至正之道而一之者,教之所由始也。"尼"者,是模仿孔子字仲尼、老子字清尼、释逝字牟尼而言,把林兆恩抬高到与孔、老、释迎同等地位。万历十五年(1587年),浙江方士扶驾画三教合一图,诡称:"近诸神朝天见玉皇天尊,所事者乃三教合一像,即今之三教先生也,可传把之。" 林兆恩门徒朱有开遂刻印林光恩画像,供人祭祀,"至是门人始称教主曰三一教主" 。与此同时,供奉林兆恩的三教桐堂也陆续建立。据林国平教授考证,仅万历十二年(1584年)至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林兆恩门徒就在今福建莆田、仙游、福清和江苏南京建有三教词堂十九座。由此可以说明,这一时期的三一教已开始由学术团体向宗教方面转化。

      三一教真正由学术团体转化为民间秘密教派,是在林兆恩去世以后,由林兆恩传人完成的,时在明末清初。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林兆恩亡故后,三一教立即分裂为两大派别,分别从各自的立场继承和发展了林兆恩在学术与宗教两方面的理论遗产。一派以林兆珂为代表,从学术立场上继承了林兆恩的理论遗产。

      林兆珂,字懋忠,又字孟鸣,号榕门。林兆恩堂弟,早年追随林兆恩,修习三一教。万历二年(1574年)进士,官至大司寇、安庆太守等。晚年告老还乡,仍热衷于三一教事业,编辑《林子全集》;《午尼真蹄》等。这一派把林光恩看做有成就的理学家,对三一教徒的建祠之举、设蘸之科及土偶之设等宗教迷信活动公开予以抨击。他们还针对林兆恩去世后,"年谱竟传,乃目录蚀真,风闻袭误,神其事者可骇可愕"的现实’ ,组织人力,编辑印行《林子年谱》,力图恢复林兆恩的本来面目,引导信徒"窥三教之大,而寻宗孔之原" ,表明在他们的心中,林兆恩不是宗教主,而是学问家或教书先生。由于这一派恪守三一教创立初期的学术传统,因此只是在知识界有些影响,难以为一般群众所接受,在民间影响不大,入清以后,便湮没无闻了。

      另一派则从宗教立场继承林兆恩的理论遗产。他们奉林兆恩为三一教主,尊三一教为"夏教",进一步发展了三一教的宗教哲学和宗教伦理,完善了三一教的教规、教仪、教阶制度。由于这一派使三一教进一步宗教化,因此能在民间扎下根来,拥有众多的信徒,成为三一教发展的主流,并一直延续至今。这一派当中最有影响的有三支: 一是以陈标、王兴为首,倡教于浙江新安、安徽黄山、江苏金陵、福建福州等地;二是以张洪都、真懒为首,倡教于江左、江右、南直隶、金陵等地;三是以卢文辉、陈衷输、董史为首,在福建各地传教,这一支影响最大而且深远。卢文辉(1564 -1618)是林兆恩的嫡传弟子,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遵林兆恩遗嘱,主持三一教,门徒尊为"夏心尼氏统承中一三教嫡传大宗师";陈衷瑜(1589-1655)为卢文辉弟子,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承卢文辉遗命,主持三一教,门徒尊为"明道开教继承中一三教再传大宗师";董史(1624 -清康熙年间),陈衷瑜弟子,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承陈衷瑜遗命,主持三一教,时称"三教三传弟子"。他们三位均为莆田人,又均为颇有才华的知识分子,亦均放弃举业,为传播三一教献出了毕生精力。

      林兆恩的这些嫡传弟子与各支传人,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使三一教转化为民间秘密教派。

      首先,全面神化林兆恩,其手段是通过编写林兆恩年谱、传记、实录、行状等书,将林兆恩变成一个顶礼膜拜的宗教偶像,其中以《林子本行实录》最有代表性。该书是经过林兆恩的嫡传弟子卢文辉、再传弟子陈衷瑜、三传弟子董史三代传人才编写出来的,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付梓。该书全称《夏午尼三一教主本行实录》,书中一概称林兆恩为"教主"或"三一教主",对林兆恩进行了一系列神化。如把林兆恩出生于正德十二年丁丑说是应证了"丁丑之岁,弥勒下生"的古谶,其母李民是"梦丹轮明月飞升帐中,遂娠焉。"林兆恩出世时,"人见司马第李民所居之房,祥光烛天,异香袭人。"又如宣扬林兆恩创立三一教,除了"得遇明师,授以真诀"之外,"复得孔子仲尼氏梦中授以《鲁论》微旨","嗣是而老子请尼氏通之以玄,释迹牟尼氏悟之以空,而教主始言三教矣"。后来弥勒佛、释迎佛、钵恒多尊者相继下凡,与林兆恩会晤,或密传动法,或授以法权。又如把林兆恩描绘成一个能超度鬼神、解冤释结、书符驱魔、法力无边的神仙,说他书写的符箓所向无敌,"凡邪魔鬼怪,急难风波之险,奉之者无不大彰应验"。林兆恩所到之处,妖魔鬼怪也"群趋而避之"。再如编造林兆恩去世时,"天乐铿锵,金光显焕",是孔、老、释逝请他到天上"主持三教,普度法门"。诸如此类的宣教,在该书中随处可见。

      其次,发展林光恩的宗教观,其手段也是通过著书立说,将三一教彻底拉入民间秘密宗教领域。一是恢复了佛教的业报轮回教义。卢文辉编着了《龙华三会忏文》,在该书《开忏颂》中,卢文辉说每个人由于"夙业之牵缠",故有"千端罪垢"、"万钟惩尤",而堕人轮回,不能解脱。因此,"欲荡涤以自新",就必须皈依三一教,"投诚而忏悔,恭对金容,一心顶礼"。二是吸收道教符箓源的某些道术。卢文辉等传人一改林兆恩在世时反对道教符箓源的思想与做法,不仅宣扬羽化飞仙的道教说教,而且将道教的符箓、咒语、建蘸等道术引入三一数中。明末清初,三一教中流行有"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及"吾志在三教,此心满六虚"的符箓,并编造说这些符箓是林兆恩亲笔书写,灵验无比。卢文辉甚至认为建蘸也是"三教中之一事也",命陈哀瑜编辑《三教龙华蘸祷》、《兰盆科仪》、《忏悔科仪》等建蘸科典,"在在奉行,其应如响吧。陈衷瑜临死前,把董史等人叫到床前,教给他们"炼魂之法",嘱咐董史"于某日设蘸,送我归真" 。

      第三,充实三一教仪规,主要表现在入教仪式、讲经仪式和规则以及教规三个方面。在入教仪式方面,入教者须有一名三一教徒引进,经掌教师同意后,选择吉日在三教词堂举行入教仪式。入教者须当空焚烧一张"入门启章",之后,掌教师宣读"入门须知",接着入教者誓言:"三纲五常为日用,入孝出弟为实履,士农工商为常业,修之于家,行之于天下。"并发誓要勤行九序心法,日搜已过,痛自忏悔,便可成为正式三一教徒。在讲经仪式和规则方面,教徒于每月初六在各自所属三教词堂集会,并请一名有修养的教徒讲经。讲经前,要在三一教主塑像前供奉香、烛、果、疏告,举行"谒圣仪式",向三一教主等神像行礼,全体朗诵"三一教主训言"。讲经时,"应肃静听宣听讲。。上午讲经结束时,全体朗诵《醒心诗》。下午继续讲经,仪式如前,只是在讲经前,增加了宣读《告天疏稿》。在教规方面,将林兆恩生前劝勉门徒的"敬辞"、"听辞"、"戒辞"、"勉辞"和"五切不可示戒诸生"作为三一教规公诸于众 。除此之外,还有每日持不迂斋一餐,平常戒杀生,保守教内秘密,不得忘师背祖,不得败坏教门道规等条款。

      第四,新建大量三教词堂。据林国平教授考证,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至崇祯十年(1637年),林兆恩传人又在福建境内的莆田、仙游、福州、吉田、闽清、辽宁、闽县、惠安等地,新建三教词堂二十余座。在福建省外,新建的三教祠堂也相当多,且分布范围广,如南直隶休宁府默林渡,江苏松江府与金陵、江阴等地,浙江江山县,北直隶顺天府等地,都有新建的三教伺堂。这一时期新建的三教祠堂不仅数量多、分布广,而且规模较大。如卢文辉建造的莆田涵江瑶岛三教祠:"选胜于荔根山之下",庙貌巍峨,宫墙广大,真无以复加矣。其东西隙地,布龙眼百余株,前后荔树夹道者十余种,贮为春秋祭把。崇祯甲申岁,再传陈子于是重辟门墙,广其庭而凿其池,筑其台而架其桥,则外作五彩长墙,以护其宫之广。至顺治己亥秋,余(董史)于荔根山之颠建宫祖孔子、老子、释迎,以溯道脉之原,明三教合一之旨。" 三教祠堂内的神像也由原来的林兆恩一座,逐渐增加到三座。万历四十年(1612年),"重整授教堂,名曰结经馆,塑教主宝像于其中,卢子(卢文辉)从旁配之" 。康熙二年(1663年>,"榕城诸子建词于犀山,特祀林子,以嫡传卢子、再传陈子(陈衷瑜)分配于东西" 。

      经过林兆恩传人的苦心经营,三一教获得迅速发展,到明末清初,已经成为一个教势跨越福建、江苏、浙江三省,并远及北直的大教派。然而,好景不长,在清朝政府严禁各种"邪教"的铁血政策下,三一教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遭到查禁,"诏拆毁三教祠" ,一些三教祠堂改名文昌阁或玉皇阁得以幸免,还有一些三教祠堂改名书院赖以保存。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清廷再次禁止三一教,林兆恩著作也被列人禁书遭到焚毁。经过两次打击, 三一教从兴盛急剧走向衰微。福建省外的三一教均已氓灭,只有莆田、仙游一带的三一教,因群众基础雄厚,得以潜伏下来,在民间秘密流传。

      19世纪中叶,清政府内外交困,无暇顾及各种"邪教"活动,于是在民间秘密流传了一百多年的三一教,在以陈智达、梁普耀、刘开怀为代表的三一教传人的努力下,于清末民初又在莆田、仙游一带公开流行起来,并随着海外移民传人我国台湾省和东南亚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当地华人世界传播,至今不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