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台胞林念生教授的莆田乡村教育试验

    台胞林念生教授的莆田乡村教育试验

      5岁从莆田去台湾,30岁从台湾去美国,68岁从台湾回大陆,今年已年逾70的莆籍台胞林念生的莆田情感浓郁如酒,他一口标准的莆田方言总是让人大为惊讶,他毅然在莆田华亭后角村建房隐居的行为,比莆田任何一位宣称热爱家乡山水的文化人都要坚决……更让人敬佩的是,这位大半辈子在台湾生长、在美国生活的留美博士、著名教授,却在三年前的暑假,开始了一项“看起来微小,却接近于奇迹”的莆田乡村教育试验……

      后角故事:

      台胞林念生教授的莆田乡村教育试验

    点击查看原图

    2011后角暑期补习班结业合影。

      人物印象>>>

      白描林念生

    点击查看原图

    清和温润的林教授。

      十天前,林念生还坐着汽车绕蒙古大草原狂奔,因为由1970年代留美爱国人士组织的“台湾同学会”三十周年庆正在此活动,而其中不少正是他最近拍摄的纪录片《保钓运动与两岸关系》的主要采访对象;可是昨天下午他却以七十岁的高龄跳入自己家刚换过水的大鱼池里,跟莆田后角村的四五十个小朋友玩起了打水仗。以一个人的力量将这么多小朋友打得落花流水,这是他今天下午最得意的事,所以打完水仗后他并不急着去冲洗,而是一脸老顽童的样子,点根烟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这些个手下小败将们灰溜溜地回家换衣服。

      除了纪录片导演和打水仗常胜将军这两个身份,林念生过往的70多年的身份还有:台湾摇滚乐DJ、美国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博士、台湾世新大学校长、台湾朝阳科技大学教务长和传播艺术系主任、香港浸会大学首席讲师、厦门大学传播学院教授、莆田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莆田后角村学生补习班老师。他最看重的是最后一个身份,“因为博士和教授有很多人可以做,但后角村的补习班老师目前还没有人可以接班。”这也是他最忧虑的一件事。

      想了解这个老顽童并不是件困难的事,他既有美国式的开朗幽默,又有知识分子的秉直和健谈。他5岁随家人由莆田去台湾,30岁去美国读博士并留在美国教书,后回台湾任教至退休。68岁后回大陆,令乡亲和他自己都吃惊的是,走进莆田城,一开口竟是标准的莆田话;在大学的课堂上经常会看到他手抱吉他、摇晃着身体为同学们上摇滚乐欣赏课程,也会看到他带着一脸严肃地对西方媒介文化进行批判;他也从不讳言自己台湾生长美国生活却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老家莆田后角村,他为自己建了个小院子,楼下是他的家庭图书馆,现在放了几张小课桌,是初一初二学生上课的地方;小学生人多,课堂就设在客厅里,鱼缸上面架个小白板。他办学理由只有两个:一是马路上运砂石车子太多很危险,农村的孩子们暑假没地方去,给他们找个玩的地儿;一是农村小学的师资太弱,升入初中后很难跟城市孩子竞争,他着急。

      某日下午他去菜市场买水果,一个大妈认出他来,跟市场的人说,就是这个“叔公”免费为村里教书,整个市场的小贩都围过来跟他说话。他们说:“世界上还真的有好人啊!”同行的朋友都很感慨,林念生呵呵一笑:“他们没想到现实的世界中还有像我这样不现实人吧。”

      对于俗世,这个老先生有自己的方法论。

      人物访谈>>>

      博士的乡村教育试验

    点击查看原图

    林念生教授正在为后角村小朋友上课。

      林念生的朋友都是比他年轻的学者,但都亲切都称他为“阿念”,他们对他的一致评价是这个老头是个理想主义者——

      谭:你回大陆是应厦大邀请担任传播学院教授,自己也到七十岁的年龄,缘于什么要义务办农村补习班?

      林:我跟村民很少接触,有一邻居听说我留美,就说出钱让我帮他要升初中的女儿补英语,我答应了,但有两个条件:一是不能给钱送东西,二是村里其他升学的小朋友都可以来。小姑娘帮我一下招来了十几位,这下我就很忙了。当年这位小姑娘就考入莆田较好的南门中学,令我很开心。后来我了解到村里的小学没有教英文,而城市小学三年级就开始了,农村孩子想要改变命运从开始就落后一步,于是第二年暑假我干脆接着再辅导下一届的小学生,已升初中的也接着辅导;最重要的是暑假天气很热,这么长的时间小孩子们没地方去,不如将家里的小院子开放了,让他们玩;第一年有17个学生,第二年有40多个,今年是第三年,有60多个。我将他们分为初中和小学两部分,初中重在补,小学重在玩;上午上课为主,下午玩为主;课程分英语、数学、语文、历史,有义工的时候同时上这些课程,没有的时候我就分时上课。别小看这些义工,来这里的义工不少是博士,高校学者。

      我一直从事高校文化传播教育,现在只是试着以自己的教育资源在有生之年做一些农村教育实践,名利于我皆为浮云。

      谭:你的乡村教育实验给你带来了什么?

      林:哈哈,我更忙了,家更乱了。小朋友们很吵的,打坏了我收藏的不少东西,但这又给了我教育他们的机会,关于一些安全的知识和做人的道理都是在这些纠错的过程中完成教育的。

      还有一个很大很有意思的的变化,我刚来的时候,后角的村民觉得我是台湾人,跟他们买任何东西都是正常交易的好几倍,我当了好多年的冤大头,呵呵。但是从我办这个补习班开始,那些村民都会主动上门帮我维修电路、嫁接果树、做卫生,还不肯收我的钱。

      谭:你的朋友说你是个理想主义者,你的乡村教育的理想是什么?

      林:呵呵,只能说我是个有信念的人吧。关于乡村教育,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点,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如果能影响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为乡村教育做点实事,使其成为一个面,那是再好不过了。希望我的身体状况能允许我每年夏天都能为小朋友们做点事,一直陪着第一批来补习的小朋友进入大学,想远一点,希望我今天给予这些孩子们的知识和价值观,能在他们未来的成长过程中产生影响。(本专题特约撰稿谭雪芳系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生,今年暑期长驻后角村任义工。) 谭雪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