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歌曲《两岸一家亲》乐评

    歌曲《两岸一家亲》乐评

      “两岸一家”是一个具有鲜明的主旋律色彩又有扎实的民间情感基础的主题,以此为题创作歌曲,容易陷入过于强化主旨而失之真,过于贴近现实而弱于力的尴尬境地,如何协调二者,是成功的关键。由两岸音乐人联袂创作、荣获“唱响中国”福建赛区优秀作品第一名的歌曲《两岸一家亲》无论歌词和音乐都实现了这一点:将强大的意义融化为质朴的情感,将平实的现象升华为高尚的追求。

      《两岸一家亲》是由莆田市湄洲岛管委会主任唐炳椿作词,台湾歌手、音乐创作才女彭立作曲。致力于将湄洲岛打造成世界妈祖文化中心的唐炳椿先生,曾创作过许多宣传湄洲和妈祖文化的歌词,其中六首已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来自台湾地区的彭立,是一位能写,能唱,能制作的全才型音乐创作才女,曾经担任两岸闽南语歌曲、歌手大赛评委。

      《两岸一家亲》这首歌曲是A +‖: B :‖的带有重复的二段式结构。

      A段由三个乐句构成:a(第1小节——第5小节)+ b(第6小节——第9小节)+ b’(第10小节——第13小节)A段是叙述式的段落:

      “一个大门分两扇,进进出出一家人。一道海峡连两岸,世世代代一条根。无论家里无论家外,血浓于水情意深。无论此岸无论彼岸,同宗同祖中华魂”。

      “一个大门分两扇,开开合合一股劲。一道海峡连两岸,说说唱唱一个韵。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手相牵力千斤。无论这边无论那边,同文同种中国印。”

      这个乐段中,旋律柔美婉约,娓娓道来似的,歌词如叙述家常一般,带给人一种情深意切的感动。歌曲是歌词与音乐这两种艺术形式的结合,也是两种语言的结合。歌词易定向表达,音乐则是非定向表达,并以抒情见长。歌词与音乐的融合与否,决定着作品的感染力。第一段歌词以“人”、“根”、“深”、“魂”为韵脚,第二段歌词以“劲”、“韵”、“斤”、“印”为韵脚。“一个大门分两扇,进进出出一家人”是渗透了词作者艺术个性的虚构情景,为听众营造了可见可感、真实动人的“家”的情境。“开开合合”、“进进出出”,日常经验,情感朴素,歌词语言平实但有诗韵,对“家”直感清晰的表达,如同一幅幅生动的生活画面展现在我们面前。如果说余光中先生的名作里“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给人无限的思念与感伤,那么这首歌里的“一道海峡连两岸”、“无论家里无论家外”、“无论这边无论那边”则带给我们无限的亲切和向往,这也是两岸共同的情感诉求;“开开合合一股劲”、“心手相牵力千斤”,词作者心中那股骨肉同心的愿望是如此的真切和坚定。整首歌曲的旋律基调,都充满了希望、活力与深情。“情意深”在旋律走向上,是一个七度的大跳,到小三度音程的下行,强调了情意之深;“同宗同祖中华魂”和“同文同种中国印”的旋律,是A段旋律与B段高潮的过渡,高亢有力的旋律成为高潮的推进与铺垫。曲作者进行音乐创作时,以丰富的想象力和音乐构思展现歌词特定的内容,运用音乐手段使诗情乐语走向和谐。

      情是一切艺术之本,更是音乐之魂。歌曲的可感性,是形象内容的表层,蕴藏在深层的,还有思维和感情。音乐与情感共同构成了作品丰富多彩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B段由a(第14小节——第17小节)+ a’(第18小节——第22小节)构成;反复的B段:a(第23小节——第26小节)+ a’(第27小节——第32小节)。B段是抒情式的乐段,也可谓是高潮段落:

      “啊,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只要我们携起手,骨肉同胞不离分。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只要我们献出爱,华夏故园更温馨。”

      “啊,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只要我们抱成团,炎黄子孙震乾坤。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只要我们勇向前,神州大地满眼春。”

      这一抒情乐段的节奏韵律充满了动感,激动人心。蕴藏在词曲作者心中的万丈豪情,在这个高潮的乐段里喷涌而出。高度凝练的语言,琅琅上口的歌词,展现了词作者的文学功力和个性色彩。激情昂扬的旋律,弱起小节的规整式节奏进行,渗透着曲作者的创造力。萦绕在耳边的“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回响不绝,词曲神妙地融合在一起。“炎黄子孙震乾坤”,这是何等的豪迈,“只要我们勇向前,神州大地满眼春”饱含着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自信和骄傲。整个乐段的歌词畅快淋漓,音乐高昂激越,具有强烈的鼓动性,使人情不自禁跟着唱起来。音乐的直观性、形象性、情感性在这一乐段中得到充分展现。

      《两岸一家亲》是为“唱响中国——群众最喜爱的新创作歌曲征集评选活动”而作,是为广大的群众而作,其优美流畅、简洁明朗的旋律和工整押韵、脍炙人口的歌词,充分体现了歌曲为群众所认同、易于传唱的追求。而究其立意,此曲追溯了海峡两岸同文同种同根的文化渊源,表达了两岸热爱和平的真诚心愿,唱响了两岸和平发展的主旋律,且升华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这正是全世界中国人的百年梦想和不懈追求。实现“三通”后,两岸迎来了一个大交流、大合作、大融合和大发展的崭新局面。《两岸一家亲》倾注了两岸音乐人的主观思考和人文关怀,揭示了蕴含在音乐作品中的历史感,引起两岸听众呼唤和平、共同发展的心灵共鸣。一部作品的价值,最终是叙事内容层面和深层精神内涵的高度完美的结合。《两岸一家亲》直抒胸臆、平实真切且内蕴丰富、意味隽永,展现了诗情乐语的和谐统一、歌曲与情感的和谐统一,音乐创作与时代意义的和谐统一。真诚地希望这首歌曲能唱响两岸!唱响中国! (文/ 厦门市台湾艺术研究所 李晖)

    ——————————————————————————————————————————————

      时代的呼声 两岸的祈盼——评歌曲《两岸一家亲》

      每个时代,人们所处的社会生活、政治环境、经济条件的不同,必然会形成不同的心灵诉求习惯和情感表达模式。“唱响中国”新歌征集评选活动可以说是应我们这个时代民众的心灵诉求习惯而产生的情感表达模式之一。它不分专业与业余、不分官方与民间,只有能够反映这个时代的呼声和表达民众的情感和审美需求的作品才能入选。在参评的作品中,关于两岸的题材并不少,但由闽台两岸艺术家共同参与、共同创造且谈得上优秀的歌曲可谓是凤毛麟角。而唐炳椿作词、彭立作曲的歌曲《两岸一家亲》就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首。这首歌从全国各地18132首新创歌曲中脱颖而出,入围36首初评作品,并将角逐下一轮评选。

      《两岸一家亲》歌词共分五段,第一、第三段歌词均以“门分两扇”和“海峡连两岸”、“同祖同宗”、“中国印”、“中华魂”等来阐述两岸自古以来就存在着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连、法缘相循的不可否认事实,倾诉了两岸一家人的永恒主题,寄予了作者对两岸能一致对外,携手共创未来祈盼。第二、第四、第五段歌词围绕全曲的核心“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的循环重复,以排比的手法将两岸民众心灵深处那种质朴而真挚的亲情一次次的强调,并用“只要我们勇向前,神州大地满眼春”歌词中以合唱的形式将这种呼唤式的情感推向歌曲最后高潮。

      从歌词来看,《两岸一家亲》结构严谨,句式结构对称规整,无论是七字句、八字句还是五字句,都采用句句双的句式结构;每两句的句尾韵脚押韵相协,节奏韵律朗朗上口,便于记忆;语言用词平实精炼、含蓄古典;词意风格宏观大气,感情真挚。

      《两岸一家亲》的音乐结构为 三段式,曲式图如下:

      段结构     A段(四句体)    B段(两句体) B段(两句体)

      句结构   a a1   b b1        c c1           c c1

      调结构   主调   属调        主调           主调

      旋律手法  同首异尾

      从音乐结构看,A段为四句体,旋律,分a a1、bb1两对上下两句,aa1在主调上,bb1在属调上,两对构成主属转调关系,都采用同头异尾的手法。

      B段为副歌,与A段形成结构上的对比,将八句歌词配以同头异尾的上下两句旋律,突破了原有的曲词同步的框架,但调性回归并保持在主调。在A、B两段反复两遍后,副歌反复第三遍,以男女声合唱形成第三段,将全曲的情绪推向高潮。

      从旋律语言看,全曲均采用oxx xx 或ox xx的后半拍起拍的节奏,以及除了第二句句尾有较明显的拖腔外,其余均采用一字一音的旋律,贴近于歌词声调的律动,呈现出鲜明的口语化音乐特征。在旋法上,A段第一、二句前半句的句尾向上四度折回,下半句句尾下行级进。第三、四句起句以级进上行,句尾曲折下行,与前两句有逆行的意味。B段旋律气息幅度扩张,旋律仅用了5613四个音,强化了“两岸一家亲,中华心连心”的主题律动,突出了全曲的核心内容。谱例如下:

    点击查看原图

      副歌主导句的循环再现,强烈表达了两岸民众心灵深处的情感诉求和时代的呼声,并将这种诉求与呼声用简洁优美而个性鲜明的旋律语言和通俗时尚的音响效果加以强调,使得词曲能够一下子抓住听众的耳朵,激发起听众的心理共鸣,便于传唱和普及。

      《两岸一家亲》背景音乐部分由引子、主歌与副歌构成,可划分为三个色彩层,即主旋律歌曲交响乐队与女声合唱的音响层,传统戏曲胡琴音色层和台湾当下流行的节奏元素与流行电声乐队音响层,这三层在引子、主歌和副歌的三个部分中各有所显。引子突出传统戏曲胡琴音色层,在主歌部分淡化为背景,突出主旋律歌曲交响乐队与女声合唱的音响层,间奏部分极大的突出了流行的节奏元素与流行电声乐队音响层的风格因素,并将这种风格延续到副歌部分。背景音乐个性强,艺术品格高洁,颠覆了传统单一风格语言,将传统戏曲、主旋律交响乐队效果与台湾时尚流行与电声音响揉合成一体,将时尚与传统,古典与现代审美的多元化结合,反映了大陆与台湾两地艺术家审美的高度融合。浓厚的传统戏曲胡琴音响承载着两岸之间厚重的历史情感积淀,也见证了两岸风风雨雨的历程。背景音乐的多元融合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或许是希望两岸能放弃各自的成见,朝着共同的理想奋进,或许是民众内心深处凝聚着的情感呼声,无论面对任何艰难困苦,两岸民众的心始终融合在一起。

      《两岸一家亲》是由唐炳椿和彭立从海峡两岸的各自角度自发创作的,代表了两岸文艺工作者及两岸民众的时代呼声。这首由福州指导、莆田中转、台湾录音、北京录音棚整理合成的两岸四地共同合作创作的歌曲,经两岸男女歌手共同演绎的歌曲,写在大陆与台湾,从隔离对峙了三十多年以后走向大三通的今天,写在两岸政治、经济、文化交流频繁,民间往来络绎不绝的今天,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和现实的政治意义,它集中体现了两岸民众心灵深处对“两岸一起亲,中华心连心”真实情感,反映了两岸文艺创作者的共同祈盼,抒发两岸民众的共同心灵诉求,有特别的价值,也饱含着作者对两岸未来的憧憬、祝福和渴望。

      这首仅用了短短48天写出来具有丰富情感的作品能够一经播放,马上在两岸媒体引起很大反响。1月24日,台湾央视电视台、中天电视台、东森电视台和TVDS电视台均有播映和宣传这首歌曲。台湾作曲家彭立还被大陆中央电视台的文化视点邀请至现场教唱这首歌。经两岸传媒的宣传播映,这首歌已传遍海峡两岸,深受两岸民众的喜欢。(文/曾宪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