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石室砖塔断想

    石室砖塔断想

    点击查看原图

      城西两公里外,乡人皆知有莆田二十四景之一曰石室藏烟。

      山道蜿蜒,拾级而行,十余株百龄老杜枞状若虬龙,浓阴匝地,遮天蔽日。道左巨石, “伏虎岩”三字篆刻,遒劲有力,气势非凡。逶迤而上,这座石室砖塔就屹立于大雄宝殿侧后。远望去,在凤凰山腹地翠绿的背景上,砖塔犹如一柱巨无霸的竹节钢鞭擎天,又似耸峙大地的巨型惊叹号,令人遐思。

      驻足山门广场,向北仰望这幅孑遗的水墨丹青,明代四角七层的空心砖塔,显然已经老迈,岁月将砖石风蚀陆离,时光将塔角翘檐损破掉缺。它的残存,让人感受一段凝固了的历史印痕。我无意向天再借五百年,去探幽索微地考证出六百年前砖塔是因天灾雷火还是人祸兵燹而顶盖飞逝的,我想,谜亦迷人。我只看到古塔裸露的嶙峋铁骨,在光阴荏苒中承受着大自然的磨难,抗击着人世间的劫难,古拙宁静地远离尘嚣。

      古人赞云:“巍巍一柱默无声,竟有山榕塔顶篷。探月祈天勤问计,安民佑世注痴情。”

      的确,我更兴趣的是塔顶上那棵茂盛的山榕,仿佛顶着一朵绿色的云,坚守在这一片晴空丽日之下。葱郁如盖,树叶纷披,撑一团墨绿、四季啸歌。那树从何而来?大概比较大的可能是小鸟衔上种子,或是小鸟吃下种籽屙下的。这也许无从查考,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这棵挺拔巅顶的树,这六百年的砖塔,才有了君临天地的葱茏生机和蓬勃气息。

      和风拂来,我听见塔上鸽子们的咕咕鸣叫,呼朋引伴,此起彼伏。还有盘旋空中的,悠游地扇动翅膀扑将而去,呼呼生风地翱翔于我的头顶之上,自由自在。

      我立马有了一种寻觅的冲动,这时,我突然发现砖塔中有鸽子窝。后来顺便问了石寺岩的老师傅,他确信凿凿地说,大约十几年前,鸽子便在这里安营扎寨了。砖塔俨然成了它们的家,众多的鸽子栖息在这里,赶都赶不走,仿佛它们就是砖塔的主人。

      我莫名地对这些生灵多了一丝敬意。是的,也许塔内堆积的鸟粪,给了那盘根错节的仙人掌和不知名的藤蔓提供了必要的养料,使细小的根茎不断延伸茁壮。这存活绝顶的如盖绿榕,不知是倚仰何年何月的何只鸟雀,衔种塔顶,成就了这棵树的最初生命姿态;日落星升,树根不断渗入塔的缝隙,吸大地的精华,又营造了塔内阴凉的空间。鸟、树和塔就这样长相厮守,互为依存,难舍难分了,终于在天地之间托起一道别样的风景,呈现和谐共处的不凡气象,是冥冥的天意?还是共生的缘分?我已无法验证这神奇莫测的缘由。

      塔身第三层与第四层的罅隙,几株仙人掌葱绿可人,它们极力地攀援向上,“像是和狂风乌云争夺天日,又像是和清风白云游戏”。与在塔顶的榕树和一些不知名的藤科植物,或站或卧或钉,在那一无所有的塔壁,只要有一星的露珠和一丝的青苔,便形态各异地展示自己生命的坚韧和刚强。

      环绕古塔,沧桑的古塔被纤弱的植物以其顽强之力裹缠着,护卫着。不然,这本无生命的砖块,阅尽人间春色数百年,恐怕早已在风雷雨电的自然媾变中瓦解坍塌了吧。

      我为这一异想闪现而激动万分。是的,感谢造物主!也许历史的误会就成全了生命的另类格局。当我在琢磨中复又抬起头时,仰望高耸于塔上的一派绿荫以及翩跹在其上的大地精灵,我的心头更为之一亮,我分明感觉这鸟、这树、这塔的唇齿相依,和谐共生,为它的圆融而心怀崇敬。眼前之景仿佛无声道出了自然万物的亲密默契,向人们展示了一个顺其自然,物物通融,一切皆缘的生命画面。于是,我忽然觉得这塔,这树,这鸟,还有眼前这山,背后这水,都留有的别样风情,似石室禅宗一般,仿佛隐约昭示世人,保持自己的本真和秉性。它们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撑一团生命的绿意华盖,在彼此的守望中,演奏自己的那一份天籁之音。

      砖塔,石室岩的地标,你的身上,是一曲无言的生命之歌!李玉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