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向东是大海——读郑国贤《木兰出海》

    木兰向东是大海——读郑国贤《木兰出海》

      有时会简单地认为报告文学是政治的符号或利益的附庸。但近来捧读郑国贤先生的《木兰出海》,这种主观对报告文学的印象也便冰雪消融了。

      按郑国贤先生的话说,《木兰出海》是“莆田人写莆田的书。书里的那些莆田人,您可能都听说过;而那些莆田人的故事,别的书里绝对看不到。”这一点,我十分赞同,可以说,《木兰出海》是一本文学品味十分浓厚的莆仙志书,书中人物、故事、典故、出处等,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而且有些人物还曾在莆仙大地上叱咤风云过,如蔡京、陈经邦、苏华、李庆霖,等等,让人重温了一回莆阳历史人物,生动活泼。但我们只是肤浅了解其中的人或事的一鳞半爪,却未必全面熟知其人或事所在的历史概貌和社会背景,更不明了个中关系的深层次发展的原因。而本书却有效地给读者打开一扇了解莆田,探究莆田过去的“窗口”。

      有人将报告文学的萎靡现状根源归结为科学技术的普及和网络的冲击。造成一些报告文学肤浅、低迷和平庸的最重要原因,是当前的作家缺少知识分子独立自我的生活感受和思想干枯,精神萎顿,言论乏力,在世俗和奉承中浮谈。而《木兰出海》却不趋这个势,不“潮”这个流,这与一向“口无遮挡”的郑国贤先生 “随性”的作风有关。当然,文如其人,他也毫无顾虑地运用于文中,造成书中文风蔚然,文词犀利,给读者一种“过把瘾”的感觉。如书中“飞钱巷”传说,作家用理性的目光,客观的态度,逻辑的思维,向我们娓娓道来飞钱巷主人的社会地位、“飞钱”来历、历史贡献及其鲜为人知的“内情”。与其说飞钱巷传说是一篇波澜壮阔的报告文学,不如说是一部情节迭宕起伏的电视连续剧。

      很喜欢聆听郑先生纵横天下的驰骋大论,从中感受他对莆仙风土人情和历史掌故的熟悉,更喜欢他对一些人物或事件独到见解中那种“赤裸裸”的直白,或者说是抨击。有时甚至在心底下替他暗暗地捏一把汗。但之后这种有如醍醐灌顶后的豁然开朗,使人酣畅淋漓。这在书中《知青之父——一封改变千万人命运的信》、《皇宫绯闻——官拜“盖露亭”且止》等,表现得尤为突出。也许这与他擅长于发现独特的题材,为了写“知青之父”李庆霖,他多次登门拜访主人公或了解其身边的人和事,可谓费尽周折。获得详细材料之后,又反复研究情节,精心琢磨结构,熟稔驾驭文字,把一件为人熟知的故事写得波澜起伏,耐人寻味。

      书中许多文章的题目还附有言简意赅的思想评议,如《戴云滴露——一条流淌千年的文化长河》、《飞钱传说——生花妙笔,美丽谎言》、《 知青之父——一封改变千万人命运的信》、《古堰悲歌——千秋功业,千载恶名》等,使人观题明意,一目了然,清新灵动。同样让人感到清新的是书中还配有许多插图,这些或风景、或民俗、或人物、或图画的摄影作品,不亚于读者深读其书疲劳后给予一杯热咖啡或是一剂“兴奋剂“,提神之后,又遨游于这本“……如果您想了解、想探究莆田的过去,这本书将是一个难得的窗口”的好书。

      在文学日渐边缘化的今天,报告文学更不能幸免于灾,如天遇大旱,枯黄了一片。深读《木兰出海》,从中发现莆田的报告文学不但不死,而且长得茁壮,碧绿而富于生机,将激励更多的作者投入其中,挖掘并创作出像《木兰出海》这样格调高雅、立意深远的报告文学,使“木兰”们结伴成行浩浩荡荡向东奔大海!(林文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