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九鲤湖仙梦志异》序

    《九鲤湖仙梦志异》序

      最近,从北京开会回来,又往云南归来,接到从故乡仙游快件邮寄来的两大叠书稿《九鲤湖仙梦志异》,作者是我所熟悉的作家、书法家、九鲤湖九仙文化研究专家陈德铸,附了热情请我作序的信。

      手中捧着这厚重的书稿,心海中涌出激动的心潮,我深为德铸先生竭尽心力、专心致志、废寝忘食地为家乡传统优秀文化探讨、研究、挖掘、整理的精神所感动,为他所作累累硕果所折服,他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所做出的贡献所赞叹!

      就我所知,德铸在工作之余,已由中国作家、中国文联等出版社出版15部300多万字专著,如我曾为他的《仙游风骚丛谈》这本谈论地方文化精彩之作写过序,还为他的著作题过词。他所撰写的学术论文《九仙梦文化摭谈》为我省有关研究会收入重要论文集中,并在大会上交流。他创作的有关九鲤湖诗文作品,先后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贡献奖等不同奖项。2008年底所创作的《九鲤湖九仙传奇》长篇神话传奇小说,被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所属的杂志选入《新时期文艺30年》,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按所出版的书籍计算,几乎是每年出版1至2本,今天所撰写的《九鲤湖仙梦异志》之《仙都梦旅》和《仙都遗梦》两分册便是第16、17本了。我虽未能全部阅读,但浏览之余,大体内容可分为三大类:一是故乡仙游的人文风物,这类占最多篇幅,是对仙游自古至今历代名人的梳理和描述。二是作者平生履迹墨痕,有游记、咏怀及鉴赏述评和随感杂咏。三是仙游民间传说和神话,系统叙述汉代何氏九兄弟避难九鲤湖,修练成仙,跨鲤升天的故事传说以及仙梦传奇。

      摆在案前的这部新著,是德铸在过去研究九鲤湖梦文化研究基础上的新成果、新收获,可谓是集历代九鲤湖游客祈梦故事传奇之大成,是此类书籍之大全。它是作者经过长期酝酿,颇费心机地多方搜集、发掘、系统梳理“何氏九仙”传说和“仙公示梦”神话故事传说,演绎成独具地方特色的“九鲤湖梦文化”之大观。本书可贵之处在于作者善于调动许许多多生动有趣的紧扣心弦的故事,精心建构编排,为读者献上一幅幅动人优美、意蕴无穷的“梦之画卷”。

      《九鲤湖仙梦志异》系仙游风骚丛谈系列之一,分为两个分册,上册为《仙都梦旅》,下册为《仙都遗梦》。在《后记》中叙述了九仙在九鲤湖修行炼丹成仙的故事传说,九仙祈梦文化的千年历史影响深远,仙游于2008年被有关部门授予国家级的“中国梦文化之乡”。九鲤湖历史上既是孕育其神仙之摇篮,而今又是“梦文化之乡”的中心圣地,故为名副其实的“仙都”。这两册书名都以“都”来概括,一为“仙都”的梦旅,二为“仙都”的遗梦,都围绕着“仙都”的总题,主要以历代到九鲤湖祈梦的全国各方游客和未曾编入“遗梦”的传奇故事,在祈梦范围上比过去著述更广阔,它不限于专讲历代仙游名人的祈梦故事,在祈梦内容上分为8辑,概括得相当全面,“仙都”的梦旅,时间长、范围宽,这里“旅”的时空广阔。在编《仙都梦旅》后,作者又发现还有过去很多遗稿,做一并整理,独立成册,书名为《仙都遗梦》,收进曾出版的《仙子梦话》、《仙子梦觉》等书所未曾入编的仙梦,以免其只窥一斑,未见全貌之遗憾,故从祈梦内容而言,也更加完整了。

      作者以“志异”来作为书名,按我国传统的文学分类,是属于小说门类,而不是历史著作。其中虽也引证史书典籍,但不是历史,大体是民间传说故事、神话,是民间口头文学。作者宣称,它不是九鲤湖史学志传上的学术训诂,也不是文物考古之类,“实际上就是一部描述历代五湖四海旅客与九仙梦缘的传奇故事专辑。”(《后记》)这里所写的人物多种多样、丰富多彩,上至状元国公、宰相达官、忠臣孝子、著名人物,下至士农工商、黎民百姓、三教九流之类,包括了自有祈梦习俗以来千千万万祈梦者的代表与典型人物,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人物的经历、人生际遇写得惟妙惟肖,此其一。二是生动、完整,妙趣横生,既有决疑、点拨的深奥,又有告诫、警策之含意。既有救难、助善的玄机,又有感化、提升的神功。如:《被“陈胜吴广”误读的仙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令人深省。故事发生在北宋初期的仙游游洋洞山区象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军领袖人物林居裔,因将九仙所赐之仙梦误读而导致悲壮落幕的传奇故事,令人唏嘘不已。其中关键词是对仙梦一首七绝“自古英雄出莽苍,跨海东征并肩封。揭竿斩木覆辙鉴,纵使西平缓称王。”其中“覆辙鉴”告诫要“前车之鉴”,不要急于称王。他望文生义,以为“覆”是“西”下面的那个双人旁与其右边的那个“复”字合起来可不是就说:很多人组成的队伍都要不断往这下面去吗?是预示往西方向进军发展,于是又赶紧称王,结果一败涂地。这里有解梦人的文化缺陷。当我读到《陈可大飞钱巷传奇》一文,特别感兴趣,我祖辈便住在飞钱巷,我父亲晚年就居于此家寿终正寝,过去我对“飞钱巷”想不通,怎么钱都飞走了,并不来。原来讲述宋代陈汝器夫妇乐善好施,连身上仅有的一条缠脚带也不吝相送,竭尽所能赈救灾民。此义举感动了观音菩萨,使得天降钱雨,帮助善良的夫妻了却意愿。“飞钱巷”是积德的小巷。此外如《仙公梦诫贪心人》都是劝善诫恶之故事。三是写出求梦、祈梦、释梦、验梦的全过程,对梦文化的丰富内涵揭示较好。四是语言文字深刻活脱,引人入胜。尤值得一提的是,书中作者往往能够巧妙地把仙游美好的风光名胜与独特的民情习俗和地方物产、美食、工艺等地方文化精粹自然地融入故事背景,情节与人物的心理行为之中,以生动活泼的语言来描述,不失一部可读性强的传奇志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有这些,体现出陈德铸先生长期以来对九鲤湖梦文化情有独钟,他潜心研究,著作甚丰,可谓仙游故乡研究梦文化的专家学者、作家。出于对故乡的热爱,又有其家教和仙游“文化名邦”的文化陶冶,他是仙游土生土长的。他历任县政协办公室主任、专职常委,政协有对地方文化收集、整理、研究的职能。他的外祖父和四公是清末民初仙游名儒的学生,学富五车,博古通今,“他们很早就注意到我从小有喜欢看书听故事习性”,喜欢“和我谈古论今海阔天空地聊”,这是向他们求救的好机会。作者后来的研究和这启蒙教育有关,仙游人是吃苦耐劳的,从他身上也体现出仙游人的这种精神特别鲜明。同时,他又是仙游九鲤湖和梦文化的有心之人,有识之士,懂得九鲤湖梦文化是地方文化一大特色。然而这许多民间流传的神话故事,多是零散的,德铸不辞劳苦,为抢救民间口头文学,多年不间断地与多界人士结缘,走访文化老人,深入乡村街巷,尽力搜集,又勤于笔耕。有志者事竟成,功不可没。如今,莆仙越来越珍惜九鲤湖的梦文化,莆田市政府列入“海上有妈祖,山上有九仙”的文化旅游开发战略。仙游也早已成立九鲤湖梦文化研究会,愿更多的有识之士,珍惜和爱护九鲤湖风光和梦文化的价值,发扬文化优势,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许怀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