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塞壬及其歌声——作家赵荔红印象

    塞壬及其歌声——作家赵荔红印象

      2002年,上海某出版社的一位女编辑因为看好来自莆田的一本同仁刊物《可能》,而同刊物的六名作者签约,为他们出一套小说集。这六人是杨雪帆、黎晗、麦冬、康桥、杨静南和我。当时,除了雪帆在福建诗坛颇有名气,黎晗和杨静南分别在《十月》、《收获》发表小说外,其余几人也就在小刊物发表过少量作品。现在,居然有上海的出版社找上门来签约,不但不要我们掏钱,还要付版税给我们,自然让在小地方写作的我们又惊又喜。

      女编辑没有骗我们,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的系列小说如期出版,这位女编辑便是赵荔红。后来,又听说她是我们莆田老乡,感激之外又增加了几分亲切。现在想来,这件事对我个人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一年,我的创作量头一回达二十多万字。

      2004年冬,赵荔红回莆田老家过年,可惜我有事先回南日岛,错过见面的机会。在涵江,她和“可能”五人,还有在福州工作的莆田籍诗人程剑平一起玩得很开心。回到上海,她写了一篇返乡见闻,在文章中误把程剑平当成我,说他“质朴木讷”。剑平确实质朴,她并没看错,可见她拥有某种洞察人物的眼力。

      又一年冬,她和她先生一起回莆田。这一次我们终于见上一面。我生性安静而寡言,多是听大家说话。她的话也不多,都是让着她先生,看上去她对这位复旦大学的教授先生很是呵护。一旦她发表看法,她的语速就变快了,话说得很轻,但很有见地。我能感觉到她是一个敏感而真诚的人。

      2011年我把自己的一个短篇寄给她看看。过了一段时间,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肯定了作品中的一些特点,并表示要向《西部》文学和《青年文学》推荐。我又兴奋又感激,并深深佩服她对小说的洞察力。尔后,她也给我寄一篇小说过来,想听听我的意见。我感觉我们的交谈很放松,对小说的理解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她是个率真的人,有时朋友中有谁批评她的作品,她也会在电话中把自己的委屈流露出来。我感觉她既有独特的个性,又有包容的胸怀,这种充满韧性的性格,使她赢得了广泛的朋友。

      赵荔红毕业于莆田一中,后来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分别获得法学学士、文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单凭这些简历,就能把我吓一跳。

      更让我们吃惊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内,署名赵荔红的作品接连出现《花城》、《十月》、《青年文学》、《西湖》、《天涯》、《世界文学》等刊物上,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此赵荔红非彼赵荔红,但很快我们便确定了这位正在走运的女作家就是我们的老乡,我们小说的责任编辑。我们知道她还以塞壬、塞壬歌声为笔名在京、沪等地报刊开设多个专栏。她的工作单位也有了变动,从上海辞书出版社调到上海人民出版社,并当上了某个部门的主任。我们还知道,除了做本社的编辑工作外,她还是《西部》杂志跨文本栏目的特约主持。

      2010年3月,她的散文集《意思》面世;2011年8月,她的另一本随笔集《情未央》出版。前者收入一些较长的文章,后者收入一些较短的文章。她的评论没有放进去,打算另出一本评论集。短短几年,她写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可见她那非同寻常的才思和勤奋。

      赵荔红喜欢《枕草子》,喜欢摄影,偏爱里尔克的诗歌,追求爱与美的写作倾向。对现实和写作,她有自己深刻的认识,她认为,苦痛和恐怖可能是一种真实,爱和美更表达了对理想真实的追求。

      细细品读《意思》一书,便会感受到那些知性、智慧、柔情的文学,犹如月光下的荷花,犹如腊梅浮动的暗香,无论是写亲情、乡情、爱情,还是写旅行、读书、交友,她都能发掘出一番与众不同的“意思”来,叫人喜爱,叫人回味。我向别人推荐《意思》时,说它“自然而率性,简洁而柔美”。

      赵荔红的文字典雅灵动,语词精致,语调优美而富有音乐性。她见识大气,知识丰富,气息高尚,字里行间散发出浓浓的书卷味,又不失女性天然的敏感与清丽。她的《情未央》出版后,在当当、卓越、京东上架,三家价格奇妙地一直在变。上架一个月,就被列入当当网新书热卖榜。当当网上的评论有180条。有个网友这样评论:“很久之前,读到一句话,至今印象深刻,说美好的女子都像一朵花,各自拥有不同的颜色、香味和花瓣的形状,而读她们的文字就是在分享这朵花的芬芳气味……在这通篇是诗一样优美而缓慢的节奏里,文字渗透在香气和颜色里。”

      而在她的《意思》中,我读到:“妈妈在厨房,汗流浃背地炒米粉,她说米粉一定要配上黑的香菇、绿的芹菜才好看,加以蛏干、肉丝才入味,水不能太多,太多了糊了,太少了又硬。”在书中,她回忆起小时候大暑天里她一边吃荔枝,一边听爷爷用莆田方言念《撒谎歌》:“大年三十月光光/一个小偷偷荔枝/被个瞎子看见了/瞎子叫来个哑巴/哑巴喊了声/被个聋子听到了……”

      听听,在她的世界里,有美妙的花的芬芳,还有我们熟悉的乡音乡情,它们是那么朴实地道,又是那么幽默智慧,仿佛是一颗颗饱满的种子,随风飘荡,无论去了哪里,它们都能在春天的泥土里生根发芽,含苞吐翠,散发出自己的馨香。

      让我们做一回细心的读者,在她的文字中触摸那颗敏感的心吧。张  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