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小镇扁食古

    小镇扁食古

      家乡小镇,扁食以物美价廉闻名天下。而小镇扁食店,要算扁食古开的那爿名气最大名声最响。

      扁食古中等个儿,麻子脸,大嗓门,一只眼睛有点儿不好使,却是小镇商界的风云人物。解放前扁食古就在小镇的十字路口,经营一家小扁食店。每天,那店里飘出一阵阵诱人的清香,令人口水欲涎。市民们探进扁食店,大呼一声:“喂,扁食古,来一碗扁食汤。”那些进城的农民,脚探扁食店,也粗着嗓子喊道:“喂,扁食古,来碗扁食汤,再加盘焖干饭,算当午饭啦!”

      扁食古经商,诚实守信,童叟无欺,小镇家喻户晓。他年轻时,就以脚勤嘴快脑瓜活络,在小镇几十家扁食店中独占鳌头,外号称扁食王。他制作的扁食,面皮薄如纸,馅是当天宰杀的新鲜五花猪肉捣碎,渗着虾肉、味精、青葱、酱油等,汤着当天熬制的大骨头汤,那搭配的油爆大葱头,火候适当,奇香无比。解放初期,他经营的扁食店,似旭日东升,如红灯艳丽高照,食客熙熙攘攘,入潮如云。有位南下干部担任县长,他不解地询问:“自古以来,北方的面条水饺扁食摊五花八门,南方人嗜好蹲在村头树下喝大米地瓜粥,小镇怎会冒出扁食王呢?”

      那天,县长轻装便服,独自迈进扁食古经营的店门,点了两毛钱一碗的扁食汤。扁食古不知来者为何人,他亲自端一大海碗扁食汤,安放在陌生人面前,彬彬有礼道:“先生,请品尝!”

      县长望着那碗热气腾腾的扁食汤,油水上漂浮着一片片绿嫩嫩的葱花,一只只煮熟的扁食,那薄薄的皮儿,像张开两只翅膀的蝴蝶;那红红的馅儿,像刚摘下的青红枣儿,鲜艳诱人。县长提起汤匙,呷了一口汤,顿时满口生津,奇香无比;再咬一口扁食,那薄薄的皮儿夹着嫩滑的瘦肉,细嚼慢咽,满口余香,美味无穷。县长喝完扁食汤,不禁拍桌惊呼:“嗬,咱走南闯北,尝遍面食,此乃天下第一扁食呀!”

      当年小镇刚解放,县政府还十分简陋。县长就将扁食古制作的扁食汤,作为招待省内外客人的压桌汤菜,引来一片片的喝彩声。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实行公私合营。县饮食公司经理候选人到底请谁呢?县长二话没说,第一个就点了扁食古的大名。有人挺不服气地顶着,扁食古心善艺高,咱不否认,不过他麻脸独眼龙又嗓门大,身上衣服油腻腻的,不修边幅,站没站相,坐没坐样,怎么能当县饮食公司的老总呢?县长排除异议,当场反驳:“同志们,大伙奔社会主义,要的就是有本领干实事的生意人,胡里花哨的家伙能当饭吃吗?”

      过不久,县里召开政协会议,扁食古又当选县政协委员,台下掌声哗啦啦一片,有人却悄声道:“这下子扁食古更出名啦!”

      有些县政协委员不服气,采用激将法道:“喂,扁食古,今天散会,请你给大伙做一道扁食汤,公众评议,你这个政协委员够不够格呀?”

      扁食古腼腆地一笑,拍着胸膛担保:“没问题,没问题,咱说话算数!”

      扁食古亲自掌勺。当一盆盆清香扑鼻的扁食汤端上饭桌,县政协委员们面面相觑一阵子,忽然爆发出如雷的掌声:“嘿,扁食古当县政协委员,不白当,值得,值得!”有些县政协委员甚至提议:“扁食古,你不能老窝在城镇里,要挑扁食担下乡,让农民兄弟也享受你的好手艺呀!”

      “为农民兄弟服务,行呀!”扁食古粗着嗓门,快人快语,当场表态。

      改革开放后,小镇饮食公司实行个人承包,扁食古经营的店食客盈门,更加红火,还在市里、省内外开设分店。上世纪九十年代,广东有位老板找上门,向扁食古央求:“喂,老哥,咱聘你当大厨师,月薪两万!”

      老态龙钟的扁食古,摊了摊手,挺为难地说:“嘿,咱老了闯不了大世界,只好在小镇窝着呢!”

      那广东老板不死心,仍婉言劝道:“要不,你将那套下料的秘方都卖给我,咱至少出二十万元!”

      扁食古笑容可掬,嘿嘿一笑,挺真诚地回答:“谢谢老板一片好心。那秘方可是老祖宗传下,自古传媳不传女呀!”

      扁食古的徒弟在新疆开设分店,梳长辫子蓝眼睛高鼻子的维吾尔族姑娘,一边喝着扁食汤,一遍啃着羊肉串,全神贯注地听扁食古徒弟讲那神奇的故事:“清朝年间,乾隆皇帝下江南,亲自登门品尝扁食古祖先制作的扁食呢!”

      乾隆皇帝下江南,是否品尝扁食古祖先制作的扁食,至今实在无法考察,而那扁食古,乃地地道道的小镇名人真人矣!林俊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