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且去湄洲岛走走

    且去湄洲岛走走

      放假了,且去湄洲岛走走。

      轮渡码头吐纳八方游客。随着人潮而去,迎着海风,索性不撑伞了,午后好雨可以洗暑热、可以涤风尘。

      快点啊,还赶得上5点的船,要不然就要等一个钟头——等最后一趟船了——车上的女售票员这么说着时,雨点斜掠着扑进车内,急忙跑过一段路,去码头售票处买票。赶到轮渡大厅时,渡船已经在蓝得发黑的滚滚波涛上犁开一道雪白了,只好回到大厅里等待下一趟渡船。

      坐着,走着,看门外雨中的海,灰白的天空底下,波涛汹涌,岛在不远处。

      靠岸的渡船又停泊了,随后不久,我们陆续上船。找一个靠窗位置,看不厌波峰浪谷,海天苍茫,远处的船只多么自在,风狂浪恶等闲视之。

      不过二十分钟就到对岸,甫一上岸,就接到在湄洲的堂弟电话,说是就要驾车过来接了。

      同船的人们络绎绝尘而去,雨中一辆辆载客的车子疾驰而过。雨中的湄洲岛清净大方,黑得发亮的路面起伏在傍晚萧疏的雨声里。人地并不生疏,我们自在店家屋檐下看远远近近的海涛,听潇潇飒飒的雨声,静心等待。

      堂弟终于出现,停下刚买不久的车子,一副不羁的摸样,招呼我们上车。虽然天已黄昏,快乐似乎就在前方向我们招手。

      第二天清晨,我们退了宾馆房间,沿着海滨道路去牛头尾村,整个村子统一规划正在翻建。一路走去,雨后的天气特别凉爽,大海宽广,海浪卷来又退去,收拾不尽礁石之间的洁白浪花。初次看海的女儿目不交睫,海风海浪拂去疲倦,脚力愈健,掏出相机边走边拍,半个钟头就到了村里。和堂弟家里的长者言谈之间才明白村子就是“湄屿潮音”所在,直呼后悔,堂弟热情招待,在我看来:倘若能够住简陋工房品尝枕着潮声入眠的滋味,无疑胜似三星宾馆。

      站到门口,海浪就在沙滩上喧响,起起落落。热情的主人已经招呼着我们进去,海浪就在村子脚下,她是融入血脉之中的呼吸,海风吹拂,浪花洗不去滨海礁石坚硬的黑褐色。

      到湄洲,不能不去游览心仪依旧的妈祖庙。

      吃过早饭,村庄依山面海,山顶耸立的就是高入云天的妈祖。上了环岛北路,进入妈祖碑林。林木之间,错落着石碑、雕像,妈祖深入人心,滴翠的叶子早已耳熟能详,走走停停,听听看看,浓缩千年风云的山路上,捡拾一路逶迤的安谧。天气不热,到达山顶,凝望神像安详,风从海上来。

      沿着石阶往下,丛林簇簇,殿宇巍峨,香火袅袅。我无心祈求什么,却满怀久远的感动。

      不远处码头上,又有一拨游人上岸。树木岩石那畔,导游解说着缄默的人间神话。女儿听得入神了?还是走不动了?我们一个劲催促她。看来,她真的需要歇歇了。

      下午,到沙滩去。层层叠叠扑来,沙粒在脚底下悄悄溜走,浪花就那么毫无顾忌亲吻上你的脚你的踝你的腿。海边的孩子扑腾在浪花四溅的沙滩上,开怀欢笑。

      在绵延的海岸边,一走就是一个漫长的下午。

      第三天,在轮渡上回顾湄洲,霞光披着岛上人家,披上山顶高耸的神像,海面驰骋着大小船只。沐浴海风,我的心中一片波光清静。 纪朝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