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漫话莆田山歌

    漫话莆田山歌

      莆田傍山依海,自古文化发达,素有 “海滨邹鲁”之誉。在源远流长的民间歌曲中,就有渔歌、田歌、山歌、俚歌和儿歌等。

      莆田山歌流行在原莆田县的华亭、萩芦、常太、白沙、新县及仙游县的钟山、游洋、石苍等山区,是山里人用莆仙方言演唱的一种歌谣,有独唱、对唱、轮唱、会唱等多种,通常用竹笛伴奏,或用叶笛伴唱,甚至不用乐器伴奏,在弯弯山路上边走边唱,或男女隔山对唱。歌声在深山幽谷里回响,清脆嘹亮,别具一种地方韵味。

      莆田山歌一般以四句七言诗构成,比较流行的有《三十六送》、《十二月歌》等,曲调古老优雅,韵味独特浓郁。其中《三十六送》是年轻妻子送丈夫进城求学途中唱的三十六首送君诗,故又名《送君》,其中唱道:

      送君送到后门兜,门闩放落共枕头,

      君汝城里去读书, “兆”(该)念后头 “寡”(我)一人。

      送君送到萩芦溪,看见 “草马”(蝗虫)弄 “水鸡”(大青蛙)。

      双手 “叶叶”(招呼)叫君看,真像 “宿瞑”(昨晚)咱二个。

      …………

      涵江区文化干部刘金林曾进山采风,也搜集到一些新发现的《三十六》歌词:

      一更送君君未行,一对鸳鸯真十成,

      “暝灰”(今晚)给君送顺风,明早郎汝 “卜”(要)起行。

      二更送君枕头兜,枕头相摆做一头,   情愿共君相 “揽困”(搂着睡),明早共君上路头。

      三更送君才起身,叮咛嘱咐记在心,

      君汝此去早到 “厝”(家),免奴 “暝日”(日夜)闷伤心。

      四更送君 “鸡公”(公鸡)啼,声声叫咱要分离,

      牵君手来拭 “目宰”(眼泪),何日君汝转回来?

      五更送君天 “不光”(快亮),奴起煮饭带梳妆,

      君你静静那里 “困”(睡),等奴 “捞饭”(干饭)煮蛋汤。

      送君送到 “多镇(床前垫)头”,掀起蚊帐 “目宰”(眼泪)流,

      今 “瞑”(晚)君汝在这 “困”(睡),天 “光”(亮)就要上路头。

      送君送到 “多镇”脚,奴奴在家重担 “多”(挑),

      君汝在外吃 “给”(要)饱, “天时”(天气)转冷就添衫。

      送君送到天井 “琴”(边),奴拿 “手指”(金戒指)共碎银。。

      君汝见物如见奴,碎银给君做 “盘钱”(盘缠)。

      送君送到古大门,看见门前松竹梅,

      奴奴吩咐你 “赵”(须)记,刻苦用功早日回。

      送君送到大厝边,君勿在外起野心,

      “暝日”(日夜)勤勤读好书, “黄贪”(不要)将奴放一边。

      三十六送君起身,千言嘱咐记在心,

      路上野花君莫采, “黄贪”(不要)弃旧去迎新。

      …………

      《三十六送》即三十六首山歌,情意绵绵,唱出了妻子送夫君的依依不舍之情。据《中国戏曲志·福建志》载,1919年五四运动后,莆田 “大共和”戏班演出了肖友渔编的 《三十六送》,可见此山歌流传的年代十分久远。还有首山歌 《十盆好花》这样唱道:

      一盆好花放桥头,雨打花瓣顺水流,

      好花流去又回转,坏花流去无回头。

      二盆好花放池边,风吹花叶飞上田,

      蝴蝶飞来无事做,只有蜜蜂在流连。

      三盆好花放石砰,爱要采花无路行,。

      何时呃学打石仔,打石铺路众人行。

      四盆好花放溪边,想要采花溪水深,

      何时呃学造船仔,造成大船划溪边。

      五盆好花放园头,贤娘教子人称巧,

      咱家勿做浪荡子,辛勤种地拿锄头。

      六盆好花放门阶,爱要采花门难开,

      何时呃学打铁仔,要打门钩把门开。

      七盆好花放石堆,昨夜栽花又浇水,

      多谢天地一点露,风吹花瓣渐渐开。

      八盆好花放楼前,爱要采花楼又高,

      何时呃学木匠仔,要做楼梯倚楼前。

      九盆好花香又香,一头有水一头空,

      一头有水栽菱角,一头无水栽牡丹。

      十盆好花是芙蓉,芙蓉开花三五重,

      芙蓉开花不结籽,味道芬芳满路传。

      靠海吃海,靠山吃山。渔民出海捕鱼,山民则进山砍柴。改革开放之前,每天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山里人挑着柴草、山货进城赶集,尔后买些鲜菜和日常生活用品回家。那些头戴尖尾笠的 “山里嫂”为了赶路,往往后半夜就起程。她们为了驱静解闷,便唱起山歌,既开心又忘掉疲劳。有首山歌小调《挑柴曲》就十分流行:

      月儿弯弯照大门,金榜题名君早回,

      路上野花君莫采,须念家中一枝梅。

      月儿弯弯照溪门,家务有我君放心,

      今早挑柴集墟卖,买回 “糜配”(下饭菜)孝双亲。

      改革开放之后,莆田城市居民渐渐改用烧煤或液化气做饭烧菜,于是山里人不再挑柴进城赶集了,这《挑柴曲》自然也消失了。随着时代的前进,莆田山区实现了村村通公路,普及了电视电话,山镇的崛起,山区的巨变,这古老的莆田山歌几乎失传了。    (陈金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