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月是故乡明——从贺知章《回乡偶书》想起

    月是故乡明——从贺知章《回乡偶书》想起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每每读到此句,我总会瞥见呆呆的坐在身边的爸爸眼角闪着晶莹的泪花,听见他发出一声莫名其妙的感慨……

      从出生到长大,我一直随父母生活在江西,就学也在江西。听爸爸说,故乡在仙游榜头,可我从来没有回去过。在我的脑海里,故乡是个符号,是个遥远的梦。浓浓的乡情,在每一个游子心中都是一份依恋,尤其是我爸爸。他一有空闲,就叫我朗诵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今年秋季,为了应对明年的中考,父母把我送回仙游,在枫亭山立学校就读九年级,故乡近在咫尺。爸爸常说,离开了故土,宛如失根的浮萍。他总忘不了童年时小伙伴们在溪边嬉戏的欢愉,忘不了老黄牛发出的哞哞叫声,忘不了乡村鸡犬相闻的和谐之美。我好想回故乡看看,可爸爸整天忙于生意上的事,我的故乡梦还是难圆。在我的心里,对故乡的憧憬与日俱增。

      好容易盼来国庆节。叔公来到了山立学校,接我回故乡与亲人团聚。随着几次转车的颠簸,过了榜头,梦中勾勒过好多次的故乡轮廓终于遥遥相望。近乡情更怯,我的心情莫名的忐忑。暮霭下,波峦起伏的山峰一座连着一座,那耸入云霄的就是何岭。郁郁葱葱的树林是我故乡老家的屏障,它默默无闻地养育着我的父辈。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村庄在暮霭中显现出几分神秘与柔和的色彩,一股亲切感在我的胸中陡然升起。

      每个生灵都有着它的根,都有着牵引着它的一根丝,流淌着人间最美丽的情感。饭后,年逾古稀的叔公在朗朗的明月下,为第一次回故乡的我说起了许多名人轶事、风土人情。其中的何岭古道特别对我有吸引力。相传两千多年以前,何氏九仙曾经此往九鲤湖炼丹,因而得名——何岭。何岭关,地形险要,气势雄伟,是仙游县东部的主要关隘,何岭古道即从岭麓——我的故乡盘山蜿蜒而上。因为,蔡襄就诞生在我就读的山立学校不远处,所以,我对蔡襄有过了解。霎时,我的脑际闪现出宋代大学士蔡襄的“何岭巍峨欲插天,回头人与白云连;桃花不点寻常路,从此依稀度九仙”的诗句,顿时对何岭古道增添了无限情。

      淡淡的泥土香味混着湿湿的水气钻进我的喉咙,凉透我的心田,当晚,我做了个有趣的梦。梦中我沿着何岭古道拾阶而上,到了“何岭十八亭”的“半岭亭”, 但见古树成荫,岩泉清甜,俯瞰东乡平原,屋宇栉比,阡陌纵横,一派风光,尽收眼底,顿觉飘然欲仙。

      伴随着几声嘹亮悦耳的鸡啼,太阳敲醒了沉睡的东方,好几户人家的屋顶上冒起了袅袅炊烟。虽然电器、液化气进入了千家万户,但还有不少的老年人钟情于用柴草烧火做饭。信步村中小径,一股股幽深的气息迎面扑来,还夹杂有泥土的清香。小鸟在枝头上歌唱,蟋蟀在草丛中弹琴。野花遍地是,撒在田野里,像星星,还眨呀眨的。潺潺的流水绕村而过,朝阳射入水中,用小石头轻轻一扔,摇曳的水纹慢慢的散开、散开,心情也随之荡起一圈圈涟漪。秀丽的青山,清洌的河流,哺育着一代代勤劳、朴实、善良的我的故乡人。好一幅丹青水墨画,一阵微风吹来,心境顿时有种从未有过的飘逸。

      亲情如水,绵延不绝。好多亲人都围拢来,向我嘘寒问暖,我傻傻地笑着,心里惬意极了。故乡以博大的胸怀接纳着我,我想,无论今后走在天涯海角,故乡是剪不断的丝线,将永远镌刻在我的手掌上……

      返校的时刻近了。我回首向潺潺的小溪投去难舍的一瞥,向送别的亲人挥挥手,毅然登上了回校的汽车。人生旅途辗转不停,步履匆匆漂泊不定。故乡我永远无法忘却!几许伤感,几许忧郁,淡淡的涌上了心头。“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此刻,多想让一阵凉风带走惆怅,卷走贺老的诗句,还我一个宁静的梦。张林艺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