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柯潜《城西宴集分韵得菊字》诗赏析

    柯潜《城西宴集分韵得菊字》诗赏析

      柯潜(1423—1473),字孟时,号竹岩,莆田柯山人。明景泰二年(1451)高中状元,授翰林院编修。明天顺六年(1462)告假返莆省亲。《城西宴集分韵得菊字》一诗,当作于柯潜返莆省亲期间。

      柯潜的老家虽然在柯山(今城厢区灵川镇柯朱村),但在莆田城西却拥有一幢别墅,号曰“竹岩别墅”。该别墅地处城西“最荒寂之处”,“非志虑淡泊而简远者鲜有及门”。“当岩有竹一丛,光翠满庭户,客来游期间,颇谓有清致,吟啸徘徊不能去。”因此,这里不仅是柯潜早年读书之所,也是柯潜经常用以迎客待客之处。柯潜在这里宴饮的宾客不是普通的宾客,多为“志虑淡泊而简远”的社会名流,这些社会名流又是他的“有久要不忘之情”的“乡里故旧”,特别投缘,特别愉悦。

      柯潜这次在城西宴请的人中有秀水训导林光度,汜水教谕黄廷经和待擢进士林从宽等三人。他们“皆同乡且有夙好”。据柯潜自己说“余自仕京师,多交天下士,遇风日佳时,辄相聚为欢。然未有若兹会之适也”。恰巧院子里栽种着城南张家送来的几棵名菊,天气爽澄,清香袭人。四人一边品尝着佳肴,一边观赏着名菊。为纪念这次不可常有的聚会,“遂分古诗‘陶然共醉菊花杯’之韵,叠用陶字分而书之”,柯潜得一菊字,吟赋了本诗。

      《城西宴集分韵得菊字》全诗如下:

      委巷寡尘鞍,端居念幽独。幸此儒林英,回车访茅屋。真意各忘形,为我留信宿。鸡黍亦相欢,何须厌梁肉。晚秋天宇澄,露下气已肃。携手步空庭,悠然见佳菊。岂谓淡无姿,幽贞谐所欲。展席面芳丛,开樽荐      。醉来发长吟,聊以写心曲。渊明千载人,相期继遐躅。

      这是一首五言古诗。全诗共二十句一百个字。全诗抒写的是作者与“同必且有夙好”的友人于晚秋时节在城西竹岩别墅边赏菊边饮酒赋诗的情景,既表达了当时他们“相聚为欢”的情景,也抒发了他们“志虑淡泊而简远”的心情。全诗突出一个“淡”字,不但诗句本身平淡无奇,而且还在以下两方面表现出“淡”来:

      一是作者与“儒林英”的交往,可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尽管城西别墅所处的地理位置很偏僻,很少有车来马往(“寡尘鞍”),过于幽静以至使作者多少感到有几分孤独,但是儒林英们还是前来造访,光顾他的“茅屋”。此“谈”一也。在他们相聚过程中,他们都能真诚地各抒胸臆,毫无保留毫无掩饰地交流各自的思想,以至因得意或高兴而忘掉应有的礼貌和应持的态度;而且由于感情和语言方面的投缘,他们一连在一起住了两个晚上。此“淡”二也。在吃的方面,他们不计较饭蔬的质量如何,哪怕吃着普普通通的家常便饭也很高兴,又何必餐餐吃那些大鱼大肉呢。此“淡”三也。

      二是作者借菊抒情。你看那菊花多么的清香袭人呀!然而这菊花又是那样的“淡无姿”。作者并不在乎菊花的“淡无姿”,在乎的是隐藏在菊花身上的那些高洁的品格:它在“蕊寒香冷蝶难来”的肃杀的晚秋时节傲霜盛开。而且散发出阵阵的令人陶醉的幽幽的清香;在严霜的催残下,它仍然保持着高洁的情操。作者用极简练的笔触写道:“岂谓淡无姿,幽贞谐所欲”。廖廖十个字,不但写出了菊花的外形,而且写出了菊花的品格,真可谓字字珠玑呀!这就是作者同友人们“携手步空庭”,悠然所见的佳菊!“悠然见佳菊”是化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然而,与陶老先生不同的是,作者是“见菊”,而非“见南山”,而陶老先生是“采菊”,所见的是“南山”,尽管他们之间彼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悠然”。不知道陶老先生当年见到南山上的什么,又想了些什么,但是从柯潜的这首诗里,我们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作者的所见和所思。作者借这首诗抒写出自己的“心曲”:“渊明千载人,想期继遐躅”。陶渊明所生活的年代是东晋,柯潜所生活的年代则是明代,相隔悠悠千载。一千年前的陶渊明为晋代名士,他不肯为五斗米折腰而选择了逃避乱世的道路,而柯潜与友人呢,除了一人已考上进士正在等待安排工作的进士外,其余的都在朝庭供职,他们同样看到了朝庭的腐败和官场的黑暗,但他们并不想逃避,而是要“幽贞谐所欲”。但是作者为什么又要追随遥远的陶渊明的足迹呢?这与作者在前面所写的菊花在“露下气已肃”的晚秋季节里“幽贞谐所欲”,岂不矛盾吗?这也许是作者与友人们当时酒喝得太多以至“醉来”所致吧。

      本诗的另一特点是“深”。这“深”是由“淡”中透出来的。第一,是柯潜与友人们的交情深,友人们不嫌“委巷”,不嫌“鸡黍”;赏菊时是“携手”而往的;而且交谈时是“真意各忘形”以至于一连住了两夜。第二,是写佳菊是晚秋气肃时节开放,且“幽贞谐所欲”。第三,是作者“醉来”“长吟”的“心曲”,作者笔下的“佳菊”,虽然不似黄巢笔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那样的带有几分杀气,而是要与千年前的陶渊明那样,并且希望有一天能够踏着陶公那远去的足迹。因此,与其说这是一首诗,毋宁说这是作者为我们铺开的一幅淡淡的水墨画。王元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