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六坎闸门”的那段岁月

    “六坎闸门”的那段岁月

      前日,我们几位曾经在“界外底”上山下乡的知青相约结伴来到当年战天斗地的知青点,车过东峤前沁,县道旁有一座高耸壮观的闸门,闸门下共有六个排水孔,谓之“六坎闸门”,这种雅称也成了这一带地界的统称,海水、淡水在这里泾渭分明,各分东西,互不渗透。

      在“六坎闸门”左方,有一片平坦的开阔的地,在一簇簇白麻黄的掩衬下,一长排两层石头厝破败不堪,晒谷场、篮球场伤痕累累,灰窑厂、米粉坊摇摇欲倒……这就是三十五年前名扬“界外底”、轰动一时的“莆田地区盐场五七农场知青点。”

      从1974年到1981年,先后有七十多位十七八岁的青年学生带着美好的憧憬,离开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告别舒适的城市生活,从八闽大地集结到这片贫脊荒凉的盐碱地上,战天斗地八年,品尝着“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酸甜苦辣。

      知青的劳动强度大。知青点的旱地、水田与盐碱滩一沟之隔,知青们所修的“地球”,过去长期被海水浸湿过,故水稻低产,地瓜带有咸味。为了改变土地品质,须付出比其他知青点几倍几十倍的辛勤劳作。一方面要把盐碱性水质排出田外,流入海湾,另一方面应将东圳渠水引入浇灌,同时还要深耕翻腾,填土平整,使土壤变淡,这种细活每年要折腾几次,知青们清晨迎着朝霞,黄昏浴着夕阳,夜晚披着星光;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与天斗、与地斗,一块块不长草的荒凉地经知青巧手改造成了棋盘式的规格良田(一部分水田,一部分旱地),一条条羊肠小道、被知青们修饰成笔直宽广的大路。犁田、育苗、插秧、施肥、除草、收割,在农场大熔炉中,一批刚走出校门的懵懂少男少女,经受了严峻的洗礼历练,学会了这十八般农活。其间,知青点还饲养猪、牛、鸡、鸭以改善生活。创办酱料厂、米粉场、石灰窑等增加收入,由于农活多、副业忙、劳动力不足,大家一个月休息不足两天,农忙时节更是加班加点,手脚被刺破划伤感染导致甲沟炎钻心之痛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但大家都能够强忍疼痛不下火线,展示着自我价值。在农田里干活我们没有休息的概念,干活累了,要想一些正当的理由偷懒,于是,男的围成一圈坐在田头上卷“喇叭烟”(用白烟纸把土烟丝卷成小喇叭)吸;女的几个人结伴跑得远远地上厕所,用这种方法变相休息。在广阔的田野上,我们一路踏歌走来,风雨兼程,苦乐相伴,无怨无悔,留下了我们串串闪光的足迹。

      知青的生活十分清贫。知青点是个大集体,口粮除政府每月供应20多斤外,点里再从收成的大米、杂粮中以工分比例发放,由于正处青春期,加上重体力活,每顿需一斤米饭下肚的男知青口粮紧张捉襟见肘,只有向家里伸手补贴,因食堂没有办菜,开水作汤腌菜下饭是统一的模式,偶尔也有小团体聚餐,最高档享受就是一大脸盆青汤面条的犒劳。当时知青点“共产主义”盛行,每当同宿舍战友回城归队时,所带的瓶罐菜均成为一两顿品尝的佳肴。沿海气候以刮风为主,特别是秋冬季,有时连刮数十天,不能外出断菜已是司空见惯,由于得天独厚,知青点的食盐来源充足,在做强做大盐文化的同时,知青点有两个专利:一是将炒熟的食盐磨细成粉匀洒干饭上顶菜下肚;二是将蒸熟的面粉、炒熟的细盐加水研制的“三合士”充饥,嘿,你还不信,精炒细磨出来的食盐还真香哪!当然,知青们也有过冲动,尝试过偷鸡摸狗的恶作剧的改善生活。

      知青的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夕阳西下,劳作了一天的知青们回到了“根据地”,打球,游泳,弹唱、说笑放松自己,其乐融融。夜幕降临,大家或林荫树下漫步,或聚集在“六坎闸门”上聊天调侃,或在灯下读书笔记。农闲时,知青们还组织文艺宣传队,自编自导自演文艺节目,下农村、到工地、进盐区,唱响时代旋律,歌颂社会主义幸福生活,赞扬共产党的丰功伟绩,深受盐民、农民好评。知青点还组织一支篮球队,除到各工区巡回友谊赛外,还远征仙游糖厂、兄弟知青点开展对抗赛,扩大影响。部分知青还抽调到盐场参加护盐运动,并到盐场化工厂支援生产。

      知青点的劳动、生活以及文化活动,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在历史的舞台中,谱写了一支平实而华美的青春交响曲。从1976年12月开始,知青应征入伍、招工补员、推荐上大学。到1977年底全国恢复高考,大部分知青进入大中专院校。1981年最后一批知青在工交、经贸、粮食、供销等单位录用就业,盐场知青点和全国的上山下乡知青一道 ,完成了历史使命,结束了那段情难断、理还乱的磨难历程。

      斗转星移,时光一瞬如白驹过隙,三十五年一挥间,然而每一个知青来说,却涵盖了生命中的一段美好时光。如今,那片土地又长满了杂草,那幢石构房被无情岁月风雨浩劫得变为青灰,但其痕迹依旧,记忆永存。忘不了知青们朝夕“改造地球”的汗颜身影,忘不了打情骂俏的开心和称姐道弟的肝胆、青春的冲动,“六坎闸门”那段艰辛岁月凝成的兄妹情深,战友情谊将成为永远珍惜的回忆。岁月带走我们夏花一样绚烂的青春,却驱不散留在我们记忆深处那漫山遍野的芬芳。 林如龙   李福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