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涉笔成趣 钩深致远——读郑清为的《聪明花》有感

    涉笔成趣 钩深致远——读郑清为的《聪明花》有感

      我有幸“认识”郑清为先生,起于文章“牵线”。听说他在报上读见拙作《仙游赋》时,十分高兴,到处打探我的通讯地址。终于由文友何清平先生引荐,才取得了联系,可称得上是殊缘。郑老热心家乡文事,爱护文学新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当我得悉他已出版三部专著,便抢时间先读他的散文集《聪明花》,深为郑老为人为文所感动。在《聪明花》里,郑先生那种独抒性灵的格调,满含深沉的志趣,那藏而不露的精髓,简直是涉笔成趣,钩深致远,读后获益不浅。

      《聪明花》中独抒性灵的格调。诚如郑怀兴教授所说:“捧读清为先生一篇篇诗意盎然的美文,浮躁的心情会慢慢平静下来……先生之文章,篇幅都不长,但如诗如画,流露出缕缕真性情,令人心旷神怡。”无须讳言,《聪明花》中的文章,多是千字文,多是描写日常平凡之物事,如看云、听月、戏浪、钓鱼、读画、泛舟等等。这类文章最容易写,谁都能写,但缺少真情流露,很难写出水平,更别说感动读者了。故刘勰认为“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就是说文章是人心的外在物质表现。只要有真心,谁都能悠然见南山!这里,我引《喜雨》篇中的一段“久旱听见雨声”的描述:“我倾耳细听:天上呼呼不绝的雨声与地上喋喋不休的水声亲切交谈,茫茫田野传来‘咕呱咕呱’的蛙鸣声与巴嗒巴嗒的檐雨声互相唱和,雨打池塘水面皱起波纹的痕痕颤动声与雨珠从禾苗碧叶上的轻轻滚落声以及各种雨声变奏的音调……”,我“仿佛从雨声里隐隐听见禾苗们的悄悄拔节声,田野里蕃薯花生大豆们吃吃的欢笑声,纵横交错大小渠道中滚滚流水的哈哈大笑声,以及密集的雨点洒在我雨伞上跳动着那种如撒豆泼珠如吹谷粒的连绵不绝的山歌海曲”,“天降喜讯,种田人能不高兴么?”作者的真情实感,在这一字一句中流露无余!真乃“非陈诗何以展其义,非长歌何以骋其情!”

      《聪明花》中满含深沉的志趣。孔子说:“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文以言志,渐成流派,几乎可与文以载道相颉颃。郑老在本书中所融入的心血,无不沾染着他那独有的志趣,诸如:《钟声》篇中关心国家民族之志,《月夜蛙声》篇中情系农业民生大计之志,《天涯无客不思归》篇中忧患天涯游子团聚之志,“说不尽人间风雨沧桑,道不完世上甜咸苦辣”,岂只收之为文而已?他出身贫苦农家,但人穷志不穷。几十年笔耕不辍,追求文学事业而奋斗不息,无不与他胸怀大志息息相关。郑老幼时母亲年轻守寡,少年时代就辍学当学徒工人,历经反右、“文革”风雨岁月,在曲折艰难的人生道路上习诗作文,把文学事业与自己的生命连在一起。坎坷的道路,使他文学创作更加成熟,其作品更为沉稳练达。品读《聪明花》文章,不仅仅会被先生那份独抒性灵的格调所感动,也会被他文中深沉的志趣所感染。

      《聪明花》中藏而不露的精髓。诸如,《静听,平常听不到的声音》、《吹过》、《听月》、《读画》等篇章,看似文人笔下的语言,其实这些语言何止是仅仅写写文章而已?为文为人,都应该听一听你平常听不到的声音哦!《钓鱼》篇中,那种把贪馋的鱼比作大腹便便的贪官,讽喻不之为不辣!另外,“聪明花”一词,在莆仙大地上流传甚广,几乎可以说是莆田元素了。小时候,听算命先生说我的聪明花会在十六岁时盛开,极度期盼中,结果大失所望,好像没开。因此,我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捧读此书,仔细回味先生的文章,终于明白了聪明花的意义。读有所得,特别兴奋。

      所谓聪明花,仿佛山花,根植于地,历经考验,餐饮精华,终得绽放,各逞艳美。之后,郑老引用刘勰的话来解释柯潜现象,即“若乃山森皋壤,实文思之奥府”。有鉴于此,我猜郑先生要说的聪明花,大概是惟有经历,才能成熟;只有成熟,方能圆融无碍。而今,有些无知的家长,妄起家教之念,不正确引导教育子女,一味地东施效颦,以致有人只因四岁的儿子不会背诵《静夜思》,竟将其活活打死。还有人勉强把孩子培养成才,但多有病梅之态,难免伤害子女,良可叹惜。如果郑老只想探寻聪明花的究竟,仅一篇《聪明花》足矣,何必将它冠为书籍之名呢?或许有以下三种可能,一是自况,或寄托;二是希望提举这个日渐枯萎的名词;三是想诠释其内涵,但又不轻易透露消息,便选择了以形散而神不散的散文予以演绎。我以为,第三种可能比较契合郑老的心意。他以自己独特的经历,淡定的视角和朴实的笔触,把无形的聪明花勾勒出来,希望有心人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毕竟世上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事情太多了,何必自讨没趣呢?这应是郑老不直接点破的原因吧。

      总而言之,阅读郑老的《聪明花》是一番美的享受,可以跟着郑老的脚步,一起游山玩水,仁民亲物,听闻故典,接近乡俗,从而渐入涉笔成趣妙境。如果自具慧根的话,还将获得意想不到的特别礼物——告诉你什么是聪明花,怎样让聪明花盛开。倘若你真能收获到这份礼物,那自然可以感受到郑老那钩深致远的魅力了。卢永芳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