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寂寞梅妃存气节

    寂寞梅妃存气节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这是梅妃被迫迁往洛阳东都的上阳东宫后,写下的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传世诗作《一斛珠》。

      要解读一个人,最快的方式是解读她的诗文。

      时已秋深,漫漫长夜,一弯寒月冷清地映照在上阳东宫的宫殿上。寂寂宫殿里,辗转难眠的梅妃独坐空房,清泪暗流,一盏只能照亮她自己的面孔和身影的孤寂的宫灯,凭添了一种令人心碎、摄人心魄的凄美。《一斛珠》就是在这种心境下写成的,幽怨中透出清高和骨气。

      唐玄宗开元年间,15岁的莆田江东姑娘江采蘋被选秀入宫。那时的长安,何等的繁华盛世,歌舞升平。初入宫来,自是另一个世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赏不完的珠宝衣饰。她聪明灵慧,自小能书善诗,9岁能读《诗经》中的二南,因诗中有《采蘋》篇,父亲江仲逊为她取名采蘋。她也心志高洁,常以谢道蕴自比,写有八赋为宫中所传诵。玄宗因她酷爱梅花,称她为梅妃,并在她居住的宫殿回栏遍植梅树,并特意修建一座梅亭,让她终日里踏雪赏梅,饮酒赋诗。对于皇上的种种垂顾,她没有曲意逢迎。

      她不知道,无情最是帝王家。风流天子唐玄宗也是踏着一条血腥之路坐上了梦寐以求的皇帝宝座的。他铁血铁腕诛灭讳氏集团,扫除太平公主时,何曾心软过?就是后来的马嵬坡兵变杨妃被缢死梨花树下时他也只是“君王掩面救不得”。而且盛唐最不缺的就是艳丽的女人,唐玄宗的后宫里,有数不清的宫女,一个个如花似玉、长袖善舞,忙着梳妆打扮献媚取宠等待着皇上的临幸。而性不喜铅华、淡妆雅服、志节清高、不屑争宠夺利的梅妃注定要被冷落和排斥。

      据记载,开元二十八年十月,唐玄宗第一次见到了以一曲《霓裳羽衣曲》进见的人间绝色杨玉环杨妃,心醉神迷的唐玄宗从此“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集一身”,梅妃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被迫迁往远离长安的洛阳东都的上阳东宫。

      幽居在上阳东宫的日子,她度过的每一天,孤独、寂寞、屈辱、悲愤交织在一起,身份的变迁,情感的折磨,她仰天长叹,俯首低回。但她还是隐忍着、退让着、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有一天可以重沐皇恩。她含泪写下二百多字的《楼东赋》,希望玄宗读后能念旧情。她每天都把耳朵贴在上阳东宫冰冷的墙壁上,谛听远处是不是传来马蹄声响。春去了秋来,上阳东宫的花木慢慢凋零,“满阶落叶红不扫”,她只能坐在重门紧锁的大门内叹息。

      史料里查不出她的生年,唯有卒年确切。公元756年七月,安禄山攻陷长安,江采蘋守节不屈,死于乱兵。而此时,惊得魂飞魄散的唐玄宗携杨妃仓皇西逃……

      掩上史书,仿佛一千多年前照在上阳东宫宫壁的那一弯寒月就照在今夜。

      这是一位品德端庄、才情兼备的女子。她有一颗诗人一样多愁善感的心。她比一般的宫女更多更强烈地感受到幽禁的悲愁与痛苦,她更渴望理解,渴望交流。她是一株梅花,可以经风雨受冰霜,但也需要阳光的照拂和雨露的滋润,而大唐王朝的宫殿只能给她提供冰冷的绫罗绸缎,她只能用诗文来支撑凄清孤寂的生活和卑微的尊严。表面上看来,她是死于安禄山的叛军之手,其实,从她被迫离开家乡,特别是被迫幽禁在上阳东宫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一只逃不出命运的笼中之鸟,她的结局只能是香消玉殒。

      江东村有幸出了梅妃这样一位品德端庄、才情兼备的女子。每次经过江东村,在她的长身玉立的白色塑像前驻足、停留,心中会突然生起无限的惆怅,马路边的车马喧闹会不会惊扰了这位幽居上阳东宫多年的佳丽?陪伴这尊塑像的应该有一株她酷爱的梅花,优雅而矜持?在她默默沉睡的一千多年里,多少风流雅士、文人骚客纷纷慕名来访,把她和浣纱女西施相提并论,把她的归葬故里和被缢死马嵬坡的杨妃相比,褒扬溢于笔端。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女子,何以会牵动人们的幽思?我想,是梅妃身上的这种心志高洁、不辱身节、不肯俯就、不愿逢迎而遭排斥的精神和气节,寄托了文人骚客们自己或孤寂清高或怀才不遇的情怀。文字无言,却可以长久支撑一个人的形象。梅妃的美貌自不待言,但真正使她扬名的就是这种超出容貌以外的内在的精神和节气。张枫丹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