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石头的灵性与表情

    石头的灵性与表情

      都说石头是有灵性的,所以有很多名人崇拜石头。记得有个诗人,这几年经常呆在家里,专心致志地搞石头雕刻。最近我常陪客人去莆田工艺美术城,玉石专区的货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头,贵则上万,廉则数百。那些懂行的客人痴痴迷迷地与石头对视,刚开始,他们的眼光是直的,渐渐的,这些眼光弯曲了,在石头面前低卑下来,在与灵性的对抗中,石头成为王者。

      石头分贵贱,和人一样。但石头的灵性和人的精神一样,是没有贵贱之分的。因此,我认为大邯山的石头与工艺美术城玉石专区里的石头,在灵性上的高度是一致的。

      当大邯山用它的石头折服无数游人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人比石头,确实脆弱了很多。

      看到埭头的大蚶山,会想起南日岛上的九重山,几乎是万象流转的两个极端。传说大邯山是远古时代从海底上浮形成,至今蛎壳与贝壳的生命痕迹依稀可见;九重山则是远古时代,“沉七州”时没有完全沉落的缘故,至今山脚下还有长满鲜苔的石阶通往海里。隐进海底的部分容易引人推测和幻想,从海底浮起的山体更激发人们的好奇与想象。浮沉之间,蕴含了多少苍茫迁变。

      每一座山都有它的性格和表情,大邯山兼俱了陆地与海底的诸多元素,给人似曾相识又难以置信的恍惚感,它忧伤而庄严,坚强而自由。它是另类的———因为有别于莽莽苍苍的山峦共性,它不愿把石头种在山上,半掩去属于它的风光。它喜欢略去所有苍绿,把一块块无根的石头放牧山间,尽兴地流浪。这些原先在海底惯了的石头们,依然保持着自在的灵性。它们或躺或卧或立,或观望或偎依,有的干脆凹成碟状,像天人午餐的蛋挞;有的互相搭靠,形成幽洞,如此一线天光,令游客细细领略了光明和希望的弥足珍贵;还有众多的石鳄纷纷面向大海,爬向山下;众多的柱石或直指青天或拥抱取暖。大蚶山以各种完全祼露的石头来表达自己的庄严,呈现一幅强悍的独立于世的孤傲神情。

      大蚶山的石头是天然的,大蚶山的水是湛蓝的。不妨借另一个人的表述:“只有在九寨沟才能看到这样的水。”其实,对于这样的水,文字描述顶多也是高仿真,它无法很到位地说出那种声色质感。据说这水从未干枯过,生命力犹如湖底的石头那样,静静流淌着她的安祥,在山与岭的夹缝中悄无声息地存在着。倘若指山为父挥水为母,那么,湛蓝的湖水,它以母性涵盖虚空的无尽辽远滋养着巍巍的大蚶山,滋养着天地一方的万物众生。

      大蚶山上,释、道、儒三家神灵并存,庙宇依山壁而筑,四面墙壁及屋顶中,就有一面或两面是天然的石壁,感觉似洞非洞,似房非房,不妨称之“洞房”。各路神灵以隐居“洞房”而更加神秘莫测,逶迤山体的石壁因沾了灵气便有了几许远尘的清寂:儒家温良肃穆,道家自然淡泊,释家超然出世。三教共处,倒也其乐融融,只是烧香求嗣的妇女,所得之子不知拜哪路神仙所赐,今夜梦境,又是哪家道法无边?

      当我看见山中仅有的一户人家时,突然恍惚起来。身处山中,似乎与尘世远隔万水千山;倘若落草山中,似乎又回到数千年前。多少年后,眼前的一切将重归海底?如果可以,不妨也做回清初莆田名士陈恒山,与大蚶山遍地灵石为伴;不要别墅功名,只要一间茅屋、几袋大米即可,蔬菜就自己种好了。张玉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