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彼岸花开,诗树长青 ——痛悼施清泉

    彼岸花开,诗树长青 ——痛悼施清泉

      寒冬刚至,施君就先史铁生走了,那样匆忙,那样不甘,那样义无反顾,案桌上仍放着顾彬的《20世纪中国文学史》,但施君却永远不会来取了,来不急看到兔年的报春花开,来不急听贺岁的爆竹声响,就这样消失了。关掉屋灯,静静地在坐在书屋的黑暗里哭泣,再一次咏诵施君《写给嫦娥奔月计划的情书》,“我喜欢你芳名中,美丽而端庄的前一半,总是情不自禁,从这两个黑眼睛的汉字,由外而内想象你无人能够抗拒的温柔,。。。。我喜欢你芳名中,周密而自信的后一半,总是情不自禁,从这两个黄皮肤的汉字中,由近而远想象你无人能够企及的豪迈。。。”。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天涯海角,等待昙花再开,只听到土壤萌芽,我依然张望着,彼岸没有灯塔,黑夜却刷白了头发,哪一程路,有余花,能芬芳你永生的诗情?哪一阵风,能听到你的歌唱?哪一滴水,是你情不自禁要歌唱的世界?今夜,寒风如诉,你仍会在彼岸歌唱吗?

      施君,我却再也听不到了!也许,那是天堂的绝唱,凡人是无福聆听的。

      从同窗到同行,虽都在爬格子,当书虫,但我是在为糊口,施君却是为希望和梦想写作。每看到他的大作,总在诧异,为何性格内敛的老实人,沉静如水的君子,竟也能诗情澎湃,燃烧如火,从自由诗到赋,施君总能在编《莆田文学》诗歌版和任《莆田侨乡时报》副主编的繁重的工作中写作,我不知道他的同行们是否也那样专注文学,专注诗歌,在文学业已沉沦和堕落的年代,写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不仅要有信心,而且还要有童心,到哪里去找一方静土,怡养纯真呢?不相信过去的年代说,愤怒出诗人,其实太平也可出诗人,只是少了“莫道书生不仗义,头颅掷处血斑斑”的豪情,柔情也可以似水,似施君那样,对万物充满感恩,在他,一花一水一都是一世界,一草一木都是一天地。至情如施君,在诗海里,每一秒钟都很快活!

      这样快乐,这样童心。这样爱书如命,这样诗兴如泉的人,我原以为是与病魔无缘的,两年前,畅饮与小舍,惊于施君的豪量,也受益于施君的学养,耽于山水,仿佛不闻人间烟火,却痴心于诗赋,谈吐皆诗歌,往来如君子,呜呼,上苍何眷,竟让施君先去?

      虚空有尽,愿君无穷,彼岸花开,诗树长青。施君一路走好!

      网易    非儒非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