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行吟着田园牧歌的作家——读庆胜《田园牧歌》

    行吟着田园牧歌的作家——读庆胜《田园牧歌》

      一口气读完庆胜君第三部专著《田园牧歌》时,已是夜静更深了,但仍大有余兴未尽之感。也许有着类似的田园出身和雷同的从文经历,他的为人处事立文,我都十分熟悉、感佩和关注。

      人如其文,庆胜君是位感性的人。当他以数分之差落榜而成为一位面朝海水背扛货物的码头工人时,他的肩膀扛起的是累累的重担,他的身上挥洒的是裹挟着浪花的汗渍,生活的脚步尽管沉重,而坚毅的他总是咬紧牙关在洗去白昼的铅华后,更于夜深人静的海边某个小渔村中,写出了一篇篇带有感知同事、感情友人、感恩领导的情感乐章。这本新著中《早晨捡破烂的老人》、《我给民工让座》、《我为穷人办好事》等就是如此感性的作品,这些看似闲话的娓娓叙述中不觉唤醒了人们日渐消沉的良知。从中不难看出他写作的用心用情,而他也是一直用心用情地去书写生活,所以他的文章能够时刻散发着一股泥土的芳香,使读者爱看、想看,从而成为一部耐看之作。这种没有宽且大题材却异常有生活气息的写作,恰如贾平凹对散文感知所言:“在写作时常常把一件事说得清楚之后又说些对主题可有可无的话,但是,这些话恰恰增加了文章的趣味。天才的作家都是这样,有灵性才情的作家都是这样。”

      庆胜君写文章是个极容易感动的人。他常常说:“乡村这块充满希望的土地,是我写作的源泉。”系统地看过他的书就会发现,凡是发生在他身边的有意义的、积极向上、启迪人生的感动之事,都为他所关照,它们犹如生活歌谣一般在他的演绎下总能于细微之处传唱出感化的力量。如《遥远的春节》、《又骑上自行车》、《乡间广播响起》等,使人在红尘飞舞中不觉停下脚步追忆一番,不由感慨万端,发人深省。而且他的散文有趣味还在于形式多变,语言清新,节奏明快,感情丰富,使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觉得庆胜君的散文不以写事而写文,不以传人而立篇,一件小事在他的眼中,可以形象地写成意义重大的教育题材,一个坊间人物在他的笔下,可以是以小见大地反映社会群体的一幅“浮世绘”,故而在他的家乡有不少读者群。

      此外,庆胜君还是个感恩的人。热爱生活的他在其笔下从不吝啬他感恩的情怀,他喜欢“家乡的电影院”,他回忆“屋后那片森林”,他“想起早逝的朋友”,他“夜观昙花盛开”······他说:“这辈子,我注定离不开这一方散发着泥土芬香的热土和那些可亲可敬的农民兄弟。”所以,他给“农民工让座”,他‘为穷人办好事”,他“播种绿色的希望”,他“为农民消费者撑起‘保护伞’”……他在为人作嫁衣的同时,也为自己绘就了精彩的人生。可以说,《田园牧歌》是一部魅力独具的个人文化书,一方面是从文化资源与信息角度而言,另一方面则是从文学角度来说的。能在轻松愉快中得到有关信息,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了。一篇好的散文所应表现和所具备条件是融故事、信息、情感于一体的,使读者在得到艺术陶冶和情操熏陶的同时,也接受其所带给的信息,这便是成功之作。也许是由于他对所写的事物熟悉了解之至,无论什么题材,在他的笔下都能驾轻就熟,甚至举重若轻。读这部散文集,给我最强烈的震撼,就是庆胜君对乡村的无私、无限的热爱。字里行间,无不倾注着他对莆田沿海这片热土的真挚情感。特别是他写《故乡埭头》和《远去的古井》,文字中涌动的那种强烈的爱,几乎达到了自豪的地步,这是作家艺术感觉的体现,而这种艺术感觉之源泉,就是发自他那颗感恩的心。

      也许有相同的际遇,我很赞同庆胜君在前言中所表述的那样:“……在漫漫的人生路上,无论走往何处,走得多远,我总会把‘乡村’两字紧紧地攥在心里,永不丢弃,永不背叛!” 读这本厚重的带有田园气息的书,犹如在空旷的田园上引吭高歌一般,有股“与时代精神同步的阳刚之气”。无论是他的文学作品,抑或是新闻通讯,无不透出一股清新的时代气息,正如他的后记中提到的“追求文学的艺术性与新闻的现实性有机地糅合在一起,做到每篇新闻作品具有浓郁的文学色彩,每篇文学作品蕴含着强烈的时代气息。”这一点在书中后一辑的报告文学中显露出独特的艺术魅力。他无疑是个写情的高手,无论在他的散文中,还是报告文学里,都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点。如《万峰村的变迁》一文,开篇落笔便写到“秋风萧萧,满目苍凉”,一笔表过,即把昔日万峰村的困境展现在读者面前,然而,笔锋一转,“春雷隆隆,雄鸡破晓”又给看客一个惊喜,这种跌宕起伏的意境,就像小说家一样,人为地设置悬念,使人欲罢不能而有进一步探个究竟的欲望。这就是作为一个作家谋篇定局的高明之处。

      庆胜君作文时,常常或引经据典,或引用诗词,或插入民间传说,融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都写得细致如雕,生动如歌。《田园牧歌》一书里,比比皆是,而且用得恰到好处。我时常觉得庆胜非科班出身,书本读不多,但他牢记自身非科班出身而奋斗不息。正是他的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使他把“唱歌跳舞”的时间用来熟读中外名篇名著,无论天文还是地理,官方的还是民间的,他都能把她当作知音来认识,并把里面有益的词、句、段……装进脑海储存起来。到了写作时,厚积薄发,往往随手捻来,定格于文章中,相嵌在读者的心里。

      能把乡土中的一些人和事挖掘出来写成文章已属不易,又能引起读者产生共鸣的乡土作品更是难能可贵。乡土作家庆胜君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这与他刻苦奋斗精神是分不开的,同时也与慧眼识珠的领导或长辈的“伯乐”精神分不开的,所以谢君曾常用“幸甚”为笔名。

      “幸甚”,多好的笔名,但愿庆胜君在写作路上多“幸甚”!我们也“幸甚”地看到他更多、更好的作品!(林文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