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在上海看《春草闯堂》

    在上海看《春草闯堂》

      忽接上海福建商会老黄来电,邀我观看《春草闯堂》。心喜,随即答应。我在浦东办好事情后,立刻赶赴上海戏剧学院剧场。这是十月八日,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

      我喜欢莆仙戏,《团圆之后》《秋风辞》《晋宫寒月》等我都看过。《春草闯堂》是仙游鲤声剧团的拿手好戏之一,诞生至今已有三十一个春秋。该剧曾赴京参加国庆三十周年献演,分获创演一等奖。二OO九年,荣获文化部颁发的“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大奖”。今年五月,参加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演毕台湾同胞掌声经久不息,谢幕亦难。一出好戏,往往常演常新,并根植于大众心疆。

      如果记忆没有偏差的话,那就是三十周年国庆的前几天,鲤声剧团晋京献演路过上海,借“瑞金剧场”演过《春草闯堂》。剧场离报社不远,我自然不会放过一睹为快的良机。上海观众为之讶异、惊叹,“莆仙戏太好看啦!”尤其是台上的轿夫,起轿、放轿、换肩、上坡、下岭,动作逼真生动,那演技真是了得!至于戏的内容,我当时想得并不多,但觉它别开生面,眼睛向下,喜剧地塑造一个丫头,打破了当时文艺界的沉闷氛围。莆田人呀,就是敢领天下之先!事后报纸上有文章称莆仙戏为“宋元南戏的活化石”。

      而今夜在上海重看《春草闯堂》,一慰乡思,而且有了新的体悟。曾经得到过余秋雨先生“调教”的上海戏剧学院,出了不少明星大腕,选择这里作为巡回演出的第三站,一种品位自在不言中。上海仙游商会当场捐资剧团拾万元,表达了支持家乡文化事业的赤子情怀。台上台下,满场皆为莆仙人,演出前后,乡音不绝于耳,让人疑为置身于故乡。

      绛红色的大幕随着“报鼓”徐徐拉开。这一拉呀,非同小可,拉开了一幅历史画卷,跳出了剧作家的独运匠心,突显了演员的奕奕神采。布景简洁、鲜明、经典,基本上是“一对一”地服务于每一幕的内容。剧情跌宕起伏,非常紧凑,推涌向前,高潮迭起。莆仙话的唱白之于乡亲(遗憾的是我无法用普通话表述),那种效果是独有的,听到会心处,观众席上时有突爆乍敛的笑声。

      演出之后,随团的莆田电视台和莆田晚报记者采访了我。匆促之间脱口而出,也不知说得在理否。我谈了几层意思:一,编得好。幽默而不失庄重,夸张而不失原本,寓讽刺意味于诡谲的断案、强权与正义的较量之中。全剧浸染于人性,相府丫环春草、小姐李半月,乃至李相国,都被人性“一网打尽”。小姐与丫环知恩图报,排除万难,最终使得义胆侠骨的薛玫庭获救;三朝元老李相国,既爱女儿又顾虑脸面,但到头来还是拗不过女儿的缠绵,绕不过轰动朝廷、京畿的既成事实,只得接受“冒出来”的薛玫庭为婿,人性的胜利也让他脱离了“欺君”之嫌。编剧让主角春草,一棵“草”,一个小丫环,“导演”了一出人间“喜剧”。其实,春草闯的岂止是知府公堂,分明还闯了各式人等的灵魂秘室。二,演得好。从不自卑、义勇机智的春草跃然台上。扮演春草的演员举手投足,一颦一笑,浑身上下都是戏,特别是她踟蹰的碎步,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她的脚下功夫。抬轿的演员依然表演得那么出彩,毫不逊于当年,可见莆仙戏后继有人。值得一提的是,人物内心世界的开掘,剧中的主要人物,或感动、或犹豫、或惊惶、或无奈、或急中生智,都通过个性化细节做了细腻传神的刻画。三,现实性。现代人看《春草闯堂》,免不了会联想到当今的人和事。公平、公正办案做得怎么样?像知府胡进那样的媚上德性,生活中绝迹了吗?深明大义、懂得感恩,不是需要大力弘扬吗?无论哪个朝代,不是都不能无视民心民意吗?四,路子对。剧团谋发展,需要更多的财力支持;莆田在发展,需要更大范围的凝聚人心。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不能忘了众多外出打拼艰苦创业的游子!鲤声剧团走出梓园、深入外省市为莆仙人巡回演出的做法值得提倡。

      离开上戏剧场,乡音渐渐远去,眼前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很喧闹,很上海,不禁有点惆怅。春草,何时再闯上海滩?□曾元沧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