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兰溪寻梦

    兰溪寻梦

      我所喜欢的秋季来到了。

      一到秋天,总是想起旅行。对于秋天和旅行,贯穿着共通的心绪。今年的夏天似乎特别卖力,时序已入秋,但阳光依然咄咄逼人。伫立在木兰山颠的曙光女神,从她那橘红色的闺楼里慢慢地撒下了玫瑰色的万道光芒,溅在草丛中,渗入山下的木兰溪,泛着数不清的涟漪,轻快地流向大海,从古流到今,从遥远的过去流向那茫茫的未来。

      这也是八月中旬的事。那些天,木兰溪畔悄悄地来了五批神秘来客,他们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和国内深圳,因为突如其来,不同肤色不同语言,几乎让岸边的行人都驻足观望。他们是代表5家城市设计机构来木兰溪两岸实地考查,为参加木兰溪两岸城市设计国际竞赛活动而来的。

      “新城崛起饮马兰溪”诗人市长梁建勇一来莆田就在木兰溪畔寻找自己的梦想。沉寂多年的木兰溪又要开始梳妆打扮奉献自我了。几千年来,她用甘醇的清泉,年复一年地滋润着兴化大地的无数生灵,孕育了兴化大地的悠久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她无愧于兴化母亲河的称誉。

      就在出门前,我在网络上找到了一幅木兰溪规划图。早晨六点钟,我们按照计划驱车来到兰溪寻梦的第一站,建于北宋年间的大型古堰——木兰陂。

      九月来了,秋意渐浓。它潜行于薄雾的凌晨,又消失在炽热的午后。我现在来到木兰陂旁俯瞰奔腾而下的水流,心中还在思考着梁市长的美好蓝图。隐藏在这些逻辑的段落和指示箭号下面的是一则微型的赋格的艺术。

      “清清溪水木兰陂,千载流传颂美诗。公尔忘私谁创始,至今人道是钱妃。” 这是诗人郭沫若1962年途经莆田时写下的有关木兰陂的诗篇。

      水与女子。总有一段段解不开的缘。

      木兰溪,因为一座陂立名的溪水;因为一座山,一个女子,而芬芳千古的溪水。由于大陂建于木兰山下,从此名曰木兰陂,这条溪流久而久之就得名木兰溪。

      每逢雨季,它曾像失控的野马,四处奔突,无人可以抑挽住它的缰绳。它从戴云山支脉的笔架山,经永春、仙游,一路汇聚360多条溪河涧流入濑溪,横贯莆田中部南北洋平原,蜿蜒向东经宁海出三江口注入兴化湾,并入东海。而每逢海潮起涨,大潮时,海水会沿着溪涧水路回流至平原,像从海里翻腾扑岸的蛟龙。

      如果没有那位如水的女子,如果没有她那一般人所以没有度世济人的胸怀与勇气,如果不是她执意挽住狂澜的意志感动了后继者,木兰溪两岸的村民仍然要蒙受着种种庄稼被淹、村舍被毁的噩梦。

      木兰陂是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中国五大古陂之一,也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之一。其实,她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水利灌溉方面,她的建成还为中华民族矗立起一座不朽的人文精神丰碑。水与文化,更是一种纠结揉合的相融。

      这滔滔不尽的木兰溪水不但给两岸人民以舟楫之便,灌溉之利,还孕育了灿烂的莆田文化。她哺育出两岸灿若星辰的历史名人:梅妃江采苹,宰相陈俊卿,与文天祥“隆名并峙”的民族英雄陈文龙、布衣陈瓒,以权谋公的岳正等等。

      每逢春水初涨,陂上溪面宽广,水平如镜,桃红柳绿,溪水泱泱,两岸绿树青山,倒映水中,风光美如画。陂首枢纽工程为堰闸式滚水坝,每逢山洪暴涨,溪水越坝飞流而下,汇成瀑布,发出雷鸣声响。木兰陂因此还以“木兰春涨”著名,而列入莆田二十四景。

      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木板船让木兰溪拥有生命的种种悲喜交集若回绕的柔笛轻亮或二胡散发出古色古香《二泉印月》的韵味。想当年,一条木板船便承载了很多到达的愿望。它是木兰溪的主人公,没了它,整条溪就荒凉了下来,也暗淡了下来。它的存在,属于木兰溪终其一生的信仰,没了它,木兰溪也就不复往昔,又宛若一个简单而深含意味的偈语让人一度走神。 “意欲何去?金舟玉舸,美兮伟兮!”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落日余辉包裹的艄公的身影如今也已淡出历史的画面。

      车子驶过六部桥悄悄地停在边上的几幢破旧的房子门口。大房子可能是六七年代建造的吧,一溜过去有四五幢,红色的砖头,青色的瓦片,门口处站着几棵有些年头的老树。门房告诉说,这个地方那个时候很是热闹,后来不知为何厂子关闭了,现在被人租用作仓库。那个门房刚刚起床洗涮,从他唠叨的嘴里依稀可以听出这是个废弃多年的旧船厂。

      一起同行兼司机的陈总是个洒脱又有创意的男人。他激动地告诉我们说木兰溪两岸开发后,这块地方非常好,分明就是北京的南锣鼓巷酒吧。如果在旧房子门前高挂小红灯笼,装修风格回归传统、朴实,遵实于古典的氛围和格调。这里让人感受最多的就是那种幽静曲徊、高树矮墙的溪岸气息。

      我们在宁静的红房子后面徘徊了十几分钟不肯离去。陈旧的砖墙、时尚的装饰、大红的灯笼、古朴的大门都能带来一份深厚的怀旧情绪。或许,在陈总眼中开家和谐、自然、身居闹市却远离闹市的喧嚣酒吧,然后再以主人的身份,在这里享受身心的放松,或看书、或带着电脑来加班,或者邀朋友小聚、甚至洽谈公务,这是他人生中的另一个梦想。

      清晨的木兰溪,格外的寂静。突然,从木兰溪南岸吹过一阵风,然后向北岸掠去,在那里归于沉寂。风儿掠过的地方广袤无垠:风儿用自己特有的旋律和节奏为兰溪积攒力量。

      车子在黄头桥和月波亭短暂停留后,继续缓慢地行驶在溪坝的防汛公路上。在这个洋溢着现代物质文明气息的城市一隅,居然有一条幽幽深深的柏油路静静地蜿蜒在木兰溪畔。

      友人感叹:是谁将柏油路洗刷的如此清澈而幽静?

      沐浴着沁人心脾的晨风,心中顿觉安然。道路两旁沉睡中的树木和花草,被我们的车轮声惊醒,睁着朦胧的双眼,在晨风里相互摇曳,早起的小鸟在岸边跳来跳去,偶尔也高歌一曲,在静谧的清晨,宛如天籁之音,徐徐而来。

      站在坝上眺望,兰溪两岸不远处,鳞次栉比的现代建筑像一排排迈着整齐步伐行进的钢铁士兵一样向溪岸进逼而来,此时吸一口从远古吹来的清风,心中不觉感慨万端。

      五百年前,明代户部尚书郑纪告老回乡,泛舟木兰溪,留下“鸟飞鱼跃随双棹,云影天光共一舟”的优美诗句,情景交融,声情并茂,读罢令人心醉。五百年后的今天,不知又将是哪位名人志仕,在木兰溪畔遗落另一个千秋大手笔呢?郭清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