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书香缘自浩然气——读章武的《东方金蔷薇》

    书香缘自浩然气——读章武的《东方金蔷薇》

      章武是我最喜欢的莆籍散文家之一,他长期从事散文创作,出版散文集多部。2007年夏,结集出版了《东方金蔷薇》,不知为什么,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置于床头随时翻阅。阅读之时,总感到有“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扑面而来,令人震撼。满卷书香,沁人心肺。

      作者在《跋》中说:“本书共收近作45篇,内容多与文坛艺苑人物有关。”“或神交古人”,“无限神往”;“或追思前贤”,“不胜忧伤”。或邂逅当代名家、文朋艺友,“感受点点滴滴友情的温馨”。作者说,他们如师如友,如父如兄,故以敬畏之心,感恩之情,描述他们。情真意切,令人动容。

      什么是蔷薇呢?词典如是说:落叶灌木,茎细长,蔓生,枝上密生小刺……花白色或淡红色,有芳香。果实可以入药。也叫野蔷薇。作者则剔以嘉名“金蔷薇”,表达敬畏之意吧。

      所以,这是一束带刺的美丽的令人敬畏的芬香的花。这是一本追思前贤琴心剑胆、讴歌先辈铮铮铁骨、浩然正气的力作。本书分为神交、追思、侧影、寄远四小辑,涉及古今中外文坛艺苑名家40多人,其中有陶潜、李白、杜甫、苏轼、徐霞客、冯梦龙、蒲松龄以及鲁迅、巴金、冰心、茅盾、朱自清、丰子恺、郁达夫、冯雪峰……外国的有马克·吐温、中岛和井上、东山魁夷、内山完造等等。作者以散文家的敏感和高超的艺术手法,善于捕捉前贤的细节特征,往往寥寥数笔,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栩栩如生。“信手勾勒”,名家大师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章武给人的印象是朴实无华,温文尔雅、稳重含蓄。文如其人,其许多散文都给人以积极、健康向上的美的享受,我觉得,章武也一直在追求美、创作美、讴歌美。对家乡的人和事,对祖国的山山水水,对解放后的沧桑巨变,他一直怀着寸草之心、赤子之心激越赞美,他的散文中,无论何时何地,都有郭风《叶笛》中说的,“有太阳的光明”。

      在本书中,有一篇《穆如清风》,章武以敬仰之情,从多个侧面描绘了“我心目中的郭风”,客观真实再现了郭风的人品文品,这篇万把字的人物纪实散文,是所有追思郭风散文中最长最好的一篇。因为他在郭风身边工作、生活了30年,他比其他人更深刻地了解这位乡贤。文中,章武说:“他是一位温柔敦厚的长者。一位学贯中西的智者……一位著作等身但却拒绝炒作的成功者……”作者满怀激情连用了18个“一位”。今年1月在追思郭风时,这18个“一位”被多家媒体和网站引用。善哉!

      跟郭风一样,章武也同样对莆田情有独钟。在《有朋自远方来》中,作者说,有一年,陪同一个德国大画家到闽南去,“车经老家莆田时”,“我说,这里是唐朝梅妃的家乡,她可是了不起的才女,连贵国的伟大诗人歌德都十分崇拜,他所翻译的唯一一首汉诗,就是梅妃的《一斛珠》”。还谈到歌德和孔子一样伟大,但孔子编的《诗经》,比歌德的诗“早了将近两千年”,“这下子,轮到德国画家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了。”随时不忘老家莆田,随时找机会“说俺家乡好”。在《舍弟章汉》文中,章武提及九十年代在《湄洲日报》副刊开辟《骥斋随笔》专栏事。我和报社同仁至今念念不忘。当年,郭风和许怀中老师携手开辟“双松图”专栏,章武、章汉哥俩则联袂推出“骥斋随笔”,大大提升了湄洲日报副刊的文学品位,凸现了莆仙特色,在全省同行中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受到了省新闻界老前辈王仲莘的好评和肯定。笔者亲身感受到章武对本人工作的支持,以及对“老家莆田”文艺工作的关爱。

      在本书中,作者有感于前贤的琴心剑胆,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直抒胸臆。如《聊斋幻影》篇,篇末,有感于蒲松龄屡试不第,作者写道:“我忽然想到,应该感谢当年那些昏庸的考官,感谢他们的朱砂笔,终于没点到蒲公的考卷,否则,中国历史上只不过多了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官吏,却少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大文豪”。语出惊人,很有见地。在《鄂州西山与东坡赤壁》篇中,作者着重写湖北黄州,即苏东坡谪居四年零两个月的地方,“也许,这是他一生中最倒霉的一段日子”,但是,东坡“诗如泉涌,文如潮涨,词中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散文中的前、后《赤壁赋》,小品中的《记承天寺夜游》,不仅代表了他一生创作的最高成就,而且在中国文学史上雄踞一方,彪炳史册……该是精品中的精品了。”作者最后也发表了议论:“仕途不幸文章幸。苦难,往往是一个作家成熟的阶梯”。

      《雪峰皑皑》篇,是描述冯雪锋的力作,文中传递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信息。作者笔下行云流水,夹叙夹议,慷慨陈词。说冯雪峰是浙江义乌赤岭镇神坛村人,参加过红军长征,经过七年艰苦创作,描写长征故事的长篇小说《卢代之死》终于杀青。然而1957年,被错打成右派,1961年,摘去右派帽子后 ,准备第三次修改书稿,不料竟有人对他说,“你不适宜写”。章武义愤填膺写道:“这真是岂有此理!关于伟大的长征,关于人类史上最壮丽的史诗,身临其境者,爬雪山,过草地,为之浴血奋战者不能写,那么,还有谁更适合呢?冯雪峰一气之下,把书稿投入火炉,付之一炬!”作者指出,这“是中国党史、军史和当代文学史无可挽回的损失!”冯雪峰一生的命运特别坎坷,受尽冤屈,饱受摧残,“最后,在贫病交加中含冤去世”。仍然对党赤胆忠心。作者称赞冯雪峰“骨头里的含钙量特别大”。这位文武双全的老红军百年诞辰时,骨灰由北京八宝山移葬老家山上。一贯不题辞的朱镕基,为其题写“冯雪锋墓”四个大字,并自谦其字拙劣,“只可藏之深山,不足为外人道也”。一个是不怕万丈深渊的总理,一个是宁死不屈的作家,堪称一段千古佳话。这佳话当与“深山”一样万古长青。

      作者还写了邓拓和《红岩》作者罗文斌的劲松品格和悲惨遭遇。作者说邓拓“士可杀而不可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红岩》的封面,只有红与黑两色:红色“仿佛血染一般”;“黑色的,是一颗劲松,挺立在天地之间,犹如钢浇铁铸……”作者以敬畏之心,描述前贤的悲壮身世,字里行间似乎可见热血沸腾、怒发冲冠,欲罢不能,满纸洋溢着浩然正气,撼人心魄。

      当然,《星汉灿烂的日子》,写的是全国文艺界“两会”的剪影,群星璀璨,云集首都,临似“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作者现场随手拈来,妙笔生花,如小通讯、小特写,短小精悍,情趣盎然。如“总书记画龙点晴”,“温总理心中有数”等,比专业新闻记者的会议报道要生动得多。

      总之,本书既有“大江东去”,也有“小桥流水”;既有“怒发冲冠”,也有“柔情似水”;既有“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的悲情壮志,更有“建设和谐文化”的激情满怀……□许培元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