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凤山走笔

    凤山走笔

      人在山中,每天打开门,看见的无非是横斜青山。起初把山看做山的时候,人们努力走出群山包围,后来,看山不是山,却又眷恋群山怀抱,现在看山还是山,谁都不想再躲避她的殷勤,心想:安然在山中做一个山中人那又如何?岑寂袭来时,正好可以再次检视空旷苍穹里黯淡已久的壮阔璀璨,从“……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特泉兮荫松柏……”一路凝望,层峦叠嶂里涌动着碧水星光云走涛飞。况且适逢酷暑,山中清风拂面,由不得不让人羡慕。彼时闲卧南窗之下,有风飒然而至,清凉伴随林间居高声自远的蝉声蔓延,不管是此唱彼和拖腔拉调还是孤独寂寥单调局促,即便是炎蒸聚拢的正午吧,悠然望南山的农闲时节,山野绵延着那么多青葱叠翠总让人心中欢喜,此时一身清闲胜似羲皇上人。这是夏日山中的闲适。

      山连着山,从一片生活了许多年的山里出发,去走一走另一片想念了许多年的山。

      生活了许多年的这一片山地养育着勤劳厚道,也生长一些林木,林木遮覆着土壤,土壤遮覆着沙石,地表绝少奇岩怪石。走出寻常山地的山里人,即便走到天涯海角任凭岁月流水冲刷毕竟不能完全涤除干净山地气质。若是问起家山佳处,搜肠刮肚之后,兴许你得到的是咬口结舌张皇搪塞,不用抱怨天公不公,风光奇崛的凤山不远,除了屈指可数一两次匆匆路过,又何曾一心有意光顾?

      如果“天下名山僧占多”此言不虚,那么凤山真算得上是“名山”了。不用搜查尘封虫蠹的典籍,唐代迄今一千多年的历史在民间口耳相传。丛林坐落九座山,九座山形似凤凰来仪,宝刹建在雄凤顶冠,遂名凤顶,沿用至今。正觉祖师在河南嵩山少林寺专研少林宗旨参悟禅机修持戒法精通武功,之后勘定寺址,据传建寺时有伏龙驼象搬运木石,又巧设四库:寺东有银库,寺西有龙潭温泉和米库,寺南有酒库和蟹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贪多未必能够得到,至今乡里流传“捧也十八,抓也十八”的民谚。神奇山寺也和尘世一样遭遇过鼎盛兴旺和寥落破败,明代嘉靖年间被火焚毁之后万历年间由意空筹资重建,香火未曾断绝。人心向善,成灰的只不过是木梁,颓坏的只不过是石龛,历经沧桑,大雄宝殿前岿然对峙着八米高的六角形实心石塔固然融汇着佛禅文化,然而镌刻在巨大石柱上撼人心魄的楹联“创修历一十朝耿耿金精龙象伏,气量涵三千界巍巍宝殿凤凰仪”更是昭示着佛理精髓。多少人不辞山高路远,迢迢跋涉,到此寻幽探秘,拨开岁月迷蒙烟云,可以隐约窥见山寺往昔辉煌,近年在漳州东山岛古来寺发现的清嘉庆年间《香花僧秘典》记载:……九座寺,唐懿宗咸通年间,正觉禅师号智广上人倡建,凡寺舍九座相连,故称九座寺,事倡严整威仪,肃恭斋法,钵承南祖临济义宏禅师,广传临济正宗,寺僧五百余众,有南少林之誉。有关专家进一步考证,更加确证了仙游凤山九座寺在禅林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是南少林和红花会的发源地。形态各异的沉默石头记录着远去但并不消失的风云。

      无尘塔和九座寺一脉相连,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塔为三层石构,八角空心。塔心一空,石阶就盘旋而上,石缝晕染一些苍苔。斜倚塔壁,犹疑之间就让人少了许多风尘俗念。仰望阳光来自苍穹,来自地底的岩石堆叠屹立成塔,销磨千年光阴,犹自突兀向青天。打量着塔的高度,端详着石壁上的奔龙舞狮护门卫士浮雕,历史烟云厚重在檐壁里。风侵雨蚀,抚摸着石柱,丛林蝉噪,无尘塔一如既往地镇静。

      凤山,神仙游览过的邑县,凤凰起舞,山水呈祥。村道蜿蜒,宁静整洁的村庄陆续扑进眼帘,心中的赞叹多了,面对千年红豆杉郁郁青青,高耸炎天热地外的大山深处,从一座深山来到另一座山深处,我若有所失的摸样肯定和红豆杉无关。红豆杉有知,枝桠横斜,大山不仅在沉默里投影着沉重的荒凉。筛过枝叶的阳光跳荡在脚下,我依然在奔波途中。

      青山各显灵异,如雄狮入睡、似猴子抱桃、若犀牛饮涧,千态万状,不一而足……俯临凤山村背后的那座山,山脊赫然烙印着石头纹路,当地人说是“蛇蜕壳”,我宁可相信那是青山的脉搏,靠近了,兴许可以听见隐隐的搏动。

      再往前不多路,再怎么审美疲劳的我们都被溶溶漾漾水波洗清洗净,神清气爽,风从水上来,从绕过那道山崖拐过那片村庄的平坦水面上来,淙淙水流可以洗耳也可以洗心。风行水上,自然成波纹。不起涟漪的崚嶒远山峭拔生层云。云在的地方,流水格外清澈从容,洋洋洒洒平铺在宽敞石床上,像是一直都在商讨着矫正着酝酿着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梦想。站在水中央,涉足成形的蓝图涵纳禾苗凝望的眼神照亮禾苗之外翩然高飞的三三两两白鹭悠悠。眼下仙水洋溪水缓缓滋润沿岸稻香果甜,不远的将来,水声将洋溢出别样的热闹和繁荣,乡里人说:这里将成为面积超过白水洋2倍的漂流胜地。白水洋只是慕名而已,眼前的仙水洋分明已由部分裸露和更大面积隐藏在薄薄植被下的大片岩石烘托撩人心魂的水中美梦。

      听从水声的召唤,逐水行走。在一座小型蓄水库前,作短暂的歇息。弧形的石坝弓起背也收拾不尽柔柔水波。最难消受水作眼波横的无尽柔情,石骨铮铮,揽入山青云白。溪水之畔,稍立片刻,小幅悬挂起来的瀑影也令人难忘怀。

      继续往下游去,村居又在眼前,名为官田,望去村里多数是上下两层土木结构的楼房。溪面没有桥,溪心就地取材,一排高出水面的搭石历历如齿洗漱水韵幽蓝。风摆杨柳水弄桃杏,寻常人家就在对岸喊出陌生的熟悉。

      凤山,移步换景的神奇地方,我的拙笔写不出你千分之一的山奇水秀,更甭提山水深处的风土人情。一颗简单的心却祈盼纳须弥于芥子,当一盏灯映现熹微,我分明又看到山连着山,绵延不断,挺拔大地的脊梁。

      走笔至此,脑海中忽然浮现前去凤山途中一个细节,车子行驶在正翻修扩建的公路,曲里拐弯,路途中偶尔遇到挡车的挖掘机正在作业,铁臂一伸一缩,几个路段路面散落着大小石块。车过了广桥以后,在一段堵塞的道路前,停了十来分钟,西苑乡人大主席拨了几个电话,我们在空调车里耐心等候,喜欢大自然风光的摄影家安步当车,悠然在车外漫步观赏,看梯田碧浪起伏。作家老王称赞主席“现场为民办实事”,还真灵,不一会,路通了。眼看环山公路接通,如同接通电路,云遮雾罩的凤山未来是光明的。好比是凤山植入梧桐,美景、古迹、田园、温暖的笑容、适宜的气候都是等待了千年的凤凰即将和鸣起舞。(纪朝阳)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