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悠悠兰溪思钱妃

    悠悠兰溪思钱妃

      每次走在故乡的千年古堰木兰陂上,眼前就仿佛伫立着一位侠骨柔情的木兰溪女儿———钱四娘。

      翻开莆田史书,史书没有详细为钱四娘作传,只记下了粗粗的线条和脉络。让我触目心惊的是她的生卒年:1049-1067。要想真正走入这位舍身救难、慷慨赴死、英姿飒爽的宋代19岁少女的内心世界,必须先走进木兰溪,走在千年古堰木兰陂。

      900多年前,一条汇聚了大大小小360条涧水的大溪,自德化戴云山谷流经永春、仙游,最后注入莆田兴化湾。因受海潮影响,溪水经常泛滥,给木兰溪两岸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古代,所有的自然灾害中,对人民生存繁衍威胁最大的应该就是洪灾了。

      公元1064年,应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一行车队沿着木兰溪河岸缓缓而行,颠簸的马车上载着长乐女子钱四娘卖尽家产的十万缗。春天的乡村,应该是黑瓦房子上飞翔的的燕子,阳光下悠闲吃青草的牛羊,低垂的柳树,碧绿的田野。可是,四娘的第一感觉是荒凉和沉寂。刚被洪水淹过的土地上没有一株植物,死去动物的尸首漂浮在河面上,天空见不到一只飞鸟,夕阳凄清地照在这片土地上,苍凉无奈,令四娘心悸。

      马车在将军岩前停下,四娘下车站在岸边。来莆田时,钱四娘只是个十五岁的柔弱少女,一个封建社会的女子能有这般见识,注定要让后人仰视。有些女子,上天降下她似乎就是为了让她去完成某种大任。

      四娘开始垒石筑陂,她与乡民们一道投入建陂工程。她高高卷起裤管,赤脚涉在冰冷的溪水中。这时的四娘已是一个能够扬鞭跃马驰骋沙场的战士,她的胸中奔涌着的是高亢的勇士情怀,她的肩膀不再柔弱,她的腰不再纤细,她的面颊飘逸着辉彩,周身鼓满了搏杀的激情。

      经过了3年漫长的冬天和春天,木兰陂工程终于完工。人们杀鸡宰羊,准备庆功酒宴。四娘走进房间,对镜描眉,换上红色曳地长裙。突然,一声雷霆般的巨响划破了木兰溪的宁静,上游山洪暴发,看着洪水冲毁了陂身,泪水蒙上了四娘的眼睛,她悲愤难抑,冲进暴雨,仰天长叹,然后纵身跳进滚滚洪流……时年年仅19岁。

      四娘死后不久,她的同乡进士林从世继承四娘遗志,捐家资十万缗,在木兰溪下游温泉口筑陂,陂成也被潮毁;公元1075年,候官李宏应绍携资七万缗和僧人冯智日吸取前两次建陂失败原因,选择在溪阔水缓的木兰山下建陂,历经8年,于公元1083年建成。至此,四娘已在长眠的香山上等了16年。

      1962年诗人郭沫若来莆田参观木兰陂时写下了一首诗:“清清溪水木兰陂,千载流传颂美诗,公而忘私谁创始?至今人道是钱妃!”

      900多年后的一个普通日子,走在这座宋建古堰木兰陂上,听着兰溪水柔情的呼唤,我也很想为木兰溪女儿钱四娘唱一支歌。我脚下,这一块一块朴拙的宋代石板,记忆了太多的故事。我的耳畔似乎还响着钱四娘临死着那声无限悲伤悠长的叹息,那叹息声中该夹杂着四娘多少的委屈和遗憾?而此刻,我想起的是民间流传最广的那个“抓也十八,捧也十八”的神奇故事。传说,钱四娘筑陂时工匠众多,四娘把工钱放在竹篓里,每人每天十八文自取。有个工匠心生贪念,趁人不注意双手捧了一大把装进怀里,谁知回到家数来数去也只有十八文。人们说这是上天被四娘的善举感动,神灵也在助她筑陂。

      钱四娘和她的追随者的故事中,更多的是黎民百姓的寄托;是中华民族优秀杰出人物带领莆田人民改造历史、改写历史、造福社会、与自然界抗争的一个生动乐章;是对大功不图赏、大德不图报的美德的赞叹。

      在木兰陂南岸陂头的协应庙(现改为木兰纪念馆)里,站在庄严肃穆的神龛前,我的目光注视着接受香火接受祭祀的钱四娘和她的追随者林从世、李宏、冯智日四位先贤的神灵,在那殿堂幽暗的静谧中,突然有一缕阳光透过窗格,在他们之间温柔穿梭。我似乎听见四娘在对他们说,她是那么喜欢木兰溪的太阳,木兰溪的太阳是那么美丽!三位神灵注视着四娘平静地说:你就是木兰溪的太阳。

      是啊,她就是木兰溪的太阳!木兰溪人民不会遗忘她,木兰溪人民永远怀念大美大德的钱妃。张枫丹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