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静寂九鲤湖

    静寂九鲤湖

      我对九鲤湖的认识,其实是很晚的。

      八十年代,曾两度去过九鲤湖。奇怪的是,在这里即便是初游,也有旧梦重温的感觉。这并不全是因了九鲤湖可以赐梦给你的缘故。我只是感到,这汪湖水,甚至是那一窝一窝传说是仙人的脚印的石臼般凹下去的水坑,都沉浸着某种象征性的文化意义。因此,当你面对着它们摩挲久了,心头便会有这个湖,这座飞瀑。

      当我与我的老师再游九鲤湖时,已是枯水,不见了瀑布,便更觉得这里安静得像梦境。来到这九鲤湖,无须去作过多的物化转换,只是凭着你自身的感觉,凭着你情感的流程,发散出生命意识的层层涟漪。这就很美。这就是境界。

      这种境界叫做随缘。

      人要做到真正的随缘并不容易。人,往往贮积了太多的期望,于是变得没有期望;往往汇聚了太多的想象,于是也就失去了想象。匆匆来到九鲤湖,祈梦是来不及了,那就抽支签吧。开始时都挺单纯,心想抽一支便算数。结果,抽了第一支,便想再抽第二支,于是第三支、第四支……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亵渎。就像那宁静的湖面,本来可以照出你的容颜,你却偏偏又去抚弄了一回,荡起的水波便立即使你变形,留下的是一堆支离破碎的幻影。

      看来,随缘之难,就难在“随”字上。不知不觉地,与老师走到了仙人的脚印边上。

      脚印其实是一个偌大的石坑,看上去有点苦寂寂的味道,却分享了这里的一角秀色。坑里蓄着一汪水,清冽而明丽。蹲在那里,只觉得那是一个小小的宇宙,被一丛一丛的神话搅得神神乎乎。不过,水波极其款曼平适,不含一丝涟纹,看去静极了,也美极了。心想,世间真正可人的美色,怎么就这样潜隐在巨人般的脚迹里呢。一切清泉静池里所有的,仿佛在这儿都有了。

      伸手探进水里,冰冷冰冷的,不由生了一阵激灵。恍惚之际,蓦然发现水面上隐隐约约有一片氤氲,徐徐流动着,升腾着,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闪射出一道一道五彩的光芒。莫非,这就是人们说的仙气?

      仙气?我们似乎一下子全被搅得激动起来了。

      我想从这里捧起一掬灵气。开始时似乎还有些迟疑,捋起袖子,摊开双手,让手掌整个儿地浸在水里,只觉得那迷蒙蒙的水汽便顺着手腕如髯一般地蒸腾起来了。于是双眼一亮,顿生气韵,颇有一股得道成仙的样子,觉得自己是掉进了一个古风蕴藉、文气沛然的深潭。

      我默默地注视着那一缕一缕莞尔吐露的氤氲。

      氤氲化生,仙气缭绕,除了漫漶,还是漫漶。也许唯有在这里,唯有在这个时刻,我的情思才从混沌未开中抽出,重新凝入心底,并蔚成一种超拔的生命的方圆。假如生命也是这样的一座湖泊,我该在那里留下一脉怎样的精神气息?

      九鲤湖有飞瀑九漈。此时正遭枯水,没有了瀑声,仅留下一丝流泉。于是想起了“静止”二字。记得费尔南多有一句诗:在下雨。一片宁静,因为雨除了安宁的声音再不造出别的声音。这句诗让我咀嚼了一路。此时身在九鲤湖,她的如此宁静撒下了一路的静止。

      老师和我坐在了湖边的一块石头上面,眼前晃过水的天空和石头的笑容。我一直把九鲤湖当作故乡的一座隐喻。此时的九鲤湖的确很安静,安静得近乎静寂。眼前仅仅是这一汪水,我的心扉再一次被冲开。其实不需要什么顾盼生风,我知道我的眼神里注定有着一个不安宁的精神渊薮。雨,一阵轻飘的小雨终于下来了。老师和我依然坐在石头上面。我知道这片雨丝会把我们的心灵奔泻成一腔什么样的激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雨了。喜欢下雨,因为它给了我许多回忆;不喜欢下雨,因为它勾起了我的那些回忆。雨仍在下着,满耳尽是淅淅沥沥的呼喊。终于,我和老师离开了那个石头,离开了九鲤湖。我突然意识到,雨中的世界其实是悄然无声的,有声响的是天地间的对话。记得有人说过:细雨宜在剑门,骤雨宜在云梦;春雨宜伴杏花,秋雨宜打梧桐;暮雨宜客舟红烛,夜雨宜阡陌田间;雨珠宜泄蕉叶,雨声宜奏屋瓦。这是雨的大境界,它是如此地滋养着我的心绪,以至于我的思绪总是湿的,连我的所有感觉都是湿的。湿漉漉的感觉其实是极其静寂的,雨中对于故乡和童年的回忆竟会是那样的唯美、唯情和唯性。我有时想童年一过,人生大概就空了。不然,戴望舒笔下那个丁香一般芳馨的姑娘哪里去了呢?空留下一座悠长而悄无人迹的雨巷……

      雨,最终留给九鲤湖的,依然是一种静寂。——我想。杨健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