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碧溪的故事

    碧溪的故事

      10年前,我参加仙游榜头碧溪举行的“郭氏宗祠”落成及祭祖仪式,之后差不多每年都参加祭祀祖先活动。这座莆仙郭氏宗祠成为我朝拜老祖宗神圣的殿堂。

      宗祠董事会负责人郭元桃先生,是50多年前高中毕业生,有文化的人办起祭祀祖宗盛事,毕竟蕴含着浓重的文化韵味,令我钦佩。已丑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我们莆田几位宗亲结伴前往参加朝拜仪式,我被推荐上台宣读祭文。会间,几位郭氏宗亲纷纷发表讲话,将尽一切努力,筹资完善宗祠修缮工程。这不光是碧溪宗祠一件喜事,更多还是所有莆仙乃至闽南、福清等地郭家的大事,大家都期待能早日把宗祠修茸一新,光宗耀祖。

      郭元桃饶有兴味地走到我身边,含着微笑,语重心长给我说起大安村这个莆仙郭氏摇篮地的历史传奇故事。

      约摸在五代十国期间,汾阳王郭子仪长子郭曜之次子郭嵩,跟随王审知入闽,在长乐芝山郭坑定居。郭嵩之孙郭恂为了在闽中地方寻觅一处青山秀水之处,繁衍子孙,便不辞辛劳,携眷带子,并有一名将军护驾,从长乐起程,沿着山岳朝南方向,一路艰难跋涉,好不容易来到仙游九鲤湖一带山峰,然拜访了何氏九仙祠庙。且十分留恋这里的自然风光。他们继续前行,翻山越岭,来到一片密林深处。顷刻间,进退两难,好像迷失了方向。突然,将军迷失了道路,认不清方向,四处寻找,再也见不到郭恂一家人。将军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找不到郭恂,如何向上司交待?无奈之下,将军便自缢身亡……后人把这座山称为“将军山”。

      其实,郭恂早已下山涉水淌洼,在南溪南畔原陈氏家族居住地找到暂时栖身之地了。嗣后,郭恂之子郭质又从南溪迁入三里之外的旗山麓下的大安村定居。郭质胞兄郭贇再迁徙闽南泉州,小弟留在大安村……尔后,建造“娶嫁堂”,背靠“凤穴”的山峦。有一年,祖妈请来一位地理先生来看风水。祖妈盛情款待,地师十分谨慎用功,四方寻觅探访。第一天祖妈端出香喷喷的鸡肉汤作为佳肴招待地师,可是地师专挑鸡心及鸡内金,而鸡肉倒是吃不多。祖妈知晓地师偏食嗜好,遂在每天宰一只鸡时特别拣出鸡心及鸡内金。这样在每天的用餐上地师感到惊讶,但亦未开口,总以为主人在戏弄他,偏偏把自己嗜好东西不给吃,遂在后山“凤穴”中间的一巨大天然球体岩石给挖掘砸碎,暗暗在破坏这一自然难得的风水宝地重要部位。并且再在山下开凿出一条水沟,然则,那“凤凰”的肚子竟然被剖开涓涓地流出浓土水,色泽红红的宛如血水一般。分明是“凤凰”肚胃被剖伤流血!那天然的山势“仙人调曲”,也被破损。地师的这一报复“作法”,竟就他一人心知肚明,谁都不知道这个中的奥秘。

      地师在郭家看风水足足呆了100天,那天将要打发回家,质朴善良的祖妈好端端地给地师准备一份特殊的礼品,装在布袋里,再三叮嘱先生请在行走三里之外一定取袋里小点充饥。遂地师依照主人的话打开布袋一看,里面皆为晒干的鸡心、鸡内金,让他瞠目结舌,感动至极。然而立马往回走去,直奔山间那“凤穴”肚子,用土给围住成原状,且口口声声大嚷:“手打土鼓声,大安无官有官名。”毕竟这样乃为人工的原状,天然的岩石被砸碎,再弥补也无济于事。果真,这始祖郭恂原籍地大安再也没有官爵出世,那么在此地开族出去的郭氏后裔读书出仕者,代有人在。不过,开族出去官亦是出于大安原始祖籍地的,因此称“无官有官名”。定格了郭氏家族千百年来的福祉遗风。

      沧海桑田,郭质七代孙郭琪(北宋)高中进士,官任兵部郎中。他敢于献策,忠心耿耿,不畏权贵,执法如山,满朝文武侧目是视,后来被诬陷致死,之后朝延为其平反昭雪,追赠为兵部尚书,赐葬建祠。这祠就是现在建于旗山之麓的郭氏宗祠——“崇寿堂”。

      其实,古碧溪就是现在南溪,当然也包括南溪村和梧店村,大安乃属于梧店村中的一个自然村,南溪亦就是木兰溪的一条支流。

      那么,郭家的“汾阳衍派家风远,魏阙传芳世泽长”永远洋溢着无限的雄风。正如户部尚书郑纪、探花林昱分别题联。“忠孝开光,青史树风声万古;文章继世,碧溪派道脉千年”、“鼓印旗山,胜地聚千年国族,忠臣孝子,传家袭百代衣冠”。将永久感召着我们郭家子子孙孙继往开来,发扬光大。   (郭大卫)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