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传承千年的枫亭游灯

    传承千年的枫亭游灯

    点击查看原图

    图为枫亭元宵游灯火热场景。

      一年初望,明月生辉度佳节;三五良宵,花灯吐艳映新春。赏游灯,闹元宵,是仙游县枫亭人欢度元宵佳节的传统风俗。枫亭元宵之夜游灯始于宋代,迄今已有千年历史。枫亭游灯是在每年农历正月十三起,至正月十七结束,参与活动人员多达几千人。每年元宵节观众如潮,每天夜里观灯者多达四、五万人。元宵期间,枫亭的所有乡村都举办丰富多彩、别开生面的“赏游灯,闹元宵”活动。

      火树银花,今夜元宵竟不夜;碧桃春水,洞天此处别有天。特别是正月十五,为了能亲眼目睹新世纪第一春的“赏游灯,闹元宵”活动,许多旅外侨亲不远万里,专程赶回家乡,与故乡人民一道,共赏乡思绵绵的游灯。

      龙烛凤灯,灼灼光开全盛世;玉箫金管,雍雍齐唱太平春。元宵之夜,枫亭人家家户户门前都挂上了灯笼。有西瓜灯、有蝴蝶灯、有含苞待放的山茶灯,引人注目的转动灯等,五光十色,美不胜收。华灯灿烂,锣鼓铿锵,好一派太平景象!

      地乐天乐,地天共乐元宵夜;灯辉月辉,灯月交辉万里明。随着夜幕的降临,震得山响的地炮声后,鞭炮声、欢笑声、锣鼓声、弦乐声汇成了欢乐的海洋,充溢了大街小巷,擎灯巡行便开始了。最动人心魄的是那震耳欲聋的大鼓声:那大鼓发出的沉重响声,碰撞在四面林立的高墙上,高墙蓦然变成牛皮鼓面了,只听见隆隆,隆隆,隆隆。大鼓发出的沉重响声,碰撞在遗落了一切冗杂的观众的心上,观众的心也蓦然变成牛皮鼓面了,也是隆隆,隆隆,隆隆。这大鼓,是千里的雷声万里的闪!使冰冷的空气立即变得燥热了,使恬静的夜晚立即变得飞溅了,使困倦的世界立即变得亢奋了。

      中天皓月明世界,遍地笙歌乐元宵。潮水般的人流不断涌进各路口,只见一座座灯山金碧辉煌,万斛珠光,一条条灯龙首尾相接。其间,每隔一段就有一群艳装男女载歌载舞,高抬着经精工细作而成的伟人巨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八仙过海、鲤鱼跃龙门、哪吒闹海、白蛇传等栩栩如生、精彩绝仑的灯架,引发了人们的阵阵喝彩。音乐声、鞭炮声此起彼伏,人潮、灯海与明月交相辉映,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数百米长的“游灯”队伍宛如一条鳞光闪耀的炫目长龙,从村里游向村外,走过了巷道、走过了家门、走过了田野,十分壮观。满目霓虹闪烁,华灯高照,用“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之类的词语来形容枫亭元宵游灯的盛况,是再恰当不过的了。特别是当队伍途经池塘旁、沟渠边,如明珠迸射的灯火倒映在清亮亮的水面上,宛若一条鳞光闪动的游龙扬波逐浪,煞是好看。

      皓月满轮,玉宇无尘千顷碧;紫箫一曲,银灯有焰万里春。枫亭元宵游灯内容丰富多彩,历史积淀丰厚,文化品味多元化,它蕴含着浓烈的乡情和意味深长的哲学理念,集民间灯艺、艺术表演、工艺美术、地方曲艺和民俗文化于一体,融入了古代的宫庭灯艺、历史故事、戏剧艺术和现代的科技文化,使游灯活动推陈出新,艺术精湛,特色更加鲜明突出。

      玉树银花,万户当门庆盛世;欢歌笑靥,千家把酒赏花灯。枫亭元宵游灯不同于各地的灯节,它的主要特色在于流动,并把灯节精品与民俗文化活动互相融合;枫亭元宵游灯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发展和改革,把民俗活动与历史文化、时代文明、民俗文化融为一体,构成灯节的独特风格;枫亭元宵游灯汇集了民间灯艺、民间曲艺、历史文化、十音八乐、民间舞蹈、戏剧和杂技表演等多种艺术形态,成为一种特殊的揉入古今的民俗文化和艺术样式,并代代相承。

      光耀银花,一刻千金春对酒;太平有象,五更三点月留人。夜已阑,更渐深,光腾月殿,花灿星桥,喜庆的人们还沉浸在欢乐的兴奋中,这是一个不眠之夜……何清平

    ——————————————————————————————————————————————

      枫亭灯事源流 各展风韵扬名

        正月十五元宵节,元宵俗称小年,又称“上元夜”、“元夕”或“灯火节”。元宵灯节文化,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

      枫亭元宵灯节伊始,可追溯到宋仁宗庆历六年(1046),蔡襄知福时,正月上元佳节间,也曾在福州号召郡民大摆灯会,尔后在家乡效法放灯。宋徽宗时,蔡京兄弟及其儿子,曾多次荣归故里,总要带回京都宫乐彩灯在家奏乐放灯。蔡绦在《西清诗话》里,描述在枫亭张灯时“香涌太平港,灯耀青螺峰”之句,可见枫亭的灯事在宋庆历至宣和年间已盛行,曾有“明月满街流水远,春灯入望众星高”的赞语,甲于闽南。

      明代自英宗天顺八年(1464)始,枫江两岸不到二里地域,就有陈迁、薛大丰、林兰友、徐穉佳相继登第,在朝为官,时人称为“一溪四八皂”,荣耀一时。灯事更加热闹非凡,游灯作为元宵一种民间文化活动,一直延续下来,久负盛名。

      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游灯的活动更是盛况空前。从正月初八到十七夜,乡村依旧俗游灯,规模日益扩大,逐年更新,百花齐放,旧式的汽灯和火把早已不再使用了。电灯及现代化设备技术派上用场,游灯队伍摩托车开道,小轿车先行,各式各样的彩车五彩缤纷,不同类别的华灯大放光芒。一路车鼓、军乐、“十音”、“八乐”声震荡夜空,穿插而行的男女化装故事翩翩起舞,观灯者人山人海,洋溢着一片节日喜气景象。

      最热闹的要算枫江五宫,大闹花灯,规模最大,内容最为丰富精彩。时间从正月十三至十七日,共游五夜,千人游灯,万人观灯,名传海内外。其次序是霞桥、青泽亭、后垄等村首游,于正月十三日夜开始,高擎“邀来元夜无双景,独占枫江第一春”的头牌花灯闪耀在枫江两岸大地;十四日夜,霞街的花灯,引人注目,“天官赐福”头灯光芒四射,美景蔚为壮观。

      正月十五日夜,正值上元佳节,兰友社区的灯会,规模之大,节目精彩。灯具别致新颖,早已传闻八闽大地。游灯伊始,只听礼炮三响,鸣锣清道,鼓乐喧天,几十辆“的士”披红缀花,缓缓前进,摩托车队挂着彩带列队街道两旁开道,大型彩车上的高音喇叭播出优美动听的乐曲,扣人心弦。紧接“天官赐福”的头牌之后,大红灯高举、龙目灯护道,几十面五彩大旗,迎风招展,“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普天同庆,万民同乐”的大牌耀眼夺目;阵容壮观的女子军乐、女子车鼓、女子腰鼓、“夕阳红”歌舞队等文艺队伍,表演着精湛的节目;天真雅稚的男女孩童担着颤悠悠的花篮缀灯,若明若暗;五彩纷呈的三轮彩车,独具一格,各领风骚;宫廷式的蜈蚣灯、象征式的飞马缀灯、凤凰飞翔灯、蝴蝶翩跹灯、蜻蜓戏水灯、模仿的松树伞灯、花盆菜头灯,琳琅满目,熠熠生辉,争奇斗艳,令人眼花缭乱;古雅悠扬的“十音”、“八乐”伴随在队伍中,奏着莆仙乐典;“公背婆”、“新疆姑娘舞元宵”等等人物故事沿途表演;尤其引人入胜的“百戏彩架灯”,童男童女化装历史名士、英雄人物典故,手持弓箭、刀枪,巧设机关,悬在半空,左右转动,形象逼真,让人叹为观止。其内容如:打扮的“春草闯堂”、“盗仙草”等。最后是男子弄狮和女子舞双龙表演,动作娴熟,技艺精湛,观者争睹为快,一些特地回乡探亲观灯的枫亭籍旅外侨胞和港澳台同胞,与枫亭人民一起欢度元宵佳节,直至深夜。一位回乡的台胞激动地说:“盼望祖国早日统一,让两岸同胞共度元宵佳节。”

      在正月元宵期间,枫亭的溪南、东宅、九社、建国、后肖、斗北、麟山、荷珠、沧溪、朱寨等村庄从正月初八至十五日,先后举行游“架子”和草绳灯。沿着村道逶迤前进,缓缓游动,胜似龙蛇舞动。当游灯队伍进村时,串串鞭炮齐鸣,满天火花,变幻万千,相映成辉,美不胜收。

      2008年6月,“枫亭元宵游灯”习俗被正式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吴春永)

    ——————————————————————————————————————————————

      枫亭元宵游灯内容丰富多彩,历史积淀丰厚,文化品位多元化,它蕴含着浓烈的乡情和意味深长的哲学理念,集民间灯艺’、艺术表演、工艺美术、地方曲艺和民俗文化于一体,揉进了古代的宫廷灯艺、历史故事、戏剧艺术和现代的科技文化,使游灯活动推陈出新、艺术精湛,特色更加鲜明突出。

      一、灯艺与民俗活动有机融合。枫亭元宵游灯不同于各地的灯节,它的主要特色在于流动。游灯的灯艺制作,把古代宫廷的廊灯,巧妙地创作成便于运行走的蜈蚣灯,把火树银花的夜景制作成可以撑持的松树灯、宝伞灯;把杂技表演艺术融入了用人抬扛、拉运的彩架上,形成了灯艺精品与民俗文化活动互相融合,相互依存的特色。

      二、民俗活动与历史文化的融合。枫亭元宵游灯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发展和改革,既保持了传统艺术,又不断推陈出新。在灯艺创作上,既有宫廷廊灯式的蜈蚣灯、宝伞灯,又有民间特色的菜头灯、水族灯、花篮灯、松树灯。有以历史传奇故事塑形的“百戏彩架”,也有现代光电装饰的各种彩车。把历史文化、时代文明和民俗文化精心揉合,构成了灯节的独特风格。

      三、多种艺术形态的混融。元宵游灯汇集了民间灯艺、民间曲艺,历史文化、十音八音、民间舞蹈、戏剧和杂技表演等各类艺术,以流动的形式来体现,成为一种特殊的民俗文化和艺术样式,并代代相承。

      枫亭元宵游灯内容丰富多彩、艺术特色鲜明,它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体现在3个方面:

      一、历史价值:游灯的起源应当推及原始社会的篝火活动。原始人狩猎收获猎物后,燃起篝火,酣歌狂舞欢庆劳动的丰收成果,并达到娱神、娱人的目的。随着社会的进化,逐渐演化成民间社火”活动。枫亭元宵游灯汇集了社火、放灯、游神、占巫、武舞等多种古典文化和民俗文化,并作为独具风格的民俗民间艺术活动,延续千年。

      二、研究价值:枫亭元宵游灯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专家的关注。他们把元宵游灯活动作为研究古典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和民间艺术演变的重要资料。更有许多海外学者飘洋过海、专程来此观赏、拍摄照片、录像,深入研究游灯与蔡襄文化、传统文化和宋明代民俗文化的关系。

      三、社会影响。由于枫亭元宵游灯具有悠久的历史、丰富的内容和精深的内涵,在东南沿海地带乃至东南亚地区的观众中深深植根,并驰名中外,每年元宵节,观众如潮,每天夜里观灯者多达四、五万人。

      以上三点充分证明了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枫亭元宵游灯被作为“封、资、修,,和封建迷信的产物,而被政府禁止。至1977年,随着对传统文化恢复。枫亭元宵游灯活动开始复苏,并逐步发展成为当地群众文化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但是由于荒废日久,从事此业人员或老或逝,有的已经淡忘,许多灯艺制作技术和彩架塑形技巧几近失传。艺人传承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传统艺术面临濒危状况。

      综上所述,枫亭镇元宵游灯应申报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加以保护,使之发扬光大。

    ——————————————————————————————————————————————

      枫亭游灯九百余年源流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其典型节俗是灯会,因此又称“灯节”。枫亭是仙游县历史文化发祥地之一,元宵游灯始于宋代,至今已有900多年历史。

      北宋庆历六年(1046年)蔡襄知福州,就曾布告百姓元宵大放花灯。于是,其故乡枫亭也有了元宵游灯民俗活动。宣和年间(1101—1105年),蔡京兄弟及子辈蔡攸曾多次返乡里,总要带回京都女乐彩灯,奏乐游戏。从此,枫亭元宵游灯融入宫廷灯艺精华,形成宫廷文化与民间艺术有机结合独特风格。蔡京少子蔡绦的《西清诗话》亦有枫亭游灯生动描述:“香涌太平港,灯耀青螺峰”。当时,枫亭灯节已相当兴盛,可谓“明月满街流水远,春灯入望众星高”,几甲闽南。

      明天顺八年(1464年)始,枫慈溪两岸有陈迁、薛大丰、林兰友、徐禾犀佳相继登第。入朝为官,人称“一溪四八皂”,荣耀一时,枫亭灯事更是热闹非凡,从正月十三日至十七夜,由这四人按宫例牵头举行游灯活动。如正月十三晚,霞桥、青泽亭、后垅等村薛姓族人,首先打出“邀来今夜无双景,独占枫江第一春”的头牌大灯出游;而霞街的花灯则以“天官赐福”,星月交辉,仿效京都火树花灯美景。

      明崇祯末年,御史林兰友特地奏请皇帝:“微臣家乡灯事不逊于京华,敬请陛下驾临观灯。”崇祯帝大悦,欣然应允。于是,枫亭民众即仿宫廷走廊花灯、御园树装饰彩灯、花盆上挂灯等,分别制作蜈蚣灯、松树伞灯、花盆菜头(白萝卜)灯等。当年正月十五夜,崇祯皇帝虽未驾临,但仍派太监、朝官到枫亭鱼街(今兰友街)观赏花灯,他们无不赞其酷似宫廷花灯,珠光闪烁,琳琅满目,妙不可言!只见枫江两岸烟花撒锦,各种灯饰舞动争艳,“十音八乐”古雅悠扬……太监回京后,即向皇帝汇报林兰友家乡灯事盛况,一时轰动朝野。

      正月十六,学士里亦是火树花灯,种类繁多,人物故事化妆踩街,由“庆历名臣乡,端明学士里”、“大魁天下”等头牌彩灯引导,更加光彩照人。十七晚,霞街北门则办龙珠宫游灯,加上文艺表演助阵,观众喝彩掌声此起彼伏。

      而东宅、九社、建国、后肖、麟山、荷珠、沧溪、斗北、朱寨等村,则从正月初六至十五,先后举行游“架子灯”、“草绳灯”,每架由十盏灯笼组成。茫茫夜幕中,无数的灯笼,跳动的烛光,汇成一条长长火龙,在田间、山野逶迤游动。节庆锣鼓,欢笑人声,闹红四野八村。当游灯队伍进村时,家家燃放鞭炮,村民争相迎接观赏,将近午夜,游灯方告结束。

      1951年起,枫亭元宵灯事一度被禁,直到1977年才恢复。从此内容不断更新,灯艺愈加丰富,规模日益壮观。但仍按惯例以各宫社为单位举行。尤其是枫亭集镇区游灯队伍由几十辆摩托车开道,10多部小轿车先行,琳琅满目的彩车华灯竞放,“玉免”喜蹦,“仙女”散花、“八仙”聚会,“龙狮”共舞,锣鼓喧天,“十音八乐”悠扬。蜈蚣灯、花盆菜头灯、火树银花灯等争奇斗艳,尽显和谐社会之盛景,吸引省、市、县领导,港澳台侨胞以及邻县民众前来观赏。

      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历史积淀丰厚,文化意蕴多元,可谓集民间灯艺,文艺表演、工艺美术,地方曲艺和民俗文化于一体;同时揉进古代宫廷灯艺,历史典故,戏剧艺术,乃至现代科技文化,地域特色鲜明,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关注。2008年6月“枫亭元宵游灯习俗”被国务院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足见其历史文化价值。吴春永   文/图

    ——————————————————————————————————————————————

      枫亭游灯

      枫亭,位于湄洲湾西畔,与台湾一水之隔,接埌莆田东沙、惠安南庄,是仙游的南大门。这座古老神奇的文献古镇一千多年来积淀丰厚的人文底蕴,曾孕育出蔡襄、蔡京、蔡卞、林兰友、蔡荔娘等众多出类拔萃的历史人物。她以霞桥港连接泉州港,开辟举世瞩目的“海上丝绸之路”,贯通海外的经贸往来,素来是水陆交通要塞,享有“商贾之都”的美誉。如今,福厦高速铁路跨越这里,形成水陆交通大联网的崭新格局,为海西经济腾飞插上坚硬的翅膀。

      枫亭元宵游灯历史悠久,相传起源于北宋庆历年间(1046年),当时枫亭人在朝为官者多,他们把京都灯庙中富有特色的灯饰款式传回故乡,与家乡的灯节组合创新,形成独具区域风味的元宵灯节。“明月满街流水远,春灯入望众星高”,在古代枫亭灯节之盛已甲闽南。2008年6月枫亭游灯习俗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红梅迎春,春意融融,农历正月十三至十七日,枫亭披上节日盛装,从塔斗山麓到霞桥社区,从蔡襄陵园到兰友大街,从学士龙须棚到宋代古荔赤岭,到处华灯高悬,彩旗飘动,焰火如虹,烟花缤纷,出现“倾城观灯,万户空巷”的动人景观。一股股人流似海潮般从四面八方涌向北门广场。晚上,八时时分,由数百部彩车和摩托车组成的队伍,沿着灯光辉煌的市场新路缓缓向前行进,彩车上高音喇叭播放着优美悦耳的乐曲,大型标语闪熠五光十色的大幅横条和图画,上千青壮年撑竿高举玲珑溢彩的《花盆灯头灯》、《九鲤飞跃灯》、《蜈蚣驱邪灯》、《松树伞灯》、《百戏彩架灯》、《跑马故事灯》……宛如浩荡的长龙翻腾游动。一部部拖拉机上精巧装饰民间传统戏曲人物,如《海峡女神》、《八仙过海》、《春草闯堂》、《蔡襄》、《优生优育》和现代气息浓厚的“名、特、优产品”及枫亭工业园区、乡镇企业造型,形象地展示古镇经济文化建设事业的蓬勃发展。双狮趣耍、双龙戏珠、玉兔赐福,技艺精湛,气势轩昂。阵容壮观的女子军乐队、伡鼓队、腰鼓队更引人注目,“半边天”驰骋商旅的青春魅力独领风骚,谁不折腰羡慕?还有男扮女装的诙谐表演,载歌载舞,踩街舞跳,令人捧腹大笑。盛况空前的元宵游灯,每一个节目都倾注枫亭人民的智慧和心血,展示古今灯艺的魅力。难怪宋代皇帝御驾观灯,题诗“邀来元夜无双景,独领枫江第一春”赞誉。

      气势恢宏的灯节牵动着中外嘉宾,慕名而来的海外侨胞,港、澳、台胞亦尽情领略枫亭灯节的艺术风采,依依眷恋“月是故乡明,灯是故乡红”的乡音、乡情。莆田、惠安和鲤城、赖店、榜头、龙华等乡镇群众特地驱车赶到枫亭融入观赏游灯的潮流。

      花团锦簇的灯节连结千家万户。连日来,村落游,单位游,社区单位联游,山海合壁,天地同欢。焰火、烟花交织相映,划破万里碧空,典雅的莆仙十音八乐溶入元宵月色,璀灿的花灯闪耀着古镇春光,这“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情景,让枫亭人民陶醉在甜密的狂欢之中,渡过几天不眠之夜。

      “千古风流今胜昔,一代灯节永传神”。

      绚丽多姿的灯节绽开枫亭人民迎春的灿烂笑容,抒发古镇人民炽热的心声,凝聚枫亭人民向“十二五”迈进的无限激情和远大理想,蕴含着浓郁的乡情和韵味深长的哲学理念,获得深厚的群众基础和旺盛的生命力。一年一度的元宵游灯在枫亭的历史上写下华丽的篇章,枫亭人民乘改革开放的澎湃春潮,扬起振兴古镇雄风的风帆,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迈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张德成)

    ——————————————————————————————————————————————

      枫亭元宵游灯

    点击查看原图

      ▲正月十五闹元宵,龙腾虎跃庆佳节。2月6日晚,省小城镇综合改革建设试点仙游县枫亭镇,热闹非凡的传统元宵活动流光溢彩,吸引了海内外朋友和当地群众近5万人一道赏灯欢庆佳节。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其活动汇集了篝火、社火、傩舞等众多古典文化和民俗文化,融合了民间灯艺、曲艺、舞蹈、戏剧、杂技技巧和历史文化等各类艺术,为文化莆田增添了无穷的魅力。蜈蚣灯、松树灯、菜头灯、花篮灯、莲花灯、宝伞灯千奇百态,异彩纷呈,是一朵朵永不凋谢的民俗奇葩。

    点击查看原图

      ▲舞龙舞狮:舞龙、舞狮是枫亭元宵游灯的最后一项节目。至今仅遗留舞龙8项技巧:即潜龙奋起、翻肚、脱鳞(龙身卧地、脱节、翻滚、变蝶)、化马(龙当马、执龙珠人骑龙头)、拧肩(扭转身子为绳)、穿尾翻头、龙门阵等;舞狮留下7项技巧:出洞(沿人群转三圈)、伸腰擦痒(用脚搔擦全身)、哺乳(小狮吃奶)、带子过溪(大狮子口叨一只小狮子,背驮一只小狮子)、三进三退(狮尾人举起狮头人,而后跳上桌面)、戏珠吐雾(高难度动作)、龙狮朝天(舞狮人手压狮头,脚朝天)等。

    点击查看原图

      ▲百戏彩架灯:枫亭兰友街的百戏彩架灯始于清末。取用双铁支作主轴,中段装上坐垫,用铁器佯装剑、戟、矛、刀等兵器,便于脚踏着盘子、茶杯或红柑之上。底部用木架和木板钉牢,并用花布幔着,以山水图案为后景。扮饰戏剧典故的男女孩童标眉粉妆,身着戏装,凌空悬立,持刀拿枪挥笔摇扇,奇招迭出,旋转自如,扣人心弦。彩架背景精心制作楼台亭阁、高山流水、古井喷泉,蔚为壮观。近年彩架灯的典故有妈祖救驾、林则徐销烟、中国杂技、昭君出塞、杨家将、春草闯草等数十个剧目。彩架上配饰电灯、日光灯、电条、断路灯,千姿百态,出奇入胜。

    点击查看原图

      ▲花盆菜头灯:花盆菜头灯是用木制花盆,用白萝卜雕刻而成的各式花盆,故称“花盆菜头灯”。这一民间艺术在兰友、学士两个社区传承已有四百多年,是枫亭独特的灯艺精品。

    点击查看原图

      ▲驱邪蜈蚣灯:蜈蚣灯采用竹片、竹篾、木板、布料等材料,绑扎成长丈余、宽三尺多的状似蜈蚣型,然后用花布、色纸裱糊装饰,每架共装上14排,每排系上6盏纸灯笼。形似一条庞大的蜈蚣,俗称“蜈蚣驱邪灯”,下方备有四支木架支撑,由八名青年灯手轮换高擎,慢步行走,远远望去,形似蜈蚣爬行,甚为奇特壮观。

      枫慈江畔,银花吐艳,叠影齐开,热闹非凡。2月6日晚,莆田南大门枫亭举行盛大的元宵游灯习俗活动。回莆田参加市海外联谊会第四届理事会的美国、匈牙利、澳大利亚等23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内外朋友与当地群众近5万人一道赏灯欢庆佳节。当晚,社区妇女打起腰鼓,扭起秧歌,漂亮的大花灯和彩架车在人流中穿梭行驶。灯火璀璨,流光溢彩,美轮美奂的景色向人们呈现了一场具有浓郁民俗特色的热闹景象。造型各异的花灯将省小城镇综合改革建设试点的枫亭这座千年古镇打扮得分外喜庆,处处洋溢着欢乐祥和的佳节氛围。众多民俗队伍欢聚一起,共闹元宵佳节,期盼龙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枫亭是仙游县文化发祥地之一,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催生了枫亭元宵游灯的民俗文化奇葩。

      枫亭元宵游灯始于宋代,传承至今已900多年。改革开放以来,枫亭元宵游灯习俗成为当地文化活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年农历正月十三日至十七日,由集镇区的霞桥、霞街、兰友、学士社区及霞街北门自然村依次进行,参与人员达4000多人。装饰精美的头牌主匾由仗仪队簇拥而行;车鼓队、十音八乐队、女子腰鼓队穿插在各式各样的游灯方队之中;灯架队阵容壮观:蜈蚣灯、松树灯、宝伞灯、花篮灯、菜头灯等各类彩灯千奇百态,异彩纷呈;百戏彩架灯展示了历史人物故事,以灯架塑形,融入了戏剧、灯艺和杂技艺术的技巧,让人叹为观止;舞龙舞狮是枫亭元宵游灯的最后一项节目,扣人心弦的表演使元宵游灯锦上添花。游灯队伍环绕集镇区4个社区,全程3公里,所经居民家门点燃火堆,燃放爆竹礼花。2008年6月7日,“枫亭元宵游灯习俗”被正式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枫亭元宵游灯在东南沿海及东南亚地区的观众中深深植根,元宵节的每天夜里,观众多达四、五万人,同时也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专家的高度重视和关注。

      枫亭元宵游灯不同于各地的元宵灯节,它汇集了篝火、社火、放灯、游神、古巫、傩舞等多种古典文化和民俗文化,揉合了民间灯艺、曲艺、舞蹈、历史文化、十音八乐、戏剧和杂技等各类艺术,并以游动的方式进行体现,从而构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对于研究古典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民间艺术演变以及国内外学者研究蔡襄文化和枫亭民俗文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艺术价值。     (凌明信 文/图)

    ——————————————————————————————————————————————

      枫亭游灯的“台前幕后”

      元宵期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再次华彩绽放,受到前往观赏的美国、匈牙利、澳大利亚等23个国家、地区的海内外朋友和许多民俗专家学者的关注。那么,枫亭元宵游灯作为一项具有900多年历史的习俗,特色、价值何在?怎样保护、传承?记者就此作了采访。

      枫亭元宵游灯汇集了篝火、社火、放灯、游神、古巫、傩舞等,集民间灯艺、艺术表演、工艺美术、地方曲艺和民俗文化于一体,揉进了古代的宫廷灯艺、历史故事、戏剧艺术和现代的科技文化,使游灯活动推陈出新、特色更加鲜明。

      今年61岁的陈宗祺是枫亭镇宣传老干事,他从1984年就开始负责指导枫亭元宵游灯活动,“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先后入选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相关材料也是由他撰写的。

      他说,枫亭元宵游灯不同于各地的游灯,它的主要特色在于游动。游灯的灯艺制作,把古代宫廷的廊灯,巧妙地创作成便于运行走动的蜈蚣灯;把火树银花的夜景制作成可以撑持的松树灯、宝伞灯;把杂技表演艺术融入用人抬扛、拉运的彩架上,形成了灯艺精品与民俗文化活动互相融合、相互依存的特色。

      枫亭元宵游灯经过近千年的传承、发展和改革,既保持了传统艺术,又不断推陈出新。陈宗祺说,现在枫亭元宵游灯有以历史传奇故事塑形的“百戏彩架”,也有现代光电装饰的各种彩车。把历史文化、时代文明和民俗文化精心揉合,构成了独特的灯艺风格。元宵游灯每年都按传统既定的时间、路线,以街道为单位,依次进行。

      枫亭元宵游灯的历史、文化、艺术等价值引起国内外学者、专家的关注。市群众艺术馆馆长方金河说,每年元宵游灯活动总会迎来许多学者专程来此观赏、拍摄照片、录像;而游灯活动对于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提高群众文化素质,增强邻里团结,构建和谐社会,也起到了促进作用。这也充分证明了更好地传承和保护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他建议,在充分利用原有保护成果的基础上,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和艺术人员,成立游灯文化研究会,经常开展研讨活动,提升学术品位,全面挖掘、搜集、整理本地区有关游灯活动资料;对有一定造诣的老艺人和新一代传承者,给予荣誉、培训和经费方面的支持,促进艺术水平的提高;定期举办特色艺术培训,将一些内容健康、适合现代审美需求的灯艺、舞蹈、曲艺、表演和彩架制作艺术,进行原生态传统和动态的持续性保护,让枫亭元宵游灯成为莆田文化活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吴伟锋

     

     

      枫亭元宵游灯习俗

      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催生了枫亭元宵游灯的民俗文化奇葩。根据考证,枫亭元宵游灯始于宋代,至今已有900多年。宋庆历四年,蔡襄知福州时,曾布告百姓在元宵大放花灯。于是,故乡枫亭也就有了元宵游灯的民俗活动。

      “枫亭元宵游灯习俗”是全国元宵节十一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一。

      枫亭是仙游县历史文化发祥地之一,自宋代至清朝,枫亭登进士榜的127人,出了文武状元;南唐的晋江王留从效、宋代南康郡王陈洪进,同朝为相的蔡京、蔡卞兄弟,着荔枝谱、造洛阳桥的宋代端明学士蔡襄等一批历史名臣,都从这里走出。

      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催生了枫亭元宵游灯的民俗文化奇葩。根据考证,枫亭元宵游灯始于宋代,至今已有900多年。宋庆历四年,蔡襄知福州时,曾布告百姓在元宵大放花灯。于是,故乡枫亭也就有了元宵游灯的民俗活动。明代江西布政司右参议陈迁在《陈倦飞·文稿三》记载:蔡襄主持漕运时,在枫亭驿赏灯题诗;宋徽宗宣和末(1101—1105年),宰相蔡京之子蔡攸荣归时,以色乐彩灯回游枫亭,从此以后,枫亭元宵游灯融入了宫廷灯艺的精华,形成了精品文化与民间艺术有机组合的独特风格。宰相蔡京之子蔡绦曾作“香涌太平巷、灯耀青螺峰”诗(太平巷今枫亭鱼街。青螺峰即塔斗山),描述了枫亭元宵游灯的盛景。《山房遗稿》、《连江里志——岁节》也记载了这一历史盛况。

      至明代天顺八年,枫慈溪两岸不到二里地域,就有陈迁、薛大丰、林兰友、徐稚佳相继登第,并在朝为官,荣耀一时。当时的灯事更是热闹非凡,从农历正月十三日至十七日晚,由这四位朝官的故乡,依次举行游灯活动,一直延续下来。

      枫亭元宵游灯传承了自宋代至今的民间习俗,于每年农历正月十三日至十七日,由集镇区的下桥、下街、兰友、学士社区及下街北门自然村依次进行,参与人员达4000多人。装饰精美的头牌主匾由仗仪队簇拥而行;车鼓队、十音八乐队、女子腰鼓队穿插在各式各样的游灯方队之中;灯架队阵容壮观;蜈蚣灯、松树灯、宝伞灯、水族灯、莲花灯、花篮灯、蝴蝶灯、鸽子灯、蜻蜓灯、凤凰灯、金龙灯、菜头灯千奇百态,异彩纷呈;“百戏彩架灯”融入了戏剧、灯艺和杂技艺术的技巧,让人叹为观止;古朴典雅的棕轿舞、皂隶舞、童身舞也是民俗文化一绝;舞龙舞狮让元宵游灯锦上添花。

      游灯队伍环绕枫亭集镇区4个社区,全程3公里,所经途中的居民家门口点起焰火,燃放礼花爆竹。过境宫庙排设香案、祭品,以乐队迓迎,游灯结束,居民各自分散回家;牌匾、绣旗、服饰、灯具归还宫庙保存。

      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在东南沿海及东南亚地区的观众中深深植根,元宵节的每天夜里,观众多达四、五万人,同时也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专家的高度重视和关注。2005年11月,“枫亭元宵游灯习俗”被列为福建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2008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枫亭元宵游灯习俗”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

      枫亭元宵游灯习俗不同于各地的元宵灯节,它汇集了原始部落的篝火、古代的社火、放灯、游神、古巫、傩舞等多种古典文化和民俗文化,融合了民间灯艺、曲艺、舞蹈、戏剧、历史文化、十音八乐和杂技技巧等各类艺术,并以游动的方式进行体现,从而构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对于研究古典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民间艺术演变以及国内外学者研究蔡襄文化和枫亭民俗文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文化艺术价值。□陈宗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