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笑傲江湖的彭燕郊

    笑傲江湖的彭燕郊

      年前,在荔城田尾圆圈处,碰到《莆田记忆》丛书的作者翁志军,寒暄几句后,他立即告诉我,彭燕郊逝世了。我很吃惊,像被电击一样。之后,我很想写点什么,缅怀一下这位莆籍文坛巨匠。

      彭燕郊1920年9月20日出生在莆田黄石,在家乡读小学时,严父即令他背诵唐诗、千家诗等,后考进莆田砺青中学,1934年至1938年先后在厦门集美师范学校和龙溪师范学校学习。读书期间,他阅读了大量进步文学作品,倾向革命,与其他进步青年一道投入抗日救亡活动中。1938年参加新四军,在部队政治部宣传部任职,开始发表诗歌,并在胡风主编的刊物《七月》上发表了他的组诗和长诗。他一举成名,他的诗歌创作成就受到了文艺界的充分肯定和好评。

      1947年7月,他的作品触怒了国民党当局,被以“共党嫌疑分子”的罪名逮捕入狱。11个月后,蒋介石下台,李宗仁任代总统,大赦政治犯,彭燕郊得以出狱,逃过一劫。

      1949年,他出席了第一届全国文代会。后与钟敬文合编《光明日报》副刊。1950年,彭燕郊调到湖南工作,担任过长沙《民生报》副刊编辑,并先后在湖南大学和湘南师院执教。

      天妒英才。1955年7月,这位如月中天、才华横溢的诗人,被关押21个月,定为“胡风分子”,并开除公职。从此,他被“专政”了24年,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待遇。

      “四人帮”粉碎后,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平反昭雪,彭燕郊也获得了新生,恢复了原来的职务和待遇,登上了湘潭大学的讲坛,重新获得创作和研究诗歌的权利,同时拥有众多的头衔: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政协委员、湘潭市文联副主席、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

      晚年的彭燕郊,以惊人的毅力,迎来了创作上的第二个春天,他用三年多时间,写出了21000多字的长篇散文诗《混沌初开》,被誉为“险峰独步的精神史诗”。并创作了《生生,多位一体》,《和亮亮谈诗》等精品。2007年11月11日,彭燕郊获得中国散文诗终生成就奖,获此殊荣的有四位诗人作家,其他三位是耿林莽、李耕和另一莆籍散文家诗人郭风。人间正道是沧桑,历史和人民终于作出了公正的评判,彭老可以含笑九泉了。

      其实,彭燕郊一直是含笑走过坎坷艰难的岁月的。当年定为“胡风分子”时,专案组要他签字,他很快就签了。为什么呢?后来他说,当时他很多朋友都被打成了“胡风分子”,“如果我一个人不是,也不是件很愉快的事”,这真是笑傲江湖、掷地有声的惊人之语,可谓真男子。面对人生的种种磨难,彭燕郊有过怨恨吗?媒体记者曾如是问。他答道:“怨什么呢?蒋介石杀了多少反对他的人?文革时,连彭德怀都被打断了两根肋骨,你还有什么怨恨?贺龙死的时候,据说棉衣里的棉花差不多吃光了。刘少奇还不是一样?那都是开国元勋啊。我没有怨恨。有些无知的人总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只觉得好笑,觉得他的可怜。”彭燕郊似乎到了“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天下可笑之人”的境界。

      其实,彭燕郊不幸中有幸。1942年,风华正茂的他与学画画的广西姑娘张兰欣喜结良缘。桂林山水哺育的这位姑娘,始终如一地与彭燕郊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携手度过风雨交加、艰难困苦的岁月,直至白头偕老。这是一位大写的女性,我们应该向张兰欣大姐表示深深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是她,帮我们的乡贤彭燕郊度过了那个年代。

      不幸中更有幸的是,彭燕郊亲眼目睹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以及文艺界百花齐放的春天。晚年,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勤奋地工作、思考、求索,想把自己的才智全部献给他终生为之痴迷的文艺事业。

      我与彭老未曾谋面,但神交已久。到报社工作并兼任市文联主席后,我当时在省内外乃至海内外寻觅莆仙籍的文人、学者,希望把他们组织起来,进一步繁荣吾乡吾土之文事。之后,找到了彭老,给他送去了《荔城放歌》等三部拙作。不久,1998年11月14日彭老病中“倚枕”给我复信,并惠赠大作《混沌初开》二册。彭老在信中说:“谢谢惠赐大著,病中陆续阅读,浓浓的乡情,我好像站在发散着泥土的芬香的故乡土地上,让带着海的气息的风轻轻吹拂着……读你的散文是一种享受。”彭老少小离家老大未回,始终引以为憾,信中写道:“离开家乡已半个多世纪了,年纪越大,越是怀念家乡。读你的书,勾起我的一连串回忆。比如说,香菇豆、鱼米之乡的湖南就没有,两广有,但小而不香,想到‘地气’不同的缘故。记得小时候还喜欢‘番桃榴’……我母亲很节俭,总是到红薯田摘红薯叶做菜吃,红薯叶嫩的很好吃,别处好像吃不得,没有人吃。我们家乡真正是得天独厚!”这些话是地道的莆田人说的地道的莆田话,可见彭老思乡之深,思乡之切也。对于妈祖文化,彭老情有独钟,他信中说:“关于妈祖,我也很想写。在黄石读初小,校址就在黄石的天后宫。我年轻时就想写一首长诗‘海的女儿’,现在看来,这愿望很难实现了。要写的东西太多,恐怕来不及写了!”这封信是老人“倚枕”写的,浓浓的乡情溢于言表,令人感动。彭燕郊是莆田人民的儿子,是壶山兰水哺育的精英,是中国诗坛一颗璀璨的星。作为其同乡,尤其一个文化人,我内心颇觉不安,当年,我应该到长沙去拜访他,或委托记者作家跑一趟湖南,代表家乡的乡亲去问候彭老,记得前年春节,我还跟有的文化人唠叨此事。我在职时没办好此事,深以为憾,好像欠了一笔父债。彭老,你一生太辛苦、太累了,安息吧。你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坛巨匠,是可以笑傲碧落和黄泉的。许培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