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溪的晚风

    木兰溪的晚风

      划龙舟的锣鼓声,从远处的江边隐隐约约传来端午节的信息。童年从鼓浪屿海滨回到故乡木兰溪畔,在母亲河默默流淌中,度过童少年的岁月。木兰溪就象一条长流不息的心河,潺潺而流。

      我又一次沐浴着木兰溪的晚风。故乡仙游成立蔡襄文化研究院,应邀参加成立大会。蔡襄是从木兰溪走出来的宋代历史名臣、文化名人,他辉煌的一生,我把它概括成:他是为民施了许多德政、政绩显赫的良臣;他是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撰写不少诗文名篇、文艺创作成就斐然的文艺家;他是位著作《茶录》著名茶文化书籍、精通桥梁建筑、科学研究成果卓著的学者专家;他那刚直不阿、不畏权贵、高风亮节的思想、精神,更是后人学习的楷模。在蔡襄故里成立研究机构,是一件顺乎民心的文化盛事。

      回故乡,走近木兰溪往事。在仙游师范教学的亲戚,陪我到仙师宿舍看望一位文化老人。走进我原来所熟悉的校园,她的变化使我感到有点陌生。我和这座培养教师的摇篮之间,连系着割不断的情感丝缕。仙师校址就是我在故乡念的文虎小学。后来我的哥哥、姊姊和堂姊等,都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师范生。我虽念的是仙游高中,仙游师范有我许多文友。60年代爸妈搬回仙游师范附近的飞钱巷老屋居住,“文革”动乱时期,我曾从厦大回故乡当“逍遥派”,飞钱巷老屋已破烂不堪,又拥挤得住不下,正好姊姊从云南回来探亲,便由她在仙师借一间教师宿舍给我暂住。我从家门口出巷尾,走过一小段田园阡陌,便进仙师的后门。当时学生停课闹革命,整座校园静悄悄,我就两耳不闻窗外事、躲进小楼埋头苦读《鲁迅全集》。每当下午,楼下传来学生练钢琴的琴声,那阵阵悦耳的琴声,犹如木兰溪清澈的溪水,缓缓地、轻轻地流淌过那时干涸的心田。流年似水,这些年欣赏过多少名家弹过的钢琴,听过多少场演出时的琴声,然而这莘莘学子弹的琴声,至今犹回荡心河。回想来真感遗憾:当时住在二楼,为什么不下楼看看练琴的“学子”?那时大家都去闹“革命”,他(她)为何还有心情在练琴?如今永远也见不到弹琴者的面了。可以想象,当时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现在也是个将近6旬的老妇了。此次不期然地走进校园,陪同者无意间告诉我:原来的校舍拆掉不少,旁边那座钢琴楼却没有被拆掉。蓦然回首,她就在灯火阑珊处。

      夕阳熔金,故乡挚友和我沿着木兰溪畔的溪边公园漫步。木兰溪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无语东流。近年仙游县开辟的这个公园,这一公共文化设施,为市民带来一个游览休闲的所在,也为母亲河挂上一条美丽的项链。缓步河边,夜景如画。后择条石凳坐下,沐浴着春夜的晚风。河风是如此地轻柔,如此地清凉,如此地清新,多么迷人的溪畔夜晚!眺望这3座标志不同时代和时期的木兰桥:一座是古桥,留下我多少足迹。在桥边浓荫下看龙舟比赛的情景,依然在目。第二座是解放后新建的,比原来古桥宽敞了。第三座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产物,如彩虹横跨溪面,灯光十色,映照得波光潋滟,好友告诉我原来有条独木桥,是通往农村霞苑的。我想起小时和哥姊去霞苑姑姑家玩,就走过这条独木桥,那时过桥的心跳,还留在记忆中。

      溪风依旧,人事非昨。记得有个暑假,父亲带我到南门桥下船,坐船到莆田,看不尽两岸风光。从小就在溪中游泳,溪中一条条遍体透明的小鱼,在身边游来游去,人鱼同乐。“文革”期间,曾和我在家乡念小学的孩子,同游木兰溪。不知怎的,那时似乎看不到游泳者,和小时游泳的情景截然不同。尤为难忘,是将过春节跟随母亲和她的妯娌们在溪里浣衣,在溪边玩水其乐无穷。木兰溪写着童真和童趣。

      木兰溪曾经受过严重的污染。近年县里花力气在整治,溪水慢慢恢复了清澄。祝母亲河永远年青、美丽。

      许怀中于2007年端午节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