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澄溪灵韵

    澄溪灵韵

      周末放假回家,路过澄渚桥的时候,见荔枝树斜卧溪畔,碧水如玉,忽然关注起在我老家澄渚村和邻近几个村内迂回流淌的澄溪来。

      澄溪,属莆田延寿溪的一个支流。木兰、泗华、延寿几个溪河之水汇入澄溪后,在澄渚村内逶迤而行。澄溪侧畔,荔枝成林,稻田成片,大文豪郭沫若诗曰“荔城无处不荔枝,金覆平畴碧覆堤”,此之谓也。此地可称得上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澄溪向西流经庙前自然村时,逢宁昌庙。此庙本为书斋,曰梯云斋,唐人所建。庙前,有两株数百年高龄的榕树,其状龙飞凤舞,阴天蔽日,为纳凉良所。文革期间,宁昌庙一度改为酿米榨油作坊,村人但凡碾米榨油,皆来此处。宁昌庙现为村文化站,每日黄发垂髫,来来往往,看报的看报,搓麻将的搓麻将,颇为热闹。这个“老人会”和其它地方的村级文化站似无二致。但略通文墨的乡人都知道,自己所踩的这片土地出过不少人才,为莆田文化做过贡献。

      澄溪旁的梯云斋和本地其他教育场所里出了多少人才,没法具体统计。但是它影响深远,如一股潺潺溪流,流淌在历史的河床上。

      九牧林

      首先,它和闽郡千百年来的名门望族“九牧林氏”关系密切。

      据林氏族谱记载,东晋初年福建林氏始祖林禄入闽居晋安郡(今福州一带),传十世至林茂,由晋安迁居莆田北螺村。又传五世至林万宠,生了三个儿子:林韬、林披、林昌。其中,林披在唐朝天宝年间明经登第,任将乐令,迁睦州刺史,授太子詹事,之后由北螺村迁居澄渚村乌石,其所生九子皆官至刺史,世称“九牧林氏”。韬、披、昌三兄弟墓葬澄渚。九牧林在海内外很出名,自唐以来,历经千余年,枝繁叶茂,子孙遍及海内外,其后裔出了很多人才,如林藻、林蕴、妈祖、林兆恩、林则徐等等。而九牧林这棵千年宗族老树,根在莆田,源出澄渚,唐代林披是九牧林始祖,这是大家公认的。

      七十进士

      莆田素有“海滨邹鲁”“文献名邦”盛誉,自唐以来共出2300多名进士,12名状元,14名宰相,是全国有名的进士县,而且著书立说风行邑内,《四库全书》中收录的著述以及存目计有131部之多。莆田现代教育也是可圈可点,曾一度拿过全国“高考红旗”,出了14名两院院士。“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读书仕进是古代莆田人的主要谋生之路,不会读书的子弟才被分流到农商工等其它“百工”行业。千百年来,莆田兴学重教之风盛行,而澄渚可说是莆田教育的滥觞之地。

      南朝梁陈时期,郑露三兄弟入莆倡学,开莆仙文化教育之先河,而唐大历年间(公元766年),由林披二子林藻、林蕴创办的“澄渚书堂”(即在澄渚村),广招学子,成为福建省第一所书院。前文提及的梯云斋则是唐德宗贞元年间(785—804)朝廷观察使李琦在澄渚创办了福建的首所官学。澄渚书堂所在地乌石自然村和梯云斋所在地庙前自然村不足百米,出现福建教育两个第一,可以想象当时此地读书盛况。当是时学者云集,人文荟萃,历史上的一些名人林藻、林蕴、欧阳詹、许稷、徐寅、黄滔等曾聚集于此。唐诗人独孤及盛赞此地“比屋业儒,俊选如林”。林藻,唐贞元四年(公元788年)登明经第,七年(公元791年)中进士,是闽举进士之第一人,工诗书法,有行书传世。林蕴则以“忠义”载于史册。元和元年(806),西川节度使刘辟谋反,以死胁迫林蕴追随,林蕴以颈抵刀,誓死不从。刘见其大义凛然,终未杀之。曾在澄渚书堂就读的欧阳詹是九牧林姻亲,与韩愈等同登贞元八年(792)“龙虎榜”,任四门助教,成为唐代古文化运动的倡导者。许稷,与欧阳詹为学友,唐贞元十八年(802年)进士,莆田许氏始祖,官至比部尚书郎,为政有方,爱民如子,闽郡少有。徐寅,唐乾宁元年(894)举进士,为福建历史上第一个状元。黄滔,晚唐五代著名的文学家,被誉为“闽中文章初祖”。澄渚书堂、梯云斋皆临澄溪,溪者,娟秀灵动助文采也,回顾本地文化,人文荟萃,人才济济,莫非澄溪之功耶?据不完测算,从唐林披起,澄渚村历史上出现了70多位进士,是全国知名的进士村,今日澄渚也是俊才如林,处级以上干部和教授级学者计有50多人,盛哉,澄溪!

      印刷术之“俞良甫版”

      坐于吾家三层楼顶,南风徐来,令人抚今追昔。10年前,我家屋子对面是稻田,稻田尽头即澄溪。澄溪,在我目力所及处,逶迤向南。如今,对面的民宅,一座高过一座,渐渐填满视线。楼下村道亦由泥道、砂石道变成平坦的水泥村道,每天黄昏进鞋厂上班的本村女子、媳妇开着摩托车、电动车鱼贯而回。随着城市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本村的女子多进邻近鞋厂、服装厂等。在摩托车 “突突突”声里和铿锵有声的莆仙话交流中,我们以为生活似乎就是这些内容了。事实上,日常生活掩盖着历史,这里曾经有一个和科举文化紧密相连的行业——印刷业消失在历史中。唯有村内雕版家俞良甫故居,陈述着昔日的时光。

      历史记载,俞良甫是元代人。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为避战乱,他去了日本,在东京靠刻书为生。虽是谋生,但是他的刻书版面整洁,选本精良,畅行日本,被日本学者称为“俞良甫版”。俞良甫边刻书边带日本学徒,传播中华文化,得到日本学人高度赞扬,说他为日本文化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如今,印刷技艺已在本村绝迹,除了个别宫庙还用雕板印刷神符之外,这种印刷术和产品不复见到。邻有箍木桶者,年迈,偶作木桶聊以怀旧,听其“吭吭吭” 刨木箍桶时,我便总会想象着俞良甫弓腰雕版的样子……。

      莆仙戏

      澄溪碧水潺潺,莆仙戏歌声飘荡其上,扶摇于南风之中,这是一幅我在他乡时常常出现在脑海的画面。小时候,每逢村里演戏娱神的时候,我常常在社庙前的戏棚底下戏耍,在虾饼小摊前留连,对台上咿咿呀呀的戏曲基本没有兴趣,后来才知道它是非常珍贵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查阅资料的深入,我发现莆仙戏曲文化如澄水一样就在身边淙淙作响,越来越响。澄渚村所属的西天尾镇有“戏剧之乡”之誉。宋人刘克庄(莆田城厢人)有多首诗歌反映莆田包括西天尾兴化杂剧的演出情况,如《闻祥应庙优戏甚盛二首》第一首:

      空巷无人尽出嬉,烛光过似放灯时。

      山中一老眠初觉,棚上诸君闹未知。

      游女归来坠一珥,邻翁看罢感牵丝。

      可怜朴散非渠罪,薄俗如今几偃师。

      诗中前三句生动描述了我镇溪白村祥应庙社戏演出的盛况。在这种氛围下西天尾镇出了许多出色的戏曲艺人乃至艺术家就不足为怪。澄渚村还出了个国家一级编剧、莆仙戏剧作家姚清水,他与人合作的莆仙戏剧本《状元与乞丐》荣获第一届全国优秀剧本奖(曹禺剧本奖)。

      我近日关注莆仙戏的一些新资料,才发现澄渚村以及西天尾镇所呈现的这些艺术浪花背后的又一波巨浪:莆仙戏曲文化所取得的成就远比我想象的高,莆仙戏曲单就剧本来看,获得国家级剧作奖就将近二十次。我国戏剧文学的最高荣誉——曹禺剧本奖,我市剧作家们得之如探囊取物,如著名剧作家郑怀兴莆仙戏剧作《新亭泪》(1982年)、《鸭子丑小传》(1986年)以及剧作《傅山进京》(2008年)先后获得曹禺剧本奖,著名剧作家周长赋《秋风辞》(1986)、话剧《沧海争流》(1998年)、戏曲《江上行》(2002年)先后获得曹禺剧本奖,王顺镇《魂断燕山》(1983年)获得曹禺剧本奖等。一个地偏东南沿海的小城,四人八次获得曹禺剧本奖,不能不说是令人惊叹(这还不包括此前戏剧大师陈仁鉴们的成就。1959年,剧作家陈仁鉴改编的传统戏《团圆之后》晋京参加国庆十周年献礼演出,得到出席观看表演的国家领导人们的肯定。1979年,陈仁鉴改编的传统剧目《春草闯堂》再度赴京参加国庆三十周年献礼演出,双获创作和演出一等奖,誉满大江南北)。看看以下数据吧:建国以后,莆仙戏先后六度进京献演,而《团圆之后》、《秋风辞》被列入中国当代十大悲剧,《春草闯堂》被列入中国当代十大喜剧,话剧《沧海争流》收入《中国话剧五十年剧作选》,2000年莆仙戏演员王少媛,荣获第17届中国演员“梅花奖”……,这些数字如一股股莆仙戏曲艺术的巨浪让人闻到海的气息。

      妈祖文化

      在澄溪流经的邻村龙山村有一山,其西建有妈祖宫,俗称“西山宫”,该宫与湄洲妈祖宫、城内文峰宫并称为莆田三大妈祖宫。莆田几乎每个乡镇都设有妈祖宫庙,西山宫何以位居莆阳三大妈祖宫之列?原来,妈祖的七世祖即是唐“九牧林”排行第六的林蕴。林蕴以忠烈闻于海内,他的一支后裔在湄洲湾沿岸居住,为了纪念他的忠义节操,地名故叫忠门。“灵妃一女子,瓣香起湄洲。”妈祖虽出生在忠门,但澄渚作为妈祖的祖籍地不能不显得重要。

      妈祖,原名叫林默,宋代人,是个奇女子,上识天文,下晓医理,且仁慈善良、见义勇为,因救海难2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民间盛传她常显灵护佑来往船只,救助海难。莆田沿海走船的人每遇海险,总要向妈祖求乞救援,常能化险为夷,遂越显其灵验(海神何以出现我是这么理解的:面对比生命个体强悍不知多少倍的自然力——大海,人需要得到决定性力量的帮助,而只有神具有这种力量,只有神才能与海抗衡,于是妈祖升格为救苦救难的海神。在行船出海时,渔民感觉到有神护佑,无疑是减少恐惧,增强战胜海险信心的)。值得一提的是,明代航海家郑和历时28年七次下西洋的航海壮举,每次都向妈祖祭祈,请求护佑。妈祖得到官方的认同之后,历代祭封褒奖,被尊为至高无上的海神。目前,全球妈祖信众达两亿之多,而海峡彼岸2300多万台湾民众中有一半以上信奉妈祖。妈祖信仰在世界各地传播的时候,文化内涵不断丰富完善,它在为推动东西方文化交流,促进人类和平与进步等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文化学者有这样的观点:妈祖文化是中华民族海洋文化的代表,和中原农耕文化、草原游牧文化等一样,成为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些源于一个28岁的莆田女子,每次,路过龙山西山宫的时候,总会往飞檐翘角的宫庙上投去一瞥,想起这位和澄渚村有密切联系的宋代人,自豪感油然而生。澄者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