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家乡的扁食

    家乡的扁食

      五花肉加上香菇,少量的葱头等剁碎,做成馅,再在外面包一层面粉做成的薄薄的皮,十几个一起放在滚烫杂骨汤里,几分钟后捞起,放进碗里,加些佐料,葱末,一碗香喷喷的扁食就做成了。

      家乡枫亭的各种小吃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这种扁食。

      小时候家乡经常演戏,爷爷是个老戏迷,演戏的地点无论远近只要他能走的他总是要去看的,而每次也总是要带上我的,那一阵阵的铿锵之后我往往就在爷爷的怀里睡着了。一觉醒来,戏已演完了,这时我却有了精神,因为我知道台下就有这样的扁食摊。那时人们总是叫他们挑扁食担的,他们把煮扁食的全部家当都集中在一挑担子里,一头是煮扁食的,用木板钉着,有两层,上层是铁锅,下层是灶;另一头是一个竹箩,用来盛碗和筷子,还有佐料什么的,最底下都放些木柴,旁边放着一个水桶。开场的锣鼓一响他们就忙开了,那种香味迷漫着整个戏场,令人垂涎欲滴。一些小孩子总是迫不急待地吵着要大人们带他们去扁食摊,大人们看戏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去,我是从来不吵的。别的大人往往拿我做模样,“你看某某的孩子就特别乖,再闹再次不带你来了。”孩

      子们往往得到的是一阵子的臭骂声。我知道,戏完了爷爷准能带我到扁食摊前,买上一碗一角钱的扁食,爷爷他自己是不买的,顶多是跟煮扁食摊的人要了一碗不要钱的汤,和着他从家里带来的一些红团,米糕什么的,然后看着我吃。这10分钱10个的一碗扁食,这一碗滚烫而又香喷喷的扁食,倾注了我的全部诱惑,当时只五六岁的我,跟着爷爷走了十几里的山路来看戏,说来现在还有点脸红,就是为了这个啊!我认为世上所有的食品中就是这扁食是最最好吃的啊,我吃的特慢,生怕一下子就把这美好的味道消灭掉,可实在就10个啊,我还不敢一人全吞下肚子里,我会留下2-3个给爷爷吃,因为我知道就是这一毛钱,爷爷要省掉多少天的烟钱啊。煮扁食摊的人总夸我懂事,往往会奖我一两个。爷爷和他们很熟,他们的消息很灵,会告诉爷爷下一次演戏是在什么

      时候什么地点。一般是下午的戏演完之后,这里是最热闹的,一些象爷爷这样远路赶来看戏的人也总是围在这摊前,美美地吃上一碗,然后交流看戏的心得,这里成了台下人气最旺的地方。

      长大了,上了初中。到了离家4公里的邻村读书,午饭是在学校里吃的,学校邻近一条街道,街道上也有一家扁食店,这时家中的经济好了起来,以至于自己有了零花钱,除了买学习用品之外,每周也总能省下两毛钱(这时已涨价了)买上一碗扁食的。还是那样的香美。

      后来,上了师范,师范的门口就有一家枫亭人开的扁食店,晚自修之后,怀揣5角钱(还在涨)吃上一碗,打着饱嗝回宿舍睡觉是那么的惬意。

      如今,家乡还是常常演戏,只是这样的扁食担早已不见,倒是家乡的那一条街道上,扁食摊随处可见。有在店里煮的;有在临街的门前的屋檐下,胡同边,随地搭盖的。他们往往支起一个能遮挡风雨的篷子,摆上几张桌子,几只凳子,搬来两个煤炉,一个用来煮扁食的,一个用来油炸蛎饼的,枫亭街的蛎饼和枫亭的扁食已成了枫亭小吃上的一对好搭档,相映成趣。这里也总是坐满了南来北往的客,无论贵贫,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这里坐坐,一碗扁食就两个蛎饼。看那囫囵吞枣的吃相,成了枫亭街上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当然要告诉你了,这一碗扁食现在是要两块钱的。

      现在,家乡的街道上也有了沙县小吃,他们也煮扁食。可是我总觉得它们不如我们家乡的地道,家乡的扁食可是原滋原味的啊!

      去年暑假,去了一趟上海,在徐家汇这繁华地方意外地见到了一家家乡的扁食店,这里竟然食客如云,老板姓陈,还是我老家邻村的人,他告诉我单单这店面每月的租金就是12000元,可是上海人也喜欢这种速食,他每年都可以挣上十几万块的。他还告诉我,枫亭人在这里煮扁食店的不下200家啊,我猛然省悟,原来不只我一个人对这扁食情有独钟啊!朱福忠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