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家乡剪影

    家乡剪影

      家乡的工艺

      雾霭渐渐消散,坝下村从晨曦中苏醒了。傍它的仙水溪哗哗地流淌,又奏响了一天的劳动进行曲。耸立的一座座厂房,面向蓝天意气奋发。一辆辆载重汽车,把木雕产品和“仙作”古典家具送往远方,又运来了花梨、紫檀、酸枝等木料。披一身早霞的工匠,踩着自行车,驾着摩托车奔向各厂坊。

      工艺一条街,四、五层的楼房,一座紧挨一座,肩并肩,手拉手,显现大气派。而旧街上、小巷内、周边家庭庭院内,作坊星罗棋布,数目繁多,也不甘示弱。坝下村是一个农村,人口六千多,人均不到一分田,有四千多人从事木雕工艺和古典家具的制作。看,工匠们或操作机械,或挥舞锯、刨、刀、凿,把原始木料、边角料、弯曲的树干树根,通过锯、劈、刨、削、磨,雕成花鸟、佛像、人物等艺术品,制成睡床、桌椅等古典家具。他们用智慧和汗水,美化了生活,净化了人们的心灵,创造了艺术的天堂。

      坝下村工艺美术历史悠久,始于北宋末,兴盛于明清。生产的木雕有:陈设欣赏木雕,家具装饰木雕,建筑装饰木雕和宗教用品木雕;仿古家具有:古香古色的睡床,形状各异的桌椅和造型优美的盘、杯、笔筒等。

      解放前,工匠们替人雕睡床嫁妆,到寺庙雕佛像、佛龛、拱顶。打工赚一些钱,养家糊口。人称“工”字没出头,生活艰难。改革开放带来了工艺美术的春天。由于人们生活的提高,产品畅销各地。从此,坝下村那些业精技巧的人办起了木雕厂、仿古家具厂,鸟枪换大炮。木雕品和仿古家具由近地销往外地,同时飘洋过海,销往台湾和东南亚各地。上世纪90年代坝下生产的木雕产品和仿古家具大量出现在市场上,名声扬起,近五、六年来大紫大红起来。现在人们说起坝下村,脑子里便映现出木雕品和仿古家具。木雕品和仿古家具改变了坝下村的面貌,写就了坝下人创业的传奇。人们说起坝下,便议论工艺生产给坝下带来巨大的财富,百万富翁走进寻常的百姓家。

      家乡的工艺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缔造一个“创意文化”的神话,奏响改革开放的乐章。

      家乡的桥

      木桩打进溪流中,上面铺上木板,便成了一座木桥。每天清晨,挑柴禾的、赶集的、上学的,络绎不绝地从桥上过。我背着书包走在桥上,吱呀吱呀的响声桥摇摇晃晃地颤动,我心里捏一把汗,担心桥倒人落入溪中。这是临解放时,我童年时代家乡的桥。

      秋风送爽,秋菊飘香。仙水溪断流,河床裸露。村民从山上运来条石,石匠日夜加工。在嗳哟嗳哟、叮当叮当的交响乐中,一座石板桥建成了。那年冬天,装载着甘蔗的皮轮车从桥上过,把甘蔗运到蔗站收购。我上中学每星期往返家乡和城关,不用担心掉到溪中,石板桥,我少年时代家乡的桥。

      草枯草长,花开花落,一晃几年过去了。上大学第二年暑假我回乡,从城关搭三轮车经石拱公路桥直抵家门。原来在我上大学期间,因修水电站和林场伐木的需要,家乡建了石拱公路桥。石拱公路桥,我青年时代家乡的桥。

      改革开放春风劲吹,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乡镇企业的勃兴,农村经济大发展。“经济发展,交通先行”,家乡各行政村掀起大修路的热潮。村道要联接县道,各村都建石拱钢筋水泥桥。这些桥把榜头地区联成一片,又可直通到城关,然后出县到全国各地。石拱钢筋水泥桥,我壮年时代家乡的桥。

      为直接打开家乡出县的通道,榜头到赖溪的榜赖公路动工,紧跟坝下大桥也修建。在建桥工人两年的努力下,一座横卧在仙水溪上的坝下大桥建成了。坝下大桥把家乡和福厦路联在一起,家乡货运可直达全国各地,有力地促进坝下工艺生产的发展。

      家乡的桥,虽没有南京长江大桥的宏伟壮观,也没有厦门集美跨海大桥的巧夺天工。但是,从木板桥、石板桥、石拱公路桥演变为石拱钢筋水泥公路桥,折射着时代的变化。它是一首诗,赞颂改天换地的时代;它是一幅画,描绘家乡山河多么美好。

      家乡的路

      家乡是丘陵地,满眼都是山,交通十分不便。我少年时,从我家到镇所在地是一条不到一米宽的泥土路。行人晴天一身尘,雨天一身泥。从榜头镇到城关,也是一条坎坷不平的泥石路,不用说不能行车,就是骑自行车也颠簸难受。

      春雷响,喜讯来。第一个五年计划时,县政府决定修仙榜公路。那时,各村在包干路段安营扎寨,披星戴月,日夜苦干,不到一年公路就通车了。当第一辆汽车嘟嘟嘟驶入榜头街时,人们围观、赞叹,其场面十分热烈。那时,我在镇所在地念初中,星期六偶而会租自行车骑到城关玩。忆当年踩车奔驶在仙榜公路上,欢乐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20世纪五十年代末,家乡修路高潮又起,各路大军齐集海拔600多米险陡的何岺路段。白日,人声鼎沸,千镐高举;夜晚灯火明亮,爆破声此起彼伏。一年时间过去了,仙永公路蜿蜒何岺而上。从此,人们可从仙游搭车直达永泰。

      “要致富,先修路”。在改革开放春风荡漾中,家乡又掀起了修路高潮。群策群力,众人拾柴火焰高。经过两、三年,除处在海拔600多米高山上的洋山村外,榜头地区村村通公路,而更鼓舞人心的事,1992年榜赖公路动工修筑,要把榜头地区推向福厦路前沿。两年后,榜赖公路通车,坝下村工艺产品、古典家具可直接运到全国各地。

      在国家资金支持下,家乡人民又为村道水泥化而战。与此同时,从榜头镇通往洋山村的村道修筑也加速进行。不知寒暑如何过,到二OO七年,家乡村村村道水泥化,而通往洋山村的水泥村道也于二OO八通车了。

      鲁迅说过:路是人走出来的。家乡的路,是劳动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产物。陈金禄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