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村后那条河

    村后那条河

      若把木兰溪比作莆田的母亲河,父亲山则非壶公山莫属。“壶山兰水”养育了三百多万勤劳智慧的兴化人民。

      生我养我的那个村叫锦墩村,位于新度镇内。我家就在壶公山脚下,开门便见山顶上架设电视信号发射塔的壶公山,所以家里电视不用接有线,也可以很清楚地收看到好几套节目,算是“靠山吃山”了。而村后的那条小河,却流淌着我的许多梦。

      那条河是木兰溪的支流,曲曲折折自村后绕过。河两岸,种着密密麻麻的荔枝树,河面窄处,两岸的树冠则会连成一片。荔枝带就像两条交叉着的玉带铺在村后,每当荔枝成熟的季节,满树的荔枝果,则是缀在玉带上的红宝石。

      荔枝成熟的季节,正是酷热难奈的盛夏。那时,河流很清澈,村姑们总会把衣服拿到河里洗,小伙伴们也特别喜欢到河里游泳,河面上飘荡着诱人荔枝香味。压弯了树枝垂在水边的累累荔枝,自然成了伙伴们垂涎的对象,眼中的猎物。

      我自小怕水,却非常羡慕伙伴们像一条条小泥鳅似的在水里钻来钻去,在同伴的怂恿下,终于也套上救生圈试着下水学游泳了。不料,游到河中央时,伙伴游过来捉弄,我一不留神,手没抓稳,光溜溜的身子便从救生圈中滑出,沉到水里,呛了一肚子的水,还好扑腾几下,又抓到了救生圈,飘到对岸,不敢再游回来,便光着屁股跑了好一段距离,过桥而回。

      那条河确是淹死过几个小孩,看到溺水小孩父母跪在河边求菩萨保佑孩子重生的那种悲痛欲绝的情景,我不禁对这条河产生深深的畏惧。更有村里人说,某个傍晚,有人看到河里有光着屁股的小孩在翻跟头,并坚持说是水鬼,让听者头皮直发麻。后来,据说那只不过是一条肥胖的老泥鳅。邻居老爷爷却说,河两岸的荔枝树上经常有黑白无常出没,吐着长长的舌头,专抓小孩,吓得我有好长一段时间,大白天的都不敢在河边玩耍。

      对我来说,这条河充满神秘的色彩,但对村里人来说,这条河却很重要。村里有很多户人家种植蘑菇,竹草料,牛粪、石灰这些东西都要用船从村外沿着这条河运进来,荔枝果也是从这条河运出去卖。河两岸,除了荔枝树,就是大片的良田。农忙季节,庄稼灌溉,都要雇那种抽水专用船来抽水,白花花的河水沿着又黑又粗的抽水管,欢快地奔腾到田间地头,流入似乎看到好收成的农民们的心里。黄昏的时候,父亲会带着我来到河边的荔枝树下,布下几个钓鳗鱼用的鱼钩,等第二天清晨收起鱼钩时,往往会捉到两三条鳗鱼,拿回去煮米粉吃,简直是人间美味。

      如今,那条河有些淤积了。污水乱排、垃圾乱倒,河面上也长满了水浮莲。人们不再去河里游泳了,就连节水意识很强的村姑们再也不愿意拿衣服去那河里洗了。河岸上的荔枝树却一年比一年长得旺盛,到了季节的时候,依然是花果飘香。但小河却生病了,很让人心疼。我真期盼着那条给我留下童年许多梦的河能快点好起来。邓建庭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