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古诗《江妃村》若干首

    古诗《江妃村》若干首

      江采苹(722-756),莆田黄石江东村人,自幼聪颖,5岁始读书,7岁会作文,9岁能诵《诗经》,14岁能吟诗作赋,据传她写有《箫兰》、《梨花》等七赋。唐开元年间,江采苹因才貌双绝被选入宫,很受唐玄宗宠爱。她淡妆雅束,酷爱梅花,玄宗便令人在所居宫内遍植梅树,称为“梅园”,又称她“梅妃”。后来玄宗新宠杨贵妃,梅妃渐被疏远,贬到上阳宫。天宝十五年(756),安禄山叛军攻破长安,梅妃在乱兵之中投井自尽。她所写的《一斛珠》被译成德文,流传国外。至今在梅妃的故里江东村还存有北宋年间为纪念梅妃所建的浦口宫。前人也留下了数十首歌颂江梅妃的咏诗,现选若干首,以飨读者。

      林兆恩(1517-1598),字懋勋,号龙江,道号子谷子,尊号“三一教主”,也称“三教先生”,明代城关赤柱巷人。他35岁始著书立说,讲学于东山精舍,其“三教合一”学说影响几遍天下。嘉靖三十七年,倭寇围兴化城,他出私财雇请麻阳客兵击退围城之敌,嘉靖四十一年冬倭寇攻陷兴化城,大肆屠杀,他命门徒收尸二千多具,第二年又收尸五千多具,时瘟疫流行,他卖田施药治病,万历十八年、二十二年两次饥荒,他捐谷数百石、银二百余两救济贫民,家产尽罄。他有首《江妃村》诗云:

      日暮潮平泛客槎,秋鸿片片带落霞。

      渔翁醉起敲兰桨,一曲沧浪芦荻花。

      林尧英,字蜚伯,号澹亭,莆田城关人,清顺治十八年进士,授饶阳知县,捐俸增置学田数十顷,饶人德之,升北城兵马司指挥,迁户部主事,以博学宏词荐试宏仁阁,赐宴瀛台,进户部员外郎,康熙二十年典山东乡试,所得皆一时名宿,未几又督学河南,导以古学,文风丕变,又置嵩阳学田,修开封学宫,未几卒于宫。他性好学,工诗歌,著有《澹亭诗略》,其《江妃村》诗云:

      夕阳斜照映林梢,腊至寒梅已放苞。

      翠羽啾啾啼不断,江妃堤上结新巢。

      林宾王,字穆之,莆田城关人,县秀才,著有《秋楼集》二十一卷、《荔子杂言》一卷、《西卷诗》一卷,莆人余飏、王士稹为其作序。其《江妃村》村云:

      千里介江濯锦新,蛾眉一进六宫颦。

      宁知梅畔承恩日,翻作楼东失意人。

      玉邃犹怀歌舞地,珍珠莫慰寂寥身。

      赋成空拟长门咏,惆怅难回玉辇尘。

      林习伦,莆田人,传略不详,其同题诗云:

      贞妃伊昔在名门,记得江东是住村。

      自爱绮才膺主眷,堪羞倾国惹尘昏。

      珠光引动骚人泪,梅影疑来彼美魂。

      今日流芳及故里,马嵬遗迹岂同论。

      陈延彬,字学卿,号非野,莆田人,清顺治间诸生(秀才),有《玉山堂诗集》,他亦写有《江妃村》同题诗,其诗云:

      昔换珍珠百斛来,于今故宅只荒苔。

      寒流似咽长门怨,一片沉云黯不开。

      黄家鼎,曾受闽督委修湄宫。其同题诗《江妃村》云:

      行近兴安有所思,江村吊古独栖迟。

      痴心欲向梅花问,我是开元时节雌。

      郑王臣,字慎人,号兰陔,莆田城关人,清乾隆六年拔贡,历知铜梁、成都二县,升兰州知府,以弟丧弃官归里。他编纂《莆风清籁集》,收进自唐至清乾隆乡贤诗三千余首,凡作者近二千人。他写有《江妃村》同题诗三首:

      幽人赏胜似君稀,冲雨篮舆上翠微。

      愁见江妃村上过,梅花如雪糁春衣。

      南国佳人住水村,春潮寒碧浸樆根。

      縻芜犹作裙腰色,一道青青直到门。

      金枣银蚕葬故乡,

      梅花犹绕墓门香。

      马嵬原上生秋草,

      红粉成灰剩锦囊。

      程登瀛,莆田人,传略不详,其同题诗云:

      为想佳人住此乡,

      何期恩宠罢明皇。

      人住故宅追思远,

      赋拟长门惹恨长。

      青草久生遗址秀,

      白梅犹绕旧渚香。

      慷慨捐生贞苦节,

      花濛雾露觅芳踨。

      刘尚文(1845-1908),号澹斋,莆田城厢人,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后裔。嗜于书画金石,光绪间国学生,著有《澹斋诗存》、《莆阳金石初编》、《莆画录》等。他写有《江妃村》诗三首:

      百花围屋水绕门,倚棹来寻梅媛村。

      班女自甘捐纨扇,玉儿何故负东昏。

      清词空写风前恨,哀诔难招月下魂。

      秀骨瑶宫推第一,汉家飞燕讵堪论。

      一片柴门夕照微,楼东往事轻依稀。

      梅花斜映江村水,依旧春风作雪飞。

      曾否荒丘返骨无,梅花开遍燕将雏。

      只怜夜雨淋铃曲,不及楼东一斛珠。

      陈池养(1788-1859),字子龙,号春溟,莆田城内后塘巷人。清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任过知县、知州,嘉庆二十五(1820)冬辞官归里,致力于家乡水利建设,著有《莆阳水利志》等。其《江妃村》诗云:

      一例明妃尚有村,凭谁踪迹到柴门。

      梅花绰约添新韵,兰水潆洄认旧痕。

      未必珍珠能破寂,只余团扇黯消魂。

      驿旁罗袜犹存否,付与词人仔细论。

      周维新,字德侯,生卒年与传略不详,其同题诗《江妃村》诗云:

      暗香疏影绕柴门,认是江妃昔日村。

      西阁方忻敦素爱,上阳长怨闭黄昏。

      荒烟蔓草空留迹,细雨梅花正断魂。

      泪湿红绡梳洗废,珍珠一斛复奚论。

      李光荣,字梅友,号雪峰、雪梅,清末民初莆田布衣诗人,辑有《兴安风雅汇编》16卷。他用杜甫《明妃村》韵写《江梅妃村》四首:

      海滨吊古访妃门,生长吾莆尚有村。

      信步探来天正午,瞻颜谒拜日将昏。

      江干鹅脰祖先冢,树上鹃声倩女魂。

      贞烈至今荣故里,马嵬靥粉冉阝堪论。

      潮经宁海道分门,迳入江东云水村。

      秀毓壶兰成智慧,宠专宫院侍晨昏。

      二南诗诵后妃句,一斛珠伤寂寞魂。

      屏绝铅华绝不御,楼东有赋寄言论。

      怨起怒涛入海门,奔流曲折达江村。

      梅花纵老香犹洁,杨柳虽娇色已昏。

      宠绝上阳悲作赋,情深南内哭招魂。

      雨铃蜀道青骡返,顾影秋波不忍论。

      雪消香里闭柴门,

      数本斜环才女村。

      独占孤芳留鹤守,

      空存古树卓鸦昏。

      贤妃夙有爱梅癖,

      肥婢暗销醉荔魂。

      羞比洗心爪乳事,贞淫自别付评论。

      陈淑英(1808-1877),字德卿。黄石清江壶塘村人,嫁与城关河边巷秀才翁焕文,为焕文继娶,早寡,著有《竹素园诗集》四卷,同治年间梓行。他写有《江妃村》同题诗五首,兹选二首:

      一斛珍珠怨恨长,红颜和泪理残妆。

      归心只托长门月,好把团 照故乡。

      梅精千载有香魂,几树梅花湿泪痕。

      青草对门潮欲上,不堪明月吊黄昏。

      萧重,字远村,天津静海(一说畿辅,即河北)人,嘉庆十八年、道光九年任莆田凌厝巡检司,嘉庆二十一年署莆田县丞,著有《莆阳新乐府》。其《江妃村》诗写道:

      江妃生长梅花村,玉为肌骨冰作魂。

      力士导入上阳门,惊鸿舞罢工温存。

      玉环一入长生殿,君王日夜耽荒宴。

      美人寂寞感前鱼,赋罢楼东泪如霰。

      一斛明珠万斛愁,湘簾懒上珊瑚钩。

      竹盐不设慵梳洗,乌鹊无声怨斗牛。

      当日空存茂陵手,青莲子美才八斗。

      长门不肯破千金,沦落宫中叹白首。

      林舟津,号渔村,一作渔川,莆田人,清代布衣诗人。他写有《江妃村》四首,选其二首:

      荒江漠漠对斜阳,

      为访梅妃生长乡。

      绕屋梅花开万树,

      冰肌玉骨为谁香。

      独立江头吊采蘋,

      明珠一曲旧翻新。

      无声流水空来去,

      愁杀长门怨不伸。

      (经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