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寻找莆田老渡口

    寻找莆田老渡口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莆田自古多渡口。

      在记忆中,渡口被一抹夕阳照亮,反射出金属一样的光芒。落日的柔和温暖的光把西边的溪水和沙洲染成绚丽的桔红色。

      渡口隔开了此岸与彼岸的距离。所以一条木板船便承载了很多到达的愿望。它是这个渡口的主人公,没了它,整个渡口就荒凉了下来,也暗淡了下来。它的存在,属于渡口终其一生的信仰,没了它,渡口也就不复往昔,又宛若一个简单而深含意味的偈语让人一度走神。木头船让渡口拥有生命的种种悲喜交集若回绕的柔笛轻亮或二胡散发出古色古香《二泉印月》的韵味。就是下雨天,人迹稀少时,如果有一条船安静地泊在渡口,也会给伫立雨中的人带来极大的慰籍。尽管他可能不会远行,他只是在这个村落里例外的不为了出发或到达的陌生人。他的驻留只为了重温“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那种寂寞空旷自在的境界。从书中出发,在书中凝神,然后以虚构的到达,去往远古洪荒时的某种情节。

      查寻了许多资料,但记载渡口的并不多。志中载,宋代以前,莆田境内有迎仙渡、温泉口渡、阔口渡、濑溪渡等。宋绍兴年间设有三江口渡、小屿渡等。古代渡口设置分为官渡、义渡、民渡三种。云云。

      我们的渡口怀旧梦是从一个叫仙潭的渡口开始。可能从这个渡口过去,还要经过许多村落,一个人会经过很长的路途,为了某些快乐的理由。金钱或求学的念头往往让许多壮年人或小孩子走得更远。他们会经过许多这样村落,一样被龙眼林覆盖。但是搭船的往往只是这个村落里的人,对面村的人反而较少乘着这条能容20人的小船过溪,除非走亲戚。乡下人谈婚论嫁,喜欢就近邻的村落里寻找,方便父母与女儿的照应。所以,除了到对面的溪岸那些农地干农活的,他们或安于宿命,一般略显瘦削,挑着比他们的身体更为沉重的农物,还有的是读书或走亲访友的邻村人。

      于是,渡口被温情地忆起,安置在岁月的豁口,每逢雨季或汛期,此岸的故事开始打动彼岸的心弦。我的小船也因此载着童年的美丽,寻找温馨的臂弯。

      甘蔗收成时节,溪水变得有点混浊,因上游压榨甘蔗排泄的废水。让人看人心头沉重。让人惦念她极其清冽的时候。那是她的本来面目,如同清丽绝伦的女孩,流水就是她黛青光滑的长发,水中倒映出晨曦或落日的光芒,让她的眼眸有一种与世尘无争的欢乐。

      渡口或许是梦的衍生物。人有了做梦的冲动,就有了走出去的愿望。为了到达,也为了回归,于是就必须有一条这样的船。我曾在渡口一个叫金叶的聋哑的老伯的院落,闻着他刨制造船的木头的清香的气息。又在的毕竟这儿留下了深重而醇然的记忆。

      历史往往就是这样。只一个瞬间,这一路过来的喧嚣便戛然而止。

      莆田到底有多少个渡口,恐怕是无从考证。在寻找老渡口的过程中,我有些小小的失望。老渡口大多杂草丛生,除了一些刻有名字的碑石和废弃的小木船在孤寂的守望外,再也找不到些许当年的痕迹。

      印象中,渡口总会有一条缠绵的小路系着远方的旅程,石阶总是把即将离岸的浮躁夯得很实,被风梳理的柳丝总有几许柔情,岸的妩媚总有流不走的倩影,也许还会有一只蝉与你一起呼唤泊于对岸的等待。

      这里有我太多的记忆,它们是属于我的故事,我记住了,并珍藏着。木兰溪水是不是连绵不息,我不知道。可我记住了溪边的渔船,和落日余辉包裹的艄公。 虽然这一切大都不复存在,可落在了我的记忆里。

      夕阳西下,江水东流。木兰溪,您有多少船排有多少渡?有多少传奇故事?我们不得而知,因为这是大地母亲给女儿的陪嫁。

      相关资料:

      古代莆田地区渡口众多。宋代以前,莆田境内有迎仙渡、温泉口渡、阔口渡、濑溪渡等。宋绍兴年间设有三江口渡、小屿渡等。古代渡口设置分为官渡、义渡、民渡三种。

      官渡一般设在过境驿道的江河两岸,由官府置船配船工,渡口运来往官员和商旅。

      义渡由地方绅士出资设置,过往行人免费过渡。

      民渡则由渡工直接向过渡群众收取渡费。

      明代兴化府设有4个官渡:莆田渔沧溪渡口(今东圳水库)、仙游石马渡、仙水渡、僧仙渡。莆田有7个民渡:秋芦溪渡、郑坂渡(今渠桥)、西沟尾渡(清江—西洙)、西江渡(西江—南箕)、游埭渡(游埭—三步)、三江口渡(新埔—遮浪海滨)、小屿渡(小屿—惠安县沙洛,原为官渡,后改为民渡)。

      清代有:莆田县的郑坂渡、西沟尾渡、西江渡、游埭渡、三江口渡、小屿渡。仙游县的僧仙渡、清龙渡(今东渡)、仙游渡、坝下渡、仙水渡(今下亭)、石马渡、盖仔渡(昌山—盖尾)、寿洋渡、大坂渡等。

      50年代后,随着公路的修建,自古交通繁忙的渡口都架起桥梁。80年代末莆田市有溪河与沿海渡口31个。时光荏苒,如今溪河渡口只剩下4个,沿海渡8个。(王朝霞  郭清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