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闲话书法

    闲话书法

      林国强先生是我的同事,他的书法名气很大,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遗憾的是,对字画我是外行,所以此文勉强为之,只能算是闲话。

      一切艺术都是心灵的表现,书法也是如此。线条笔墨,丝丝点点,都在透露笔者的内心世界。“达其情性,形其哀乐。”中国的书法欣赏透过审美,最终还是欣赏人自身,欣赏人的品格性情。

      2002年春,香港艺术馆举办吴冠中先生的大型回顾展,馆方把他的《双燕》、《秋瑾故居》、《往事渐杳,双燕飞了》三幅作品并列在一起,吴冠中先生看了感到震撼,觉得自己像“被捕”了,心灵的隐私“被示众”了。倾心于书画艺术者,是不是可以从中悟出一点什么呢?

      我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说某某人的字画卖得太贵了。这里面包含很多因素,除了技法,还有名气、炒作、个人的趣味等,更重要的是在作品中到底融入了多少作者的情感与心智。书画作品如果没表现出作者的哲理情思,没有个性,如果少了率真与诚实,那就是废纸一张。我们赞美书法时,说“这幅字很美”,“这幅字很甜”,或者“这个人胆子很大”。这都是一种暗贬,意味着这字太华丽了,太俗气了,太粗鲁,太不自爱了。所以,严肃的书法家都遵循“宁拙毋巧,宁丑毋媚”的原则。

      熊秉明先生曾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而文化的核心是哲学。哲学的最终目的是使人省悟,并返回到生活实践中。可见,书法构成了从抽象思维到具体生活的第一境。我们玩味书法时,就是同时在欣赏造型的意味、文学的内容和哲学的境界。

      这一切对我而言显得太高深了。林国强先生幼承庭训,少习唐楷汉隶,后涉二王行草、秦篆,四体兼备,长于隶书。本来以为在他身边久了,通过耳濡目染,可以学点皮毛,可惜他极少在我们面前高谈阔论书法艺术。他对书法的爱,首先体现在他对书法的尊重上。而一旦需要组织举办作品展览,他总是十分投入,从作品的收集、筛选到展览的布置,都一丝不苟做好每一个环节。这些年,他举办过好几期书法培训班,在教学中,他强调“技为下,艺为上”,但对初学者,他既重培养慧眼又重训练技术。2003年,他进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研修班学习,师承刘恒、刘文华先生。之后,经常有外地的书法名家寄作品过来交流,他总是叫了阿农、阿茂等几位朋友一起欣赏;作品铺展在那里,他总是笑眯眯地看着,不轻易评价。或为或不为,都流露出他对书法艺术的一片真情。

      黄志农先生说:“国强兄为人朴实,雍容豁达,其书风亦如自身之秉性:质朴沉雄,宽博醇厚。”

      温建茂先生认为,国强书法用笔沉着而多变,线条沉稳而老辣,书风朴实而多味。

      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尔罕·帕慕克,在他自传性作品《伊斯担布尔》一书中提到他为什么不想当画家,最后选择了文学。他母亲说他如果没找到谋生方式,他将成为那些神经兮兮的土耳其画家之一,只能看有钱人的脸色过活。其实中国的艺术家们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生计和尊严之间徘徊。俗话说,人走人道,蛇走蛇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处世哲学,一个艺术家如何对待自己所选择的艺术,其作品必将像一面明镜照出其或明或暗的面容。

      林国强先生年近花甲,对艺术而言正是渐入佳境之时。这里,我祝愿国强先生:人书俱老。□张   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