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天花散处见禅机——李耕《天女散花》图赏析

    天花散处见禅机——李耕《天女散花》图赏析

      《维摩经·观众生品》略云:“维摩室中有天女,以天花散诸菩萨,悉皆坠落,至大弟子,但着身不坠。天女曰:结习未尽,故花着身。”

      这则佛教故事意喻的是天女散花以试菩萨和声闻弟子的道行。显然,菩萨与声闻弟子因道行也即果位的不同,便会产生天女朝他们身上散花时前者花不着身,后者沾身不落的不同现象。

      李耕的《天女散花》图,是用画笔来阐述这一场景。

      画面的下半部,五个人物成环状排列,四尊菩萨和声闻弟子(我们未见到天花散落在某位身上,故无法确定他们此时的果位)位于下方。他们或持筇而显龙钟老态,或捧贝叶经书而端然打坐,或低眉现入定相,或微侧作沉思状,安然处顺,一任天女的检验。人物脸谱的粗细刻画,发际的不同表现,向背欹侧的准确造形,布局环列成序但错落有致,无不体现出作者的妙笔神功。衣褶线条运用高古游丝描法(人物画十八描法之一),如春蚕吐丝,如川流不息,细腻而不纤弱,严整而不刻板,随意生发中兼具装饰意味,古朴圆浑中蕴涵空灵清逸。既体现了衣服的柔韧质感,又与世人心目中早就定格的菩萨相吻合:慈祥、超逸、端庄、宽博。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对一草一木都不敢轻慢荒率,皆以双勾细笔写之,地面渲染也做到晕染有度,深浅得宜,沉稳浑厚而不浮泛浅薄。尤其是天女身后以浓墨塑造的菩提树主干和上部或浓或淡的树叶,在稳定、丰富、统一画面和烘托人物上,其作用不可小视。

      对此,我们更应视为这是作者严静闲和创作心态的外化。很难想象一个心浮气躁,杂念丛生的创作者会为我们营造出这样一方超尘脱俗、安祥淡定、清净庄严的佛境!

      处画面中心的是翩然而至的天女。为突出仕女的婀娜多姿,作者在动作的设计上是颇动心思的:花篮置于肩上,右手上托,左手反扣,左足着地,右腿上收,如舞如蹈,轻盈曼妙,姿势十分优美,使人想起敦煌壁画中“反弹琵琶”的乐伎。但两者不同的是:敦煌乐伎箸缨飘带装饰和丰腴雍容脸谱凸显的是远离民间的华贵,而李耕的简朴装束与纯真面容则透析出天女回归民间的村姑气质。尤具匠心的还有,作者特以行云流水线描(人物画十八描之一)把向左飘拂的宽大袖子和裙摆卷舒得极富动感,加上背景菩提树和棕榈枝叶以及抖落天花也一应左向取势,使读者在品读中有如闻到清风的天籁之音。就整体观,画面上部的“动”与下半部的“静”形成鲜明对比,使全局的每一组设置和每一项表现都具有相互映衬,相互生发,相辅相成的哲学意味,蕴涵着无尽禅机。

      最后附带说明一下:画中李耕款落:“拟上官周笔法”。上官周,清代画家,字文佐,号竹庄,福建长汀人。李耕笔下的人物衣褶结构,显然留有其所著《晚笑堂画传》的甚多痕迹。当然上官周的高古游丝和行云流水,也沿习了明代莆田人吴彬的描法,且此法多用于表现道释人物,并可追溯到唐末五代的贯休十六罗汉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