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傅绍尉:向传统致敬

    傅绍尉:向传统致敬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每年春节,位于梅园路东段北侧的三清殿内,都会迎来大大小小的各种展览。今年展出的是青年书法家傅绍尉的作品,主题“探迹经典,寻梦传统”,一语道出他对传统文化的深情和敬意。

      三清殿始建于唐初,现存建筑为宋代建筑,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龙年新春,在这座充满唐宋遗韵的古建筑里展出的100多件书法作品,同样古风犹存,颇有晋唐法度与宋人意趣。

      傅绍尉今年36岁,是荔城区莘郊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柳州市书协副主席。自学习书法的那一天起,他就梦想着有朝一日举办自己的展览。然而,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他似乎更愿意游于艺,更愿意沉潜在学习之中,于是办展的事就一直搁了下来。这两年,傅绍尉的作品日趋成熟,他觉得自己应该办个展览了。他说,“龙年出生的我觉得要为自己的本命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去年年底,我下定决心要办一个个人书法展,展期定在2012年春节,地点就是生我养我的家乡莆田。”

      傅绍尉随即开始准备作品。从去年11月1日到11月30日,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他完成了100多件作品的创作。12月,他开始拼接、装裱、拍照、设计作品集等相应的后期工作。随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莆田,向市委宣传部和市文联汇报了自己的计划,并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正月初六,傅绍尉人生中的第一次作品展如期在三清殿展出。

      见到绍尉,已是办展十天后的正月十六晚,元宵已过,没有了满城烟花和喧天锣鼓,我们所在的茶馆显得有些冷清。眼前的傅绍尉斯文儒雅,平和谦逊,他侃侃而谈,谈书法的格局与神韵,疏密与收放,谈他热爱的王羲之和颜真卿,米元章和苏东坡。当然,绍尉也谈到了自己的个人展。

      “展览那几天,心里很不安,不知道莆田的父老乡亲们会有怎样的评论。还好总体反应不错。最后一天,三清殿看馆的老头对我说,看了很多展览,每个展览都是有人骂有人夸,就你的展览我听到的都是夸。”

      绍尉不让我把看馆老头的话写进文章,他觉得这难免有自吹自擂之嫌。但我还是写了进来,因为我觉得这看馆老头的话起码代表了他个人的看法,至于绍尉的书法艺术如何,则应该交给更多的观众和读者去评价。

      在绍尉看来,古往今来堪称“尽善尽美”的书法家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书圣”王羲之。“一个人的作品能够流传千年,让历代书法家顶礼膜拜,叹为观止,那已经就是神,就是圣,也只有尽善尽美这类词语可以形容了。”绍尉认为,王羲之作品中的散淡自然、潇洒飘逸、疏旷蕴藉正是他的人格学养的综合体现。《兰亭序》之所以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也正是因为字里行间蕴涵着他对有限人生和无限宇宙的深沉体悟和无尽感慨。

      春寒料峭,窗外寒雨霏霏,听绍尉谈王羲之说《兰亭序》,使人不知不觉忘记了春寒,似乎回到了遥远的古代,回到那莺飞草长的暮春三月。

      如果说王羲之让绍尉着迷的是风流蕴藉之美,那么米芾吸引他的便是他的率性狂放。几年前,博采众长的傅绍尉开始把自己研习的重点放在襄阳漫士米元章身上。他潜心研习米元章的意趣法度,学习他那率意狂放中的能放能收,酣畅淋漓中的沉着凝重,以至于他的朋友笑称他“吃米饭、喝米汤”,“胃里骨子里都是地道的米芾因素”。

      绍尉言语间流露出自己对传统的依恋与敬畏。除了临帖观碑,他还熟读大量的文史典籍,许多古典名著名篇,他能倒背如流。古文经典,成了他书法创作的厚实基础和灵感源泉。所以他并不怕别人说他“走不出传统”,因为他知道,传统不仅仅是传统,它更是“创新之母”。

      和许多人一样,父亲是绍尉的启蒙老师,正是父亲在他8岁那年带着他推开了“传统文化”之门,带他走进了这个由王羲之、颜真卿、米元章等书法大师共同创造的世界。在这座书法的“万神殿”中,有位“神灵”在绍尉心中占据了特殊的位置,他就是蔡襄。

      中学时,绍尉经常骑车去城西蔡宅的蔡襄故居,感受那位书法家老乡传递出的神秘气息。我们不知道蔡襄曾经给予绍尉怎样的力量,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以“师古守法”闻名的书法大家,一直陪伴着绍尉在书法艺术这条虽不乏艰苦却温暖而又迷人的旅程上默默前行。

      在回归经典、守望传统的同时,绍尉清醒地意识到,学习经典并不意味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等于闭门造车,故步自封。

      “抱残守缺的自学等于自杀。”绍尉感慨万千。“尽管你十分刻苦,但你不一定会成功,因为你只不过是不断地重复自己的错误。”

      这可以说是他的经验之谈,几年前,由于屡屡冲击一些全国展览失败,傅绍尉开始冷静反省自己:“我是不是没有找对方法?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他萌生了到北京进修学习的念头。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前往首都师范大学书法院攻读研究生课程,并拜当代书法名家龙开胜、李双阳为师。绍尉深有感触地说,“有时候,名师的一番点拨比自己苦修十年还要管用。”

      从北京回来,傅绍尉觉得自己成熟了不少,他对龙开胜老师“雅俗共赏”的理念和李双阳的章法笔意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把握。他好像突然找到了方向,创作也更加收放自如。这两年,在北京、安徽和江苏举行的全国首届手卷书法展、“邓石如”全国书法作品展以及第三届“林散之奖”书法双年展上,傅绍尉均榜上有名。水到渠成,傅绍尉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

      傅绍尉还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但不管工作有多忙,他每天都会挤出几个小时的时间来练习书法。在他看来,人生在世一定要保留一些超越物质的精神追求,所以他尽量把工作上的事交给伙伴和助手去打理,自己则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书法上。他说,“书法给我的乐趣更大。你太喜欢它了,你会觉得别的事都不重要。”

      话虽如此,傅绍尉并不是当地媒体所说的“宅男”,作为一家规模不小的民营医院的院长,作为柳州市福建商会的副会长以及柳州市书协副主席,免不了有迎来送往的时候,但热闹之后,他会很快回到自己的天地中,品书论诗,泼墨挥毫,神游魏晋,梦回唐朝。

      傅绍尉就这样往返于传统与现实,往返于家乡莆田和广西柳州之间。莆田有荔城之称,柳州有龙城之誉;莆田是“文献名邦,海滨邹鲁”,柳州同样是“人文荟萃”的历史文化名城;莆田有壶山兰水,柳州城内同样孤峰耸立,柳江萦绕。耸立柳州城内的山名为驾鹤山,山下有座桃园号称“小桃源”,“小桃源”内有广西最早的书院“驾鹤书院”,已有八百多年历史,那里曾是柳州文人传播文化,安放自己灵魂的地方。

      去年年底,柳州方面已与绍尉谈妥,准备请他来管理“驾鹤书院”,希望亦文亦商的绍尉能帮助他们推广书法文化,打造书法文化品牌。在绍尉计划中,他并不急着把它打造成一份赚钱的“产业”,他想做的还是“以书会友”,他希望“驾鹤书院”在自己的打理下重现当年文人云集,“观书论诗,终日不绝”的盛况。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五言古诗《终南别业》,其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两句最为绍尉所喜欢,王维也是他最为喜爱的诗人。我不知道亦商亦文的绍尉是不是也像半官半隐的王维一样时常有“飘然出世之思”,但可以肯定的是,王维有他的“终南别业”,绍尉也有他“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的“世外桃源”,这“桃源”不仅在驾鹤山下柳江岸边,更在他的笔下和心中,在那个只有黑白两色却奥妙无穷的书法世界里。□王朝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