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犹见寒枝双白头———读林玉宇的《红梅白头图》

    犹见寒枝双白头———读林玉宇的《红梅白头图》

    点击查看原图

      那是一个梅花盛开的时节,家住白塘的收藏家戴全美先生,诚邀画家方纪龙、林玉宇、诗人郑汶高等人往白塘寻梅。

      白塘历来以“白塘秋月”闻名于世,而白塘以梅花著称则是近年来的事。

      在这冬春之交的季节,却有白塘梅花、桃花竞相怒放的奇观,怎不教人诗思如涌呢?与我们同行的路师姐,即兴吟出“遥望白塘迷两眸,湖边垂柳顺风柔。元宵有幸游梅海,嫩粉沾衣香满头。”绝句一首,同行的诗人纷纷吟诗奉和。事后,玉宇兄以路师姐的诗意,创作了一幅《白塘寻梅图》(如图),以记这次诗人、画家的白塘之会。

      玉宇兄所绘《白塘寻梅图》体现了路师姐的《白塘寻梅》的诗意,使他笔下的梅花给人以一种嫩粉沾衣的香味,这种袭人的梅香,与王安石笔下的“暗香”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次白塘之行,玉宇兄以路师姐的诗意作画,使我们这些同行为之羡慕不已。事隔不久,我在睡梦中被手机的短信呼叫声惊醒了,起来一看,原来是玉宇兄发来的短信,他要我为其画作《红梅白头图》题诗,其意仍是以白塘梅花为题。为了偷懒,我把我那天在白塘所作的《白塘寻梅》旧句奉上,其中有“梅花谢了桃花歇,怅望枝间立白头”句。玉宇兄认为太伤感又不切题,要我另作一首。我就遵命吟了一首《题红梅白头图》:“会聚琼波合水流,三江最是白塘幽。梅花灿烂舒望眼,犹见寒枝双白头。”诗成,玉宇兄连声叫好,并认为我的“三江最是白塘幽”句将成为吟咏白塘的名句流传。玉宇兄便把我的诗作题在他画的《红梅白头图》上,当我看到他的画作时,才发现我的诗的第三句第六字不合律,该处依律应用平声我却用仄声,犯了诗病,于是,我就把第三句改为:“梅花风骨催诗眼”,但改是改了,可玉宇兄已把我的原诗入画,且已经把画送人了,可谓“生米已煮成熟饭”。柰何?我的错误在那张画里只好给人留下了永久的遗憾,但人生就是遗憾的人生,你说呢?

      玉宇兄自幼对画有种特别的颖悟,三十来岁时,其连环画作《陈景润四探数学山》就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近年来,其山水画作由有国画艺术殿堂之誉的荣宝斋为其举办个展。我国有画家千千万万,但能在荣宝斋占有一席的又有几人?玉宇兄能获此殊荣,殊为吾乡吾人之骄傲。

      我以前与玉宇兄没有交往,只知道他擅长于画江南水乡,通过近年来的诗画交往,我发现玉宇兄的写意花鸟也属上乘之作,他的这幅《红梅白头图》,能以草书笔法入画,笔墨以干湿互参、浓淡兼施,以笔力体现功力,以墨韵体现神韵。花朵则以深红、淡红掺入淡黄、浅墨点染,一改前人画梅时单线平涂的画法,使他笔下的红梅既不显得过分浓艳又美丽高雅。在画作的上部,玉宇兄从一斜出的横枝上,画着一双写意白头翁在呢喃私语,整个画面的红梅、白头的浓烈的中国式的寓意,寄托了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强调了美丽人生这一永恒的美学意境。

      谈起画梅,我国元代的王冕,可谓一代圣手,吾乡三、四十年代的李可信,被誉为“闽中一枝梅。”他的梅画,不落窠臼,为画中逸品,深得世人喜爱。岭南画派著名画家关山月,在文革中以一幅《俏也不争春》誉满神州。玉宇兄的《红梅白头图》,不管是在国画笔墨的功力上或色彩的渲染间,都体现了他有异于前人的学力。尤其是在画面的经营上,玉宇兄用红梅白头翁这一静一动的意象入画,体现了动静和谐的哲学意蕴,与关山月的《俏也不争春》相比,更能体现他的画作的诗意美。

      莆田是一方多产著名画家的热土,明代李在的高士画与浙派领袖戴进齐名;曾鲸的肖像画开我国人物肖像画一代风气之先,吴彬的仙释人物画成为有明一代翘楚。玉宇兄的梅花,也将在迎风斗雪中开遍祖国的大江南北。

      到时候,我们重聚白塘寻梅,就会发现有许多梅花已成为玉宇兄笔下的倩影。□ 朱金明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