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阿良凿人仔

    阿良凿人仔

      阿良名吴金良,黄石镇惠上人。后洋人凿人仔自古有名,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一只贴金透雕花篮,曾作为贡品晋献皇宫,它就是后洋人雕刻的。后洋人还是民乐器作坊专业村,莆田民间吹拉弹唱的乐器大都是后洋人做的。阿良出生于这样一个乡村,小时候耳闻目睹,生性顽皮的他,喜欢偷出姑姑的雕刻刀,私下拿出一块木料,悄悄躲起来雕着玩。有一天,母亲发现阿良,说,阿良你不爱读书,又喜欢玩木头,干脆学凿人仔算了!那一年,阿良才十四岁。

      今年二月我见到阿良,阿良已经四十二岁了。他穿着一件便服,一张瘦脸,两只黑眼睛,看人时目光专注。他蓄着八字胡的嘴巴紧抿着,仿佛很用劲似的往前撮着。他坐在工艺城雕阁里泡茶,说话声音略显沙哑,一支烟、一杯茶、一席话,神侃海聊,无有章法。他拿出申报木雕艺术大师的材料给我,那里面有他的一切资料,包括去年获得“艺鼎杯”木雕现场比赛金奖、被中国工艺界誉为“木雕状元”的照片,记者对他的采访报道,以及很多获奖的作品证书等。我大抵翻了几下,觉得他从头到脚还是一个民间艺人。他没有办公司,目前也没有多少资产,若跟工艺城那些身家亿万的人比,简直不算什么。他十四岁就随父学艺,文凭不会高到哪里。但身家并不等于技艺,文凭也不等于文化,阿良参加两届“艺鼎杯”,一届银奖,一届金奖,在工艺城长廊式的比赛大厅里,从众多的参赛者中胜出,难道是一种偶然吗?

      阿良谈到比赛兴奋溢于言表。他说他很多年没有拿刀了,想不到拿起刀还很有感觉的。他说“艺鼎杯”比赛有意思,它的吸引力就在现场感,你看,几十个人同在一个大厅,一个人一片地,拉锯挥斧,削切钻挖,一干就是很多天!你雕的时候别人也雕,你打坯别人也打坯,你成型别人也成型,休息时,还可互相观摩交流,叮叮当当的击木声不绝于耳,林林总总的木雕示现于目,十天、八天下来,像一场马拉松赛!光是闻那木头洋溢出来的香气,就令人陶醉呀!

      阿良说起年轻时练功夫,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做木雕,整个人像着魔一样。手里拿着斧头呀、刀子呀,又砍又劈,又削又抠,一干就是一整天。那种兴奋劲,把什么都忘记了,更不知道劳累。直到晚上睡觉时,才感觉手酸痛得不行!他还说,“好徒弟,学偷艺”。那时资讯不发达,书籍也很少见,他学木雕全凭一个心眼:看到好的图样,就偷偷地临摹起来。那时他有很好的记性,好图样只看一遍两遍,他就能把样本记牢,并把它雕出来。木雕与绘画一脉相通,潜心构图再加上好的技艺,就能产生有魅力的作品。他还说到木雕与文学的关系,他说好的工艺师必须是一位文化人,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要有自己的见解和眼光。比如雕刻隋唐演义中的人物,三国演义或水浒中的人物,都要对他们有文学见解。一个人物在历史中是一个模样,在民间传说中是一个模样,在工艺师的刀下是另一个模样。工艺师就既要让人看到熟悉的,也看到不熟悉的。看到熟悉的叫喜欢,看到不熟悉的叫发现,这样才能吸引人呀!

      几年前,阿良主创的《赵子龙》、《老子》、《钟馗出巡》等获得国家级金奖、银奖,可是在“艺鼎杯”现场比赛,他一改雕刻传统木雕的强项,而选择了雕刻现代主题。第二届“艺鼎杯”木雕大赛,他雕了一件《长征》,那是一个背枪的红军骑着一匹马。红军直身坐在马背上,那马被雕成前弓后踞的姿势。在雕刻过程中,阿良忘身事外,手里操着十八般武艺,不停地操作着。工艺大师方文桃走到他身边,他也浑然不觉。方大师摇头说,阿良不凿传统,尽凿些没边的,这行吗?可正是这件作品让他获得“艺鼎杯”银奖。《长征》以简洁的造型和细致的线条,表现了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的艰险,底座多级重叠的石磴子,为人与马的造型起到注解的作用。

      第三届“艺鼎杯”于去年春天举行,阿良又创作了一件更当代的作品。那件取名为《大爱无疆》的木雕,取材于四川地震灾区女军官乳哺遗孤的故事。作品采用三角构图,女军官坐在废墟上,身上穿着军装,头上戴着安全帽,右手抱着一个孩子喂奶,左手抚摸着另一个孩子的头,第三个孩子离她最远,他拉着第二个孩子看着女军官。女军官的脸现出天使般的微笑,仿佛对孩子说:“你等等,待会儿就喂你”。作品立意宏大,造像鲜活,表情和谐,充满大爱,夺得了大赛金奖。

      当谈到获奖作品时,阿良说到选材的重要性。他说一个好的工艺师要理解这个时代,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力求在题材上有创新。参赛者在同一个大厅内,你凿别人也凿,论技艺都娴熟,而论题材就有差别。熟练的工艺师是好工匠,而只有勇于探索、力求创新的人,才具备大师的资质。

      陪同采访的吴文忠证实,阿良在参加“艺鼎杯”大赛前,实际上好多年没有动刀了。他去参赛的刀具还是跟他借的,他获奖的运气真好呀。

      是运气,还是技艺,或是其他因素,恐怕难给阿良下结论。一个纯民间艺人,在歇手了多年的创作现场,在众目睽睽的大赛场,在平等公平的比赛中,凭借自己的一双手、两只眼睛和一颗心,打造出一件又一件优秀之作,它是一种偶然吗?

      我们可以通过他,发现艺术的某种灵性,和人的某种潜在的异秉,某种足以启发心智的创造性劳动。            □黄明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