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莆田传统精细木作:遗落在乡野的大美

    莆田传统精细木作:遗落在乡野的大美

    点击查看原图

      从1990年代开始,到2010年,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怀抱一种“游于艺”的浪漫念头,在兴化平原的古老建筑、民间工坊和古玩街铺间四处兜转,养眼、养心、养艺,由此对诸多莆田民间传统文化有了一己的观察和心得,其中“莆田传统精细木作”一项,最是让我魂牵梦萦,并因其在乡野逐渐湮灭而心痛不已……

      和普通常见的莆田木雕、木作相比,莆田传统精细木作拥有凡俗匠气所不能及的文气和贵气,我近期对之作了一个大体的整理,其类别大致有四种:

      第一类为家具。由于木作的民间性,人们常说“木雕无史”,我们现在翻检各类典籍,根本找不到传说中的莆田木雕“起于唐宋,兴于明清”的文字依据。然而我们今天从仙游赖店古玩街等处,依然能见到这段传说的一些余脉,我曾经在赖店、黄石、涵江等藏家和乡人家里见到过一些旧家具,其精巧别致、拙朴大气和敦厚壮实,让人惊叹。黄石东华一老妪家有一架子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间打制,前面部分为门围子,下部雕有花卉翎虫和人物鞍马图案,上部攒斗开光,以八美图装饰关联,图案纹饰均以透雕手法刻出,人物不过寸许,筋骨明了,体势婉转,刀法流丽、层次分明。门围子上扣木制小护罩,用于保护围子上精美的图案。需要时可放下,以便近距观赏雕作。挂檐制作相对较为简单,左右围子的靠后部分下面是彭牙弯腿炕桌形架座,上搭一溜柜子,竖长横短、大小各异,柜面有光素、雕花均不相同。我最为感叹的部分在于柜子中央部分是一个小巧精致的多宝格,我曾经研习过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等书,均未见过这等作法,后读李笠翁《闲情偶寄》,其中卷三“器玩部·床帐条”有“床令生花”之法:“帐中有此,凡得名花异卉可作清赏者,日则与之同堂,夜则携之共寝……”真是才子性灵!莆人寝寤之间,必得文房清玩相伴,非为玩物丧志,实乃乘物游心。真是雅致之极。此外,我在涵江雁门雕刻和流水围庄两个收藏机构看到主人珍藏的一些架子床、寿屏上面的雕花构建(民间俗称花板),堪称精雅的极致。作家黎晗近年来精心研究莆田花板,《莆田乡讯》上他开设有“莆田物语”专栏,黎晗提出,清晚期民国初,莆田木雕界出现了“画工体”与“雕花体”两种流派,并以各自的风格发展。前者有意摹拟绘画的笔意和气韵,追求诗情画意的效果;后者秉承传统木雕的风格与技巧,在用刀、功力及表现形式上以继承传统为主。其中“画工体”雕板的精彩甚至不亚于一张画作。

      从这些散落乡野的旧家具上,我们可以看出,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和民族交流的关系,到了清末民国时期,莆田木作家具对于京作、苏作和广作,甚至是东南亚的家具风格大胆加以吸收融合,逐渐形成风格独特、个性鲜明、做工精细、机杼别出、兼收并蓄等特征。解放后,或因外来文化的冲击,或因过于统一单调的思想,或是审美情趣的喜新厌旧,莆田大众逐渐放弃了自己的优良传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民间艺术的遗憾。

      第二类为木制乐器。莆田文化独树一帜,在音乐上,表现颇为独特:十音与八乐是境内最为流行的传统民间音乐,是融合器乐、声乐和表演的综合艺术。十音又叫“十番”, 由使用琵琶、三弦、笙等十种乐器合奏而得名;“八乐”是以“十番”为基础,另配有八人组成的管弦乐器伴奏队,所用乐器有横笛、八角琴等。还有一个独特品种“文十番”,相传唐代时由囊山寺和尚传入莆田,其传播地域不广,仅在涵江塘头和哆头两个村,所用的十种乐器是堘(音同成,又称枕头琴、扎筝、蓁)、碗胡等。主奏乐器堘是唐代遗存的拉弦乐器,被誉为“民间乐器活化石”。这类乐器的最大特点就是,用莆田精微透雕来装饰细节,把美感的空间艺术融入动感的时间艺术之中。涵江“文十番”乐队藏有几件明清时期的老乐器,堪称莆田木工细作经典。笔者藏有一八角琴,由莆田工匠在1951年制作,从中可见莆田工的余绪。在莆田民间,八角琴是有定制的,其制作口诀曰:“鲎扇尾,梅花绞,弦搏双孩儿古钱,还有一蜥蟠琴杆。”所谓“鲎扇尾”,就是形似八仙之汉钟离所携芭蕉扇的琴头部分,形式感强烈,十分优美;“梅花绞”是指弦轴部分(即轸子)依形雕刻成老干梅花形状,古意盎然;“双孩儿古钱”指琴码部分用黄杨木雕刻两个童子各抱一古钱,弦线从古钱中间穿过;“蜥蟠琴杆”是指在琴杆靠音箱部位雕一龙,扬须张口,四爪紧抓琴杆,这龙非粘贴或镶嵌,而是在一整块木料上雕凿而成,真是不惜工本呀。

      第三大类型是礼器,即宗族社会和宗教生活中祭祀所使用的木制器具。以前,莆田一般人家都会在大厅上摆一条案,上头摆放着香炉、花斗,其余的就是木制的果盒、盅前和对龙烛台。一般采用较软的木料,如樟木、楠木制作,果盒、盅前用透雕技法,层层雕镂,最见功夫;龙烛用圆雕功夫,极富立体感,完工之后,或上黑色大漆,或涂朱漆或贴金,富丽堂皇,极有装饰效果。还有一些都是民俗活动中的仪仗器具,大到銮驾、卤簿、神舆、警跸牌、点心担等,小到灯架、火药桶等,都是雕刻精美、制作精良的艺术作品。湄洲妈祖祖庙和市博物馆藏有一些明清时期祭拜妈祖的礼器,精致尊严,让人叹为观止。

      第四类型,即是最为庞杂丰富,也最见功力、最见意趣的文房小件类。在这个类型中,分支最大的部分为“文玩架座”,也就是为了配合和衬托各种艺术品,使之更具视觉效果,进一步提高艺术品的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木制底座。“足矮者为座、足高者为架”,或光素朴实,或繁丽典雅,架座的造型设计、雕工纹饰,则承接了明清家具的精华,有的甚至就是明清家具的微缩造型。其二分支为盘匣盒器具,如形式多样的首饰盒、干果盒、文具盒(印章、印泥、笔匣)、拜匣和装有横梁的各种文具箱、食盒、官皮箱、药箱等等;盘则有棋盘、文具盘和各式托盘。其三分支为书案雅玩摆件,大体有水洗、墨床、笔筒、笔格、镇尺、臂搁、水盂、砚屏、香盒、香筒等。清末光绪年间莆田坊巷的廖熙,即以此项工艺闻名海内,人称“廖家座”,据说当时廖熙制作的架座,使用本地盛产的龙眼木,却能卖出紫檀的价格。听老辈子人说廖家的架座则是学习和承继衙后游家样的,抗战时期刊刻《抗日印史》的篆刻家游介园即为衙后游家子弟。相传其上祖游伯环曾供奉雍正造办处,坊间流传,游伯环因精于紫檀人物的雕刻,被选入清宫,供奉于造办处,回乡后,把宫廷的架座制作技艺带回了莆田。文/吴剑伟

    点击查看原图

      民国莆田工香几

    点击查看原图

      莆田工民国雕花床后博古架

    点击查看原图

      清代莆田“画工体”贴金花板

    点击查看原图

      文十番乐器系列

    点击查看原图

      1951年莆田工八角琴

    点击查看原图

      清代莆田工漆金木雕果盒

    点击查看原图

      清代莆田工漆金木雕馔盒

    点击查看原图

      清代莆田著名雕刻家廖熙作廖氏木座

    点击查看原图

      清代莆田著名雕刻家廖熙作经盒

    点击查看原图

      民国莆田工龙眼木神主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