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粗识工艺“怪人”吴剑伟

    粗识工艺“怪人”吴剑伟

      2011年初秋,莆田工艺美术界有名的“怪才”吴剑伟,搬进荔城坊巷一栋民国时期的老宅子。是夜,他置了一桌酒宴,招待亲友,喝得酩酊大醉。在朋友眼中,吴剑伟经常烂醉如泥,不论是在酒精里、书堆里,还是在各种稀奇古怪的喜好里。有人戏称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一个喜欢破桌子烂板凳的怪人,一个“疯子”,一个“病人”。众多“溢美之词”集于一身,足见他与当下社会普遍价值观的格格不入。而在另一些人看来,他最特别之处,就在于他是个最正常的人,一直忠于自己内心的现实,蓬勃地生活着。

      四年前,这个格格不入之人出版了国内第一本木雕专著《大美之境》,填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而后,他成了媒体上的工艺美术家、鉴赏家、收藏家……

      不惑之年的吴剑伟下过岗也下过海,散尽钱财,最终得以与深陷困境中的自我坦诚相见。刘晓枫曾说,自我与世界发生冲突之后导往两条道路,一条是审美之路,一条是救赎之路。而吴剑伟则在审美之路上完成对自我的救赎。

      身为资深醉鬼的生活经验提醒他,五感未必与生俱来,往往需要重新获取。吴剑伟以对待一个醉鬼的正确方式,一点一点把自己弄醒。他清晰记得30岁那年在仙游文庙所经历的奇妙时刻:在喝茶的间隙,那些司空见惯的雕件骤然生动,柱上的浮龙须眉皆张,爪牙飞舞。刹那间他感到他的目光而不是眼睛被打开了,如同每一个在黑屋子里坐久的人,突如其来的光明令他一阵阵发抖,幸福和感激之情犹如血液一样冲击着他的心脏。“我决心走近这个美的国度,走近木雕艺术大师、走近木雕艺术。”于是,世上少了一个张着眼睛的瞎子,多了一个清醒的醉鬼。

      他满怀虔诚地上路了。他的仙游老家离著名的木雕集散地坝下不足1000米,他成为游走在一个又一个作坊间的学徒。在对众多木雕艺人的拜访中,他学会了用心灵而不只是用耳朵和手去倾听、抚摸木头,他在创作中学习着。而后,他又南下泉州、厦门、广东,北上福州、浙江、上海、北京……这不是一条让人奔跑的道路,而是需要行路者不断俯身修补的道路,吴剑伟以他的赤诚之心和石子般的文字与这条日益衰朽的道路建立起了亲密联系,并享受了一次次贴地飞行。他查阅搜集了大量相关原始资料,并从易经、道德经、佛经、庄子、中国画中悟出木雕的形体、材质、空间、意境等创作要素,分别从自性具足、大象无形、有无相生、应物象形、以线造形、以形写意、臻乎至善等角度对各种木作加以阐述。

      在近七年艰难而快意的日子里,《大美之境》出版了,吴剑伟以195页的篇幅讲述了竹木与人的故事,一个关于寻找和彼此发现的故事,一个取消了边界共同飞翔的故事,一个由许多人的不同经历所共同达成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道路不是为抵达目标而存在,它是行走的凭证,并经由一个个追寻者的脚步获得延伸。《大美之境》也因此成为一份敞开的游历者的记录,他们的目光在书中400多幅配图中安静地凝注着,有的如春风,有的似刀锋。

      《大美之境》使吴剑伟获得了意外的发言权。他讲述了他一直以来的寻找:“寻找莆田木雕文化的根源,寻找莆田独特的文化精神。寻根不是为了复古,寻根也不是在标榜,寻根不仅是在找寻失落的歌诗传统,更是为失魂落魄的自己喊魂!”他也提出了对于当下莆田木作的看法:“真正的传统并不否认创造,像真正的创造没有否定传统一样。应该在肯定传统的基础上寻求发展,并且将其精髓发扬光大。”舆论拼凑着它所需要的吴剑伟的形象,而他家里层层铺陈的大小物件,则述说着形象背后的悲喜经历。

      吴剑伟没有辜负他的天性,他像个顽主,总是不由自主地被不断涌现的奇思妙想所深深吸引,并且满怀欢欣地沉浸其中。他似乎在内心里确立了一个恒在的中国,能被不断发现而无法拆迁的中国;一个生生不息的文化的中国,它契合并助长着他对细节、对美、对古典理想的痴迷与渴望。

      一年前,因为对竹的痴迷,他成立了“莆风竹社”;三年前着手重新注析明代周嘉胄的《香乘》也接近完稿;今年,吴剑伟申报的“莆田传统精细木作”作为“莆田木雕”扩展项目,入选福建省非遗;他创作的散文集《淇澳风清》即将出版。而在工艺美术创作方面,吴剑伟的成果也令人刮目相看。其中沉香雕“苍海龙吟”和一组精细木作“函三得一文玩”分别获2010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奖,精细木作《梦回宣德》获上海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优秀奖。由他构思并参与创作的沉香雕《八仙泛槎》获2009年中国海峡工艺博览会金奖。

      “怪人”既有浪漫、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也是个热心人。他指导工艺师创作或修改作品,往往能点石成金,使工艺品获得意外的艺术效果和经济价值。因而,“怪人”赢得了同行的好评和尊重,也就顺理成章了。

      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家,吴剑伟似乎一直是一个租客和过客,漫长的寻找旅途成了他获得神圣安宁的归宿;就像当初大多数人选择了六车道的水泥马路并梦想着高速路时,吴剑伟选择了幽深曲折的小巷,并无限宽广地走下去。(陈丹)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