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坝下的奇迹与梦想

    坝下的奇迹与梦想

      1万多人口的村庄,却形成了年产值超5亿元的红木明清古典家具产业,成为全国红木古典家具三大基地之一。是怎样的历史积淀和时代际遇成就了坝下?对福建这个工艺美术大省又有怎样的意义?

      车子在坝下工艺城的几条街道上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那株海南黄花梨。

      据说10年前,有位坝下人在自家门口种下了一株海南黄花梨树苗,如今长到手臂那么粗了。这实际上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移植热带珍贵硬木的大胆试验。虽然至今还没有专家对这一试验的前景作出判断,但它起码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坝下人对一个正在崛起的文化产业抱有很大的梦想,他们对实现梦想的可能性有着自己的思考,并且意识到了资源的重要性。

      一个村庄与“半个北京市场”

      坝下,是莆田市仙游县榜头镇的一个村。目前以这个村为中心形成的红木明清古典家具产业年产值已经超过5个亿,而且近几年以每年增长1个亿的速度发展。在红木古典家具消费力最旺盛的北京市场,坝下的产品占据了“半壁江山”。

      榜头镇党委书记方国森告诉记者,坝下村的全部人口只有1万多人,而在坝下从事古典家具和雕刻行业的人员达到了1.5万人左右,正式注册的工厂企业达300多家,其中产值超过千万元的有近20家,家庭作坊更是难以计数。这个行业以坝下为中心扩展到邻近村落,整个榜头镇的从业人员多达两三万人,并吸引了大量外来劳动力。

      在家具生产的带动下,坝下成为吞吐量巨大的仿古家具原料集散地,有一批人专门经营红木木材,还派生出专门为厂家提供包装、运输等服务的企业,单是专门负责销售坝下古典家具的驻京仙游籍人员就有几百人。

      仙游坝下,已经成为与河北大城、广东大涌并列的全国红木古典家具三大基地之一。眼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明清家具艺术委员会已“落户”仙游,仙游县正在申报“中国古典家具之都”,如果这一称号通过审批,那么,坝下将是“都城”之所在。

      为什么是坝下?

      “为什么是坝下?”这是记者试图解开的一个问号。

      根据当地人的说法,从清末开始,坝下的民间家具制作就已闻名遐迩。而仙游木雕作为中国三大木雕之一,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唐、宋时期。

      改革开放后,海外市场的需求推动了坝下木雕工艺品业的兴起,一位雕刻师回忆说:“当年坝下人均不到一分田地,出路只有两条,要么读书,要么做木雕。”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在外地工艺品批发商的引导下,坝下生产的仿古家具借着木雕的销售渠道出现在市场上。上世纪90年代后期,坝下作为古典家具的生产基地名声渐起,北京等地的商人前来购买产品,然后打上他们的品牌,红木第一楼、元亨利等商家每年在坝下购买几千万元的家具。2000年左右,完成了初步积累的坝下厂家开始大面积使用印度小叶紫檀、海南黄花梨等珍贵木材,生产明清款式的家具,营销人员主动出击,进军北京市场,销售价格也开始突飞猛涨。仙游县委书记林建华说:“仙游正在把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对于明清款式古典家具市场的爆发式增长,不少在坝下采购的家具商观点一致:随着人们生活水准的提高,消费者对家具的审美和格调提出更高的要求,品位高雅、材质贵重的红木古典家具恰好迎合了部分富裕人群收藏欣赏、保值增值和陈设展示的需求,前景广阔。

      历史积淀、现实选择与时代机遇的相互碰撞,使坝下奇迹的产生,在偶然中蕴含着某种必然。

      规模,规模!品牌,品牌!

      坝下比记者想象的要繁华热闹得多,虽说是个村子,却更像一个小城镇。街道两旁矗立着多层楼房,一座楼房就是一家工厂或一个家庭作坊,通常是一楼生产、二楼展示和销售、三楼居住。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自由参观,似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坝下目前的问题是什么?对此,林建华十分清楚,“首先是行业自律和规范发展的问题,其次是品牌问题,文化包装和推广要及时跟上。”

      这两个问题实际上都与规模相关。由于古典家具市场看好,坝下的家具厂和作坊曾经以每天一家的速度增加。大量未注册、无名称的家庭作坊与正规厂家形成恶性竞争,其后果之一就是对珍贵材料的浪费。近年来,紫檀、黄花梨等名贵木材的价格平均上涨了10多倍,据估计,这些高端原料将在未来几年内面临枯竭。一些业内人士建议政府对这一行业采取“准入制”,抬高“门槛”,以保护上规模的厂家。

      在这方面,仙游县已经行动起来:规划以坝下为中心,形成几个生产集中区;对现有的坝下工艺街加以改造,改变原有的生活、生产、销售不分离的格局,建设规范的厂房和展示厅;对一些急需扩大规模的龙头企业,政府将给予优惠政策。榜头镇计划在5年之内,培养5家以上产值超亿元的大型企业,同时引导家庭作坊向工厂、公司过渡。

      目前坝下的大部分厂家还是以接订单生产为主,拥有自己的营销力量的企业只有几十家。缺乏品牌,意味着高额附加值的流失。而创造品牌,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的引导推动,更需要企业自身的强烈意识。“浙江东阳人比我们先行了一步,他们已经在拼命打品牌,我们必须迎头赶上!”一位刚在北京开设“窗口”的家具厂老板话语中充满了信心。

      文化因素与坝下的未来

      在坝下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河北是农民在做家具,广东是商人在做家具,仙游是文化人在做家具”。

      这听上去是否颇有点“自豪”?

      专业从事古典家具销售的南京“芥子园”老板黄晓斌对这一说法表示认可。“农民做家具”指的是工艺粗糙,“商人做家具”指的是机械化的批量生产,“文化人做家具”指的是仙游有着悠久而深厚的工艺美术传统,以李耕、李霞为代表的仙游画派盛名远扬,全县现有工艺美术专业人员1.1万多人,国家和省级(包括大师级)民间工艺师、工艺美术师数十人,这些人中有相当部分在坝下从事家具行业。

      黄晓斌对坝下的发展前景十分乐观,他认为在几个全国性的古典家具生产基地中,仙游最有前途,因为仙游的文化传统和雕刻资源是不可替代的优势。

      “文化人做家具”,在当前看来只是坝下人的一种自我期许。从“艺人”到“文化人”的转化,恰恰是坝下家具生产向文化产业跃升的迫切要求。2004年,仙游县政府与湄洲湾工业学院联手开办工艺美术专业,以坝下作为实习基地,这可以看作一个实质性的举措。

      对于福建这样一个传统资源丰厚的工艺美术大省来说,坝下人的梦想和努力,坝下人已经创造和正在创造的奇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何光锐 郑志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