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台湾妈祖的历史渊源

    台湾妈祖的历史渊源

      台湾人最普遍信仰的神明

      妈祖是台湾人最普遍信仰的神明。无论大庄或小庄、山村或渔村、乡镇或市街、港口或内山,都可看到妈祖庙。有些妈祖庙甚且是跨乡镇或区域性的信仰中心。有些地方即使没有妈祖庙,也会有祭祀妈祖的活动。有关妈祖的祭祀活动除了“妈祖生”为妈祖庆贺诞辰之外,进香与迎妈祖的活动是最普遍的。我们不妨从妈祖的相关活动来看妈祖信仰的社会、文化与历史意义。

      主神与客神一起参与巡境

      神明都会有圣诞,妈祖生日为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所有的祭祀活动都环绕在其生日前后举行。一般会选在生日之前举行进香的活动,以便在圣诞之前妈祖可以回到本地,接受本地信徒为她庆贺生日。生日当天和一般“神明生”一样会有巡境的活动,在妈祖自己的辖境内巡绕,以保佑境内平安。有时自己的妈祖还不够,还要到外地请别的妈祖来当“客神”,因此巡境之前往往举行请妈祖或迎妈祖的活动,以便主神和客神一起参与巡境。特别原本没有祭祀妈祖的村庄,也常在“妈祖生”时从外地请一尊妈祖来迎闹热并绕境。

      “迎妈祖”的巡境活动

      所谓的“迎妈祖”,是到外地去迎一尊本地居民普遍信仰或有渊源的妈祖来参与巡境的活动。不管自己村里或是共同举行迎妈祖的区域是否已有一尊“在庄妈”或“在地妈”,都可能会往外地去迎妈祖。通常是往地域层级高一点的地方去迎妈祖。例如,台中县雾峰﹑乌日与大里地区有一个“东保十八庄”迎妈祖的活动,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共有十八个村庄参与,这十八个村庄并没有共有的庙,但却有一尊共有的妈祖称为“十八庄妈”。每年三月初一开始把附近的旱溪妈祖、南屯妈祖、台中妈祖、彰化妈祖通通请来,参与绕境,队伍当中,“十八庄妈”在前领路,各庄依一定的顺序,逐日在庄内迎神绕境并请客。

      “进香”表达对该神明的敬意

      “进香”则是到远处的、有名的、历史悠久的、香火旺盛的寺庙去朝香,表示对该神明的敬意。与迎妈祖的差别是进香并不会把对方的妈祖之神像请回来,只是去分沾她的香火,因此自己的神明是要出去的,到了进香对象的妈祖庙,神像也要进去,放在神殿上,有时是用“掬火”的方式,有时是用交香的方式,沾取对方的香火。另一个与迎妈祖的差别是进香的地点不一定与地域层级有关,因此进香的地点远一点也是常见的事。

      希望自己神明的香火也同样旺盛

      妈祖进香虽然是去表示敬意,给对方面子,但是自己要的是里子,也就是说仪式的作用在沾取或分割对方香火到己方来,希望自己神明的香火也同样旺盛,因此进香回来都要举行绕境的仪式,神明绕过家家户户,把香火正旺的神明的香炉里的香枝,与信徒家之香炉的香枝“交换香”,目的即是为了利益自己境内的信徒。进香虽然需要的花费庞大,但是生财有道的庙宇常藉进香赚钱,因为一般人也喜欢参加进香,左邻右舍、呼朋引伴同往参加更是乐趣无穷,既是神圣之旅,也是观光之旅,又是社交之旅,一兼二顾三顾,这是台湾人的行为模式。最重要的是,共同举办进香的地域社群借着进香的共同行脚,促进彼此的共同体或社群意识,这是进香最明显的社会意涵。因此进香的来去两造之间不无名与利、面子与里子之互惠性交换的意涵。海峡两岸妈祖的交流也应如此,我向你表示敬意,你自当待我以礼。神明间的行为表现其实亦是人间的交际逻辑。

      回思先民荜路褴褛的历史意识

      我们若观察进香的路线可发现它正好是移民路线的反向。先民由唐山过台湾,在台由南而北拓垦,今人到大陆进香,由北而南在台湾各地的历史名庙展开进香,不无回思先民荜路褴褛,移垦艰辛的历史意识。因此,郑成功登陆最早地点的鹿耳门之妈祖庙,中部移民进出的港口如鹿港与笨港,均有妈祖庙,并由于正统之争,显功与土城之妈祖庙相持不下,北港与新港为谁是笨港之正统争执激烈。

      显示台湾社会深层的二元结构

      不仅显功与土城、北港与新港,台湾很多地方的妈祖庙都有妈祖的二元之争,显示台湾社会深层的二元结构。例如,新竹城有内外妈祖之分,内妈祖在天后宫,外妈祖在长和宫;彰化城也有内外妈祖之分,城内是天后宫,城外是南瑶宫。二元之分有时是官庙与民庙之别,有时是城内与城外之别,有时是漳泉之别。妈祖庙是民气汇聚之处,民之所分,自然也就现之于神。

      妈祖的台湾化——由海神而成雨水之神

      台湾的妈祖神像有一些特色,黑面是其一,雍容富贵是其二,与大陆消瘦的粉面妈对照强烈。妈祖原是海神,缘起于莆田湄洲屿小岛上的渔村之女,生前死后都有护佑海上安全、救助海难的灵验事迹。台湾先民携之渡海来台,保佑平安,在台拓垦以来,迭获庇佑,妈祖已然台湾化,由海神而成雨水之神,“大道公风,妈祖婆雨”的传说更助长迎妈祖常带来雨水的事迹传播。台中县大肚与龙井地区,有一个“西保二十庄迎妈祖”的组织,当地有一则谚语最能传神的表达妈祖带来雨水以及三月时节气候阴晴不定的景况:“墩仔头乌,营埔雨,林仔烂糊糊,涝婿浪雨滂,王田烧死人,山仔顶着青惊,社脚去探听,讲无影,大肚戏相拼”。

      衍生出水利神与农业神的性格

      雨水太多造成水灾时,却又有“扫溪路”的灵力,也就是说,巡境或迎妈祖时,神轿特别绕过插香之处,该年若遇泛滥之水,必然顺此而流,不侵庄社。总之,无论是止风歇浪、海上救难,或是呼风唤雨,说停就停,叫流就流,均彰显妈祖具有控制水的灵力。台湾湍多水急,遇雨多灾的自然环境自然衍生出妈祖之水利神性格,以适应农业时期台湾社会的需要。而农耕最怕稻虫害,妈祖也有驱虫的灵力。这使得妈祖更具有农业神的性格。此外,最夸张的妈祖灵验事迹是二次大战时,美军轰炸台湾,妈祖显灵在半空中掀裙接住炸弹,这个故事台湾南北皆有传说,可以想见战时人们的恐惧,求之神明,如望救星。

      具有整合人群的作用

      妈祖姓林,林姓视之为祖姑婆,崇奉尤浓。台湾陈林半天下,妈祖香火不兴也难。况且妈祖除了是一庄一社、一乡一街、一镇一堡所祀之外,她亦具有整合人群的作用,例如,苗栗中港慈裕宫(五十三庄)、台南后壁下茄苳泰安宫(三十六庄)整合泉州籍与客家的人群;台中万和宫南屯妈整合二十五字姓,彰化南瑶宫南门妈整合漳州籍与福佬客三百五十个左右的村庄,彰化社头枋桥头天门宫(七十二庄)、斗南顺安宫(五十三庄)亦整合漳州籍与福佬客人群,北斗奠安宫(五十三庄)整合泉州籍与漳州籍的住民等等。

      妈祖的祭典形成联庄组织

      也因此妈祖的祭典会形成十三庄、十八庄、二十四庄、三十六庄、五十三庄、或七十二庄这样的联庄组织。为了妈祖祭典的需要,各庄就要准备各式各样的热闹阵头,以便在迎神赛会时得以代表村庄参与别庄的热闹活动。妈祖的祭典因此带动各项民俗曲艺与武艺的发展,众多的曲馆与武馆之所以在台湾中部特别盛行,也是因为台湾中部有很多妈祖的大型区域性祭典组织,允为妈祖圣地之故。可以这么说,如果只是为了一庄一社的祭典所需,民众大概不会有什么兴头去花钱花力组织曲馆与武馆,并传承民俗艺术。[台湾历史学会 2003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