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传统莆仙戏的现代巴黎之行

    传统莆仙戏的现代巴黎之行

        应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之邀,11月29日,莆仙戏鲤声剧团《白兔记》剧组启程赴世界文化艺术之都巴黎,参加在这里举办的两年一届的中国戏曲节。12月2日下午,著名戏剧家郑怀兴和鲤声剧团团长张挺为法国戏剧界同行和戏剧爱好者举办莆仙戏专题讲座。当天晚上,鲤声剧团为巴黎观众上演了由莆田青年剧作家郭景文改编的传统剧目《白兔记》。12月4日,在巴黎第五届中国戏曲节闭幕式上,公布了这一届戏曲节的六个奖项,其中《白兔记》荣获最佳传统剧目奖。

      《白兔记》剧组在巴黎的演出,是莆仙戏首次正式组团出国,12月15日下午,市委书记杨根生、市长梁建勇会见该演出团代表。杨根生书记肯定说:“此次演出不仅为莆仙戏这一古老地方剧种赢得荣誉,也为莆田、福建争光。”梁建勇市长表态:“市政府将进一步加强扶持,建立有效机制,推动莆仙戏发展。”当日,鲤声剧团获得市政府颁给的30万元奖励金。

      古老莆仙戏如何在艺术之都巴黎获得关注、肯定与青睐?国家一级编剧、著名戏剧家郑怀兴先生撰稿,以最近的距离,与我们分享来自巴黎的艺术感受。

    点击查看原图

      传统莆仙戏在现代文化之都巴黎演出,引起了轰动

    点击查看原图

      《白兔记》剧照

      应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之邀,莆仙戏鲤声剧团《白兔记》剧组于11月29日启程前往世界文化艺术之都——巴黎。我随团前往,既激动又有些许担忧:不知法国观众能不能接受我们古老的莆仙戏?在参观巴黎圣母院、卢浮宫、凯旋门等著名景点之后,我更忧心忡忡了。莆仙戏在本土已草台化了,而这个充满浓郁艺术氛围的现代化大都市会不会接受来自东方的这一古老的戏曲艺术呢?特别是这届巴黎中国戏曲节,我与鲤声剧团团长张挺要作一次关于莆仙戏的讲座,不知有没有听众?由于剧团长年草台演出,加上经费不足,这次《白兔记》排练时间匆促,还嫌得有点粗糙,而要飘洋过海来到欧洲,会不会遭到冷落?巴黎会不会成为我戏剧生涯的“滑铁卢”?开讲与演出之前,我一直提心吊胆。

      12月2日下午,我们来到了巴黎勒蒙福尔歌剧院。中国文化中心的艺术总监吴钢先生告诉我们,以前的讲座与演出都放在他们中心的小会议室与小剧场里,小会议室只能容纳几十个听众,小剧场也只能容纳一百来个观众,为了让更多的外国观众能看到来自东方的莆仙戏,这次都改到这个可容纳五六百观众的歌剧院里来了。这更让我忐忑不安。要是只来几个听众,可让我们难堪了。我又想,12月1日晚上,法华建筑行业协会设宴欢迎我们,说旅居巴黎的华人好多,他们总会来一些捧场的吧!这么一想,我又略为安心了。

      讲座在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开始,三点半以后就陆续有人进场了。等到主持人——中国艺术中心的教学培训部负责人朱明先生宣布讲座开始并用法语介绍我与张挺及翻译时,听众就有三百多了,几乎都是法国人,中国人倒是寥寥无几。最后进场的是一群年轻人——事后才了解那是巴黎一个戏剧学院的学生。看到这么多的外国听众,我就高兴了。我先向听众们简明扼要介绍莆仙戏的历史,接着说鲤声剧团团史,建团六十年来所取得的主要成就。莆仙戏剧种虽小,但历史悠久,在国务院公布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遗产名录中,排在昆曲、梨园戏之后,居于传统戏剧类的第三名。要是真的按剧种起源的年代算,莆仙戏的历史比昆剧、梨园戏要早得多,有文字可考据的是,南宋时期就有了莆仙戏。鲤声剧团虽是县级小剧团,却名闻遐迩,曾创作排演了《团圆之后》、《春草闯堂》、《新亭泪》等名剧,还保存、继承了一批宋元南戏的传统剧目。著名戏剧理论家郭汉城先生曾深情地说:“因为有鲤声剧团的存在,我们才有幸能目睹了宋元南戏的风采。你们现在所保存下来的传统表演程式是中国不可多得的瑰宝,你们一定要把宋元南戏很好地保存下来,古老的表演程式丢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所以,莆仙戏的价值不是用别的可以补偿的,莆仙戏的价值等同于中国文化、中国戏剧的价值。一定要保护抢救莆仙戏这个唯一全面保留宋元南戏遗响的古老剧种”……对着这么多法国听众,平时寡言的我,此际却越说越激动,多么想再倾诉一会儿。但是,限于时间,我又不得不打住,让张挺先生结合四种行当的当场表演与五种乐器的演奏,讲述莆仙戏的表演特色与音乐特点。由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的中国戏曲节,每两年一届,从2003年开始到现在,已举办五届了,近20个剧种,共25个剧团先后应邀前来参加演出。莆仙戏是第一次走出国门,来到巴黎,以其剧种的古老、表演富有特色而令法国人大开眼界。等我们一讲完,听众们踊跃提问,所提的问题都是十分内行,法国著名的中国戏曲专家班巴诺先生在听张挺团长回答莆仙戏表演的最主要特点是什么的问题时,他在座位上情不自禁地抬起双臂,演示提线木偶的动作,令我们格外惊喜:原来法国友人早已对莆仙戏有深入的研究,知道莆仙戏的表演是脱胎于提线木偶!由于晚上还有演出,我们不得不中断提问。本来只准备一个小时的讲座,竟延续到六点多才结束。班巴诺先生由吴钢先生陪着来到我们跟前,连声称赞我们的讲座很精彩。吴钢先生说,这是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行的历次戏曲讲座中听众最多的一次。12月7日我们到巴黎中国中心参观时,该中心的主任殷福先生还特地向我们祝贺讲座成功。

      当天晚上当地时间八点半,演出开始了。观众几乎坐满了全场,又几乎都是洋人——吴钢先生后来对我说,华人多数在巴黎开餐馆,此时正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我们就是花钱请他们来看戏,他们也无法抽身光临——在法国没有看白戏的,这场演出的票价是26欧元,观众却来得这么多,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在国内,买票看戏曲的习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就被打破了。近20多年来,很少戏曲剧团能进正规的剧场了,因为观众不肯再买票进剧场看戏曲了,就是让他们白看戏,也很少能满座的。在异国他乡,能有这么热情的外国观众,能不倍感欣慰吗?随着剧情的发展,梅花奖得主、著名莆仙戏演员王少媛惟妙惟肖地表演李三娘受兄嫂虐待的情形,剧场里非常安静,偶尔可闻抽泣声。好多观众为李三娘的悲惨遭遇而默默流泪……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当演员们谢幕时,剧场里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这更使我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在国内,这种掌声已久违了!想不到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古老的莆仙戏能在巴黎——这个最浪漫、最时尚的国际大都市遇上了这么多的知音!要知道,巴黎每天晚上有几百场各类艺术的表演呀,竟然能有五百多名的观众青睐此次来参加中国戏曲节的五个剧团中最寒酸的仙游县鲤声剧团的演出,能不让我激动万分吗?我顿时对这些观众肃然起敬:崇尚艺术的民族才是高贵的民族!我突然想起导游昨天的介绍,巴黎那儿有以文学家雨果命名的街道、以喜剧作家莫里哀命名的戏剧学院……巴黎,您为什么能如此繁华,为什么能如此文明,我似乎感悟了一点。

      12月4日晚,在巴黎第五届中国戏曲节闭幕式上,公布了这一届戏曲节的六个奖项。我们的《白兔记》荣获最佳传统剧目奖。这个奖项来得并不容易,含金量不可小觑!因为来参演的除了我们外,还有上海越剧院《西厢记》、浙江婺剧《穆桂英》、陕西秦腔《杨门女将》和四川川剧《红梅记》。他们都是省一级的大院团,人才济济,财力雄厚!而且这个评委会是由法国汉学家和戏曲专家组成。今年的评委会主席是:法国文化部荣誉戏曲总监武尔兹,评委会成员包括法国教育部汉语总监白乐桑、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汉学家季可梅以及多位法国的中国戏曲专家。排在四川川剧《红梅记》获最高奖塞纳大奖之后,就是我们这个奖了。其他三个剧团,都获了一个最佳演员奖。消息传来,我们无不欢欣鼓舞。我对演员们说,连法国观众都如此钟情于我们这个小剧种,我们没有理由再自轻自贱,也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而需要更有历史的使命感,做好莆仙戏的传承工作,让莆仙戏这个宋元南戏的遗响能传得更长久、更遥远,让鲤声剧团取得更辉煌的成就!

      □特约撰稿/郑怀兴  图片资料/李生

    点击查看原图

      中国戏曲节总监武尔兹(左)和巴黎戏曲节法方主席于尔斯(右)学习莆仙戏“瞪目”技巧。

    点击查看原图

      法国著名戏剧专家班巴诺先生(左)向鲤声剧团团长张挺详细了解莆仙戏的现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