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可爱莆仙戏 风流世代传

    可爱莆仙戏 风流世代传

      莆仙戏原名兴化戏,因宋代莆田设置兴化军,元代设兴化路,明、清时设兴化府而得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称莆仙戏。

      和中国戏曲同步,莆仙戏也是在巫和优的基础上演变而成。莆仙地区巫岘自古十分兴盛,宋代莆田诗人刘克庄在《后村先生大全集》里有不少咏叹巫岘与民俗活动的篇章,巫受到全社会信仰。不少道士在民间深入各村社,为黎庶祈福禳灾。他们的法事活动所积淀的音乐、歌舞表演也为莆仙戏所吸取,莆仙戏里就有二十多首音乐来自道教。某些道教科仪也具备戏曲雏形。莆仙戏的表演程式“里外包”、“穿花法”、“双吊旗”就是源于道教排场。源于巫的木偶戏在唐代已经开始演故事,莆仙戏也从木偶戏吸收大量表演艺术。

      佛教在西晋时传入七闽,唐·咸通间,福州玄沙寺主持宗一法师“南游莆田,县排百戏迎接”。五代时莆田的寺庙庵堂已有几百个之多,莆仙戏的起源与佛教的变文经文关系甚大,许多演唱形式,完全借鉴吸收讲经的某些艺术手段。宋代莆仙地区还流行类似唐代变文看图说佛经的故事。莆田广化寺大殿前两座石幢,一幢刻有经文和罗汉像,另一幢专刻歌舞活动,证明该寺唐五代时期歌舞百戏的繁兴。莆仙戏现存曲牌“迎仙客”、“胜春花”、“白空词”和田公元帅“踏棚”中都唱“啰哩嗹”。“啰哩嗹”源于西晋佛教《北涅槃经》的咒语。《目连》戏中的“叹佛”、“海会”等也是吸收佛教音乐。

      唐、宋时朝莆田科举鼎盛,不少人在京城及全国各地做官,莆仙地区产生不少文化巨子:徐寅、蔡襄、郑樵、刘克庄等学识渊博,精通音律;唐代阮鹏、宋代郭钧皆是朝廷协律郎,宫廷音乐家;北宋蔡京主持总裁朝廷礼乐“大晟乐”;宫廷音乐通过他们流入莆仙地区。莆仙戏现存音乐与唐宋大曲同名者12首;与唐宋词曲同名者80多首;与金诸宫调同名者8首;与南宋唱赚同名者5首;与宋元南戏同名者143首。

      与此同时宫廷的优戏也传入莆仙地区。宋代莆仙官宦家班家乐兴盛,文人雅士也以歌舞音乐待客。莆田方叔梅是个塾师,“买歌妓数十人”,家中整日“笙箫鼓琴歌舞,以娱宾客”;蔡京之子蔡攸“短衫窄袖,涂抹青红”与宋徽宗在宫中大演“秘戏”,其在枫亭的子侄也拥有大批家妓家乐。仙游陈洪进,五代时据漳、泉二州,宋初职授节度使,进驻泉州时,其军傩、军乐“前歌后舞进此城”,说明当时莆仙歌舞戏剧的普及。

      南宋光宗年间,东南沿海各地出现了以歌舞演故事的戏曲——南戏。与临安和温州南戏演出的同时,莆仙戏也趋成熟,以其艺术新颖,节目精彩,吸引观众,成为南戏的主要剧种。南宋诗人刘克庄以 “抽簪脱袴满城忙,大半人多在戏场”、“空巷无人出嬉”的诗句感叹当时莆仙戏的演出盛况。当时的剧目有《鸿门会》、《霸王别姬》、《东晋西晋》、《夸父逐日》、《昆仑奴献宝》等,演出时已有“久问优场脱戏衫”的服饰;有“狙公加之章甫饰,鸠盘谬以脂粉涂”的化妆;有“哇淫奇响荡众志”、“听到虞姬直是愁”和“澜翻辩吻矜群愚”、“呵斥倿倖惊侏儒”的唱念;有“未妨优场开口笑”、“先生滑稽腹如壶”的科诨;有“效牵酷肖渥洼马”、“恍惚象罔行索珠”的杂技。演奏乐器为锣、鼓、吹,演出场所有广场的“戏棚”,也有庙宇的戏台。

      宋时莆田秀屿港与温州航运频繁,杭州、温州一带的南戏剧目流入莆田。莆仙戏《王魁》、《赵贞女》、《张洽》、《目连》、《王祥》、《刘文龙》、《杀狗》等五十几个剧本与《南词叙录》“宋元旧篇”著录的南戏剧本相同或基本相似,有的还保留原词原曲。收入《永乐大典》已经失传,后又在英国伦敦街头出现的南戏《张协状元》,数百年间一直保留在莆仙戏里,清末莆田福顺班还在演出此剧。

      明清时期莆仙戏更加盛行,民间逢年过节,婚寿喜庆或迎神赛会,例必演戏,剧目除南戏外,又大量移植改编其他声腔的剧目。如《范蠡献西施》由《浣纱记》改编,《韩信》由《千金记》改编,《王昭君》由《和番记》改编,《李彦贵》由《卖水记》改编等。莆仙戏大量吸收明清传奇清代花部等地方戏剧本,使莆仙戏剧目更加丰富。清初莆仙戏班社已达140多个,行当齐全,唱腔、曲牌、锣鼓经、表演科介、舞台美术已大放异彩。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老艺人黄文狄等编著《莆仙戏传统科介》和《莆仙戏传统舞台美术》二书,全面系统地展现莆仙戏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艺术结晶。

      莆仙戏剧目最早成形于南宋。据南宋著名诗人刘克庄于宋端平(1234-1236)间,大量记载在莆田观看优戏演出的盛况证明,当时的剧目有《鸿门会》、《霸王别姬》、《东晋西晋》、《夸父逐日》、《昆仑奴献宝》等,还有《活捉王魁》、《蔡伯喈》、《张洽》(即《张协状元》)、《朱文》、《乐昌公主》、《刘文龙》、《陈光蕊》、《王祥》、《郭华》《崔君瑞》、《王十朋》、《刘知远》、《蒋世隆》、《杀狗》等五十多个剧本,与《南词叙录》“宋元归篇”著录的南戏剧本相同或基本相似。

      明代莆仙戏盛行,从发掘、收集的莆仙戏演出抄本看,除南戏流入之外,又大量移植,改编其他声腔的剧目。有《范 蠡 献西施》(浣纱记)、《韩信》(千金记)、《潘必正》(玉  簪 记)、《商辂》(三元记)、《郑元和》(诱襦记)、《孟日红》(蔡花记)、《李彦贵》(卖水记)、《闵子骞》(芦花记)、《韩朋》(十义记)、《班超》(投笔记)、《王昭君》(和 番 记)、《王允献貂蝉》(连环记)。

      清代,莆仙戏更形繁荣,演出剧目丰富多彩,从清顺治间莆田杨梦鲤记载的戏联,可知当时演出的剧目有《目莲救母》、《王十朋》、《刘知远·咬脐打猎》、《将世隆·瑞兰走雨》、《杀狗劝夫·迎春牵狗》、《蔡伯喈》、《王祥》、《苏秦》、《姜诗》、《吕蒙正》、《高文举》、《班超》、《韩朋》、《朱弁》、《李彦贵》、《刘汉卿》、《韩国华》、《三省半》、《何文秀》、《裴舜卿》、《姜孟道》、《曹娥》、《苏武》、《潘葛》、《叶里》等。

      辛亥革命后,京剧、闽剧等外来艺人到莆仙演出,对莆仙戏的发展产生较大影响,当时吸收外来表演艺术的剧目有《伐子都》、《西汉》、《东汉》、《三国》、《隋唐》、《赵匡胤》、《水浒》、《粉妆楼》、《绿牡丹》、《封神榜》等大棚戏。

      “五四”运动后,由于反帝反封建,争取民主自由思想的广泛传播,莆仙戏舞台上也出现一批新剧目,如《敲齿换发》、《三十六送》、《猪哥阿旺》、《桂林生与全宝司》、《石脚桶》、《柴骨锥》、《卖画寻夫》、《缉私》、《爱莲错路》、《赌博误》、《用钱买父》、《多十五》、《白衣党》、《新生命》、《三女恋爱》、《恋爱经》、《自由结婚》、《阿忽布田》、《人民城市》等。

      抗日战争爆发后,莆仙戏舞台上又创作出一批宣传抗日思想的剧目。如《斩浦龙》、《梁红玉》、《大义灭亲》、《群魔》、《马江小景》、《狼狗坑》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当时编演反映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的现代剧目有《铲除九霸天》、《彩虹万里》、《保家卫国》、《深仇快报》等。

      更有意义的是,莆仙两县成立二个编剧小组,发掘收集莆仙戏遗产,截至1961年止,计征集、收购莆仙戏传统剧目五千多个,演出手抄本八千多册。现莆仙戏保留传统折子戏,有《琴挑》、《瑞兰走雨》、《百花亭》、《果老种瓜》、《千里送》、《春江》等,保留传统剧目有《米糷思妻》、《蒋世隆》、《叶李娘》、《朱弁回朝》、《王十朋苦妻》、《张协状元》、《王允献貂婵》、《刘智远》等。创作改编在全国有巨大影响的精品剧目有《团圆之后》、《春草闯堂》。

      1963年后所有莆仙戏传统剧目遭到禁演,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后,莆仙两县长期征集、收购的五千多个剧目资料,八千多册演出手抄本全部被造反派送进造纸厂化浆。所幸的是省文化厅戏剧研究所曾拨专款雇人依样重抄复制,事前收藏省文化厅戏剧研究所资料室,使珍贵的莆仙戏文化遗产得以保存。

      文化大革命后,特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剧作家、艺术家们创作出大量的优秀剧目,有新编古代戏剧目,也有改编传统戏剧目和新编现代戏剧目,特别是新编历史剧剧目,在福建独树一帜,被有关专家称为闽派戏剧。共有三十几个剧目在省级以上会演中获得好奖,其中《状元与乞丐》、《新亭泪》、《秋风辞》、《鸭子丑小传》、《江上行》分别荣获国家级最高奖,为古老的莆仙戏树立了一座丰碑。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莆仙戏的民间职业剧团空前发展。珍藏在资料室和散落在民间的五千多个莆仙戏传统剧目又从不同渠道重新回流到现代舞台,经过改造的南戏遗响,也能为广大观众所接受,发出了时代的新声。

      莆仙戏现存剧目五千多个,剧目资料藏福建省艺术研究所资料室。1959年至1960年福建省文化局印有福建省传统剧目清单和剧目索引五册,可供查阅。索引非常详细,每个剧目都有内容简介,有的还分场分出介绍。阅读清单和索引,就可见莆仙戏五千多个传统剧目概貌。郭清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