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从一代宗师黄文狄“接着说”

    从一代宗师黄文狄“接着说”

      “源于唐,成于宋,盛于明清,闪光于现代”,这是戏剧界对莆仙戏的评价。清末以来,正是莆仙戏发展的鼎盛时期,巨擘辈出,群星璀璨,而表导演俱佳,集莆仙戏传统表演艺术之大成者,惟黄文狄一人,堪称莆仙戏一代宗师,现代莆仙戏开山祖师。提到对莆仙戏传统科介的传承,就不能越过黄文狄,要将其发扬光大,也要从黄文狄“接着说”。

      一代宗师黄文狄其人

      黄文狄(1895~1967),忠门安柄村人。幼年家贫,10岁卖身于莆田“高舞台”戏班,先学小生,后兼工生旦。他从小聪明颖悟,入门一月便能上台扮演重要角色,颇得师傅张福钟爱,艺名“仙笛”,时人称其名生子狄。22岁起兼任说戏和教授科介的师傅。32岁受莆田“双赛乐”戏班之聘,担任导演和演员,曾到新加坡、马来亚等地巡回演出达 4年之久,深受欢迎。回国后,他与在莆田授艺的徽剧艺人交流经验,并融会其他剧种的艺术成就,丰富了莆仙戏的表演程式,编著成一部图文并茂的煌煌巨著《莆仙戏传统科介》。在6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培养了许多优秀的生、旦演员,著名的莆仙戏表演艺术家陈先镐先生即是其中一位。

      艺术嫡传人陈先镐

      陈先镐先生,中国剧协会员,1945年出生,艺名陈星火,由于他在生角行当上的造诣,在老百姓口中,他又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生子好”。1959年考进莆田县戏曲学校,专攻生角行当,1964年毕业,作为黄文狄的嫡传关门弟子,极受黄文狄器重,在学艺年代里,他与师傅同吃同住,师傅毫无保留地传艺给他,兼习文武生旦传统科介,艺术精髓上一脉相承,称得上“当代莆仙戏掌门人”。1961年,黄文狄著的《莆仙戏传统科介》出版,省、地、县文艺界召开现场会议,艺校献演《西厢记》,他扮演的张珙,以基本功扎实,扮相俊秀,唱腔优雅,神态温存,性格鲜活而倾倒所有观众,并为专家所激赏。之后在莆仙巡回演出中,所到之处,声誉鹊起,观众为莆仙戏生角有如此难得的后起之秀,黄文狄有优秀的艺术传人而高兴。此后,他成功地塑造诸多类别不同的生角,在《王魁与桂英》、《二度梅》、《玉簪记》、《桃花扇》等戏中担纲主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晋京剧目《状元与乞丐》中他演丁文龙,唱做俱佳,饮誉京华。九十年代末,他调任福建省艺校莆田分校校长,开始他的戏曲教育事业,从而培养出了新一代莆仙戏曲的中坚力量。

      从《莆仙戏传统科介》说开

      一个周末的下午,在凤凰山脚下,我们走访了陈先镐先生,倾听他对莆仙戏传统科介传承的一些思考与见解。先镐先生谈到,80年代以来,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剧团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疲于劳碌奔波,莆仙戏剧本开始粗制滥造,艺术质量不佳,非莆仙戏元素充斥舞台,使得莆仙戏原有的艺术特色日渐丧失,乃至荒废。加之,莆仙戏老艺术家年事已高,且屈指可数。他说黄宝珍老师今年已经77岁了,他也66岁了,目睹莆仙戏现状,他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十分痛心,老艺人现在是在与时间和健康赛跑,抢救莆仙戏传统科介,恢复原汁原味的莆仙戏艺术迫在眉睫。先镐先生认为,保护和传承莆仙戏这一千年艺术宝藏,必须坚持的一个艺术总则,就是要遵循黄文狄先生著述的《莆仙戏传统科介》,做到不偏离,保持莆仙戏的独特表演程式。

      陈先镐介绍说,黄文狄先生在任教时,凝聚多年心血,将莆仙戏各行当表演艺术全面记述,并遴选全县莆仙戏各行当匠师分别担任艺术动作“模特儿”,聘请美术老师写生绘图,编著成一部图文并茂的《莆仙戏传统科介》。书后附莆仙戏史和莆仙戏唱腔简介,对莆仙戏各行当别具特色的表演程式,如生角的“三步行”、“抬步”、“摇步”、“拖步”,旦角的“蹀步”、“俥肩”、“摇步”、“千金坠”,净角的“挑步”,末角的“老步”,丑角的“七甲跳”等,以及各行当的精湛扇法、肩功,都作了精详的论述。这是至今全国少有的一部由戏曲老艺人编写的戏曲表演著作,也是黄文狄毕生的艺术心血结晶。此书在全国剧坛反响之大,评价之高,从扉页1961年8月7日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给黄文狄的一封信,足以见其一斑。梅兰芳信中赞扬此书“记述精详,附有各种图解,尤能说明传统技术特点”,并题词一首:

      莆仙科介,传统芬芳;有图有解,新见发扬。斯编荟萃,生旦净丑;形态不同,风神富有。后生苦学,高峰能到;党培养下,勿忘创造。

      此书发行时,省文化局在莆田召开发掘、继承传统戏曲艺术现场会议,八闽各兄弟剧种100多人方家荟萃荔城,研讨此书的学术价值,誉为全省发掘戏曲传统艺术遗产的一座里程碑。

      传统科介的继承与发扬

      在莆田市委、市政府及文化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下,以市戏剧家协会为依托,抢救莆仙戏传统科介工程于2009年5月正式启动。由莆仙戏老艺人陈先镐、黄秀莺示范生旦动作,莆仙戏舞台新秀吴清华、林志雄、郑希南表演生角,黄艳艳、俞荔香、刘娇娥表演旦角,已开始在市艺术馆如火如荼地排练中。看过陈先镐先生的古朴、优雅、细腻、娴熟的示范动作,著名莆仙戏传承人黄宝珍评价说,“先镐的动作就像26个英文字母,放之四海而皆准。”透过宝珍的这句话,可以看出她对陈先镐在编排莆仙戏科介所付出努力的高度认可。

      陈先镐认为,过去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只能通过图文方式来展现莆仙戏传统科介,她是一种静态的表现形式,可称为“静态表演科介”。现在科技飞速发展,就有条件借助当今摄像、剪辑、字幕、语音讲解等科技手段,以视频、音像方式来记录、呈现莆仙戏传统科介之美,形成“动态表演科介”,弥补静态科介的不足之处。

      先镐在谈到莆仙戏的艺术特色时,他说,莆仙戏以文戏、家庭戏见长,更侧重于用细腻优美的动作来表达剧情,一般来说,一段唱词、曲牌,都要通过几个台位、几种手式来表达。莆仙戏创造了许多成套的传统表演程式,每个行当都有自己独有的一套表演程式和基本动作,包括脚功、手功、肩功、腰功、口功和扇子功等。欣赏京剧,大家都称为“听戏”,而欣赏莆仙戏,莆田人都说“看戏”,除了听演员的唱腔,更要欣赏演员的表演艺术,由此可见莆仙戏传统科介的魅力所在。莆仙戏唱腔结构为曲牌体音乐,曲牌很多,有“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之说,按行当各有不同的曲牌。伴奏乐器主要是鼓、锣、笛。大鼓是舞台指挥,锣配合大鼓。演员的唱、念、做、打,都要根据锣鼓点的节拍进行表演。正是莆仙戏古老而独特的传统科介与音乐曲牌,使之成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这些也将是其申报“世遗”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如何把一个行当演“活”呢?先镐回忆道,黄文狄师父曾教诲学生,作为一名演员,不仅要用唱腔、动作来表达剧情,更需要用心来演绎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演员要认真体验生活,找到生活中的“模特儿”,汲取生活中的原型并进行艺术加工。学文生的演员,在生活中应该多读古典文学名著,学习琴棋书画,与文人多交流,以此来提高文学修养;学武生的演员则可多观察武术对打、军人训练的场面;而演老生,如方丈,则要注重于观察寺庙中和尚们如何修身养性,怎样对待佛祖、对待善男信女,怎样做功课。好演员不管扮演何种角色,他只要能抓住所扮演人物的个性,在熟悉剧本的基础上,掌握剧中人物的性格、心理活动,随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不断丰富人物的思想情感,超越剧本,不断使人物塑造得更饱满,情感更丰富。

      与陈老师促膝而谈,不觉已至傍晚时分,当我们起身告辞时,看到客厅中挂着的一副嵌名联:

      星光璨处开贤路,火候纯时烁百金。

      这是八十二岁高龄的大马归侨朱文风先生当年为陈先镐(陈星火)老师题写的,评价了陈老师在莆仙戏上的艺术追求与艺术高度。通过这次访谈,我们对这副对联的含义有了更深的理解。 (张德华  苏滨)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